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大圓滿同修會台灣格培林臉書(1)

大圓滿上師南開諾布仁波切,被認證為寧瑪派、噶舉派重要上師轉世,成長與就讀於薩迦派環境,也師承許多利美上師的教導口傳。任職義大利大學教授時研究西藏文化,特別是古代西藏史(包括苯教),因此被訛傳誤認為改信苯教,他是這方面的最具權威的學者專家。

大圓滿同修會台灣格培林臉書(1)

文章SW » 2013-08-08, 15:00

大圓滿同修會台灣格培林臉書網址:
https://www.facebook.com/gephelling


圖檔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何謂大圓滿?

文章SW » 2013-08-08, 15:03

何謂大圓滿?它不是書也不是一種傳統,而是所有眾生的真實本性,這稱為大圓滿。即使我們有此珍貴的大圓滿狀態,但無知於此;當無知於此,即使有此潛能和圓滿狀態也無絲毫利益。即使很小的動物如螞蟻,但牠也是眾生,也有大圓滿狀態,當然我們人類以為我們比較進化,所以想牠們如何契入這知識?這稱為無明。上師直指弟子,就是讓弟子瞭解真實本性,根據不同上師,有些老師不是全部瞭解這些事情。例如如何修呼吸法,他們可以解釋呼吸也可以有相對利益,這也變成一種教法,教授此的就是老師,當然老師嚴謹與否不僅只有呼吸等技巧,而是知道眾生的情況。

特別我們是人類有身語意,例如幻輪瑜伽,有跟身體層面有關的姿勢,但不僅於此,還有呼吸法處理生命能量,這跟語有關;還有觀想和專注等,我們這樣學修幻輪瑜伽,最後目標則是大圓滿教法,因為維持在心意概念不夠還要超越它,這是我們說要禪修。有人說:哦禪修很好。當然禪修只有心意概念也能有相對利益,但禪修不是只做觀想或轉化等,禪修往深入知識指我們處於覺觀狀態,這是禪修的最終目標。我們說以心來禪修,然後超越此,這就變成具有究竟利益。

(2013/07/19 「普賢王如來祈願文」禪修營開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文章SW » 2013-08-08, 15:03

〈普賢王如來祈願文〉(Kunsang Monlam,普賢王大力願頌),這是很精髓的大圓滿教法,來自《工都臧波工巴桑特》密續,所有大圓滿教法的精華都
涵蓋其中。這是從普賢王而來的教法,不僅是學習教法真義也是為了實修,顯示和解釋我們如何應用大圓滿教法。因此學習這祈請文真的很重要。

這來自非常有名的口訣部密續,原始是部伏藏,系列教法稱「工巴桑特」,工巴指真實狀態,即普賢王及個人狀態,「桑特」指澄澈,是很精髓的口訣部教法。我接受這教法傳承灌頂和指導是由安宗竹巴的兒子久噶仁波切。

當時我在我叔父多登仁波切的閉關處,那裡很殊勝,曾取出很多伏藏。有天安宗竹巴的兒子去中藏回程,他來到那,我見到他並從他那裡得到所有安宗竹巴的伏藏法,他待了十天,因此我也接受了「工巴桑特」。人們認為這是「工巴桑特」很特殊的,也有一本伏藏的書。他則是從他父親安宗竹巴那裡接受到,你們接受教法要知道傳承為何。

這祈請文不僅是祈請而要試著瞭解非常精髓的教義,在這文本也說這是普賢王所說,他用這些內容給予眾生。有些人具有大圓滿知識的人唸誦,即使你沒注意,雖然只是聆聽,以此潛能三生內可以解脫輪迴。這不僅是對人類而是對任何眾生,因此才被認為是很重要的祈請文。

(2013/07/20「普賢王如來祈願文」禪修營開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夢瑜伽與自然光的修習》

文章SW » 2013-08-08, 15:04

在《夢瑜伽與自然光的修習》中,南開諾布仁波切針對在睡眠與作夢狀態發展明性給予指導教示。作夢狀態係屬加強自我覺知(self-awareness)——即大圓滿——廣博體系的一部分,南開諾布仁波切超越西方一般所普及的清明夢練習,介紹諸多引導作夢狀態的方法,而在這個傳統中,作夢狀態清明性的發展被置於為達解脫之終極目標而生起更大覺知的脈絡中。

這部增訂版包含南開諾布仁波切著述多年深奧的個人大圓滿書籍的額外內容,依第一版所強調在作夢與睡眠狀態發展覺知的特定練習,再予以擴展與深化。

此書亦收錄十九世紀大圓滿大師米龐仁波切所著之教言,提供對於此禪修與覺知的超凡形式更多的洞見。

圖檔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岡底斯之光》

文章SW » 2013-08-08, 15:07

南開諾布仁波切於 Rubin Museum,對所寫西藏歷史研究巨著《岡底斯之光》(Light of Kailash: A History of Zhang Zhung and Tibet. Volume One: The Early Period)發表談話:

Chögyal Namkhai Norbu's talk at Rubin Museum on his book "Light of Kailash"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QUjXXrv ... Mkk-BwZKxA

煙供最早來自古代苯不是佛教,如果是的話就應該有煙供的經,說到他某天去到哪裡做煙供,但沒有,不只是煙供還有許多其他事情,都是來自苯教轉化過來,所以蓮師教法才能成功融入西藏。我們開始修煙供時,有解釋這煙供從哪裡來,這是古代苯教傳統。有個儀式稱秋拉。當我研究西藏古代史,我找很多書但都不是具體的古代情況,有些官方書都已經是現代了,我找到些古代,特別是幾世紀以來使用的儀式,有幾本書解釋了其歷史,我收集所有這些,發展出古代的歷史,那是例子。在這本書中——「江業」,(藏文),這是蓮師的話,他如何融入苯教傳統,煙供從哪來,來源是天空,天父(Father Sky)有此潛能,地母(Mother Land)則是所有這些本性,所以佛教書籍沒有一本存在有這種天父、地母的說法。

(2012/09/04 南開師開示)

我寫的有關西藏歷史(《岡底斯之光》Light of Kailash: A History of Zhang Zhung and Tibet. Volume One: The Early Period)的三大冊,第一冊已經在達蘭薩拉出版,第二冊正在校對。我詳細解釋了苯波傳統,同時還有印度傳統,但我們藏人說我們由猴子演化,好像很跟現代進化論相符,但我不相信。我想在古代印度和苯波的研究很有趣,特別是那時有三顆蛋。我們在母親子宮已經有了五大,因為父精母血產生了生命,慢慢經過九個月成熟,這就是發展蘊。古代苯波是來自三顆蛋:「露」、「聶」、「薩」,「薩」就是天人,「露」是龍族,人類是「聶」也稱為「瑪桑」,古代書有說如何發展,我想這真的有其意義。因此在佐登劫有位滇巴弄瓦湯巴解釋的密續就是《聲應成續》,其提出的教授就是大圓滿的精華。

(2012/04/09 南開師開示)

這不表示我們有幾世紀、幾劫以來的《聲應成續》,我們這一劫在這地球上第一位傳授大圓滿教法的上師,這不表示之前沒有這教法。我著作中寫到苯波是一種「前佛教」——佛教之前,但噶舉和寧瑪派聽了很生氣,他們認為苯教不可能是佛教的源頭。我的西藏歷史書寫時一開始禮敬,一般我們佛書開頭都禮敬佛陀、文殊師利或觀世音,但我寫禮敬苯教祖師滇巴謝拉(或譯東巴辛饒),所以很多人以為我變成苯教徒,這位滇巴謝拉發明了象雄書寫文字,象雄位於藏西,是很大的國家,內象雄、中象雄和外象雄,涵蓋俄羅斯和塔吉克(Tajikistan,塔吉克斯坦)。有十八位象雄國王,比較有名的有十二族。這稱為象雄時期。

(2012/04/09 南開師開示)

圖檔

當我研究西藏歷史我分為三時期,象雄國王都很強大,西藏國王都無能為力,這有 32 代。第二冊即將發行,從佛法國王開始,松贊干布發現象雄王國很強,西藏是苯教國家所以不能做太多,所有西藏都是來自象雄。他覺得要聰明行事而跟象雄交好,把女兒嫁過去,他第一任太太也是來自象雄,後兩位才是西藏和尼泊爾。他想創造新文化、不再追隨象雄文化。西藏佛教徒總是相信松贊干布是觀世音的化身,西藏人也是猴子的後代。我也許也相信,我們有許多這類文獻,你讀了也會深信不疑,但似乎有點過度了。西藏佛教徒認為西藏的文化都是來自印度和中國,在松贊干布之前沒有文字,所以我才寫下這些書。

(2012/04/09 南開師開示)

當我完成很滿意,覺得自己真聰明,但西藏佛教徒不接受,所以我保存這書兩年,我不斷思索西藏的前途是如何,所以我最好提出來讓他們瞭解。後來我寄給達賴喇嘛,他看了後很高興,寫了一封非常棒的信給我,稱讚我做了這個研究對西藏文化很有助益,他想要出版,所以我馬上同意了,反正這是達賴喇嘛出版的,但很多人看了就說南開諾布是苯教徒。

我經常去達蘭薩拉,達賴喇嘛都跟我詳談西藏的歷史,還送我一支金筆鼓勵我繼續寫。那時沒有電腦,都是手寫。

(2012/04/09 南開師開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康卓林及金剛舞之重要性〉

文章SW » 2013-08-08, 16:42

〈康卓林及金剛舞之重要性〉(from The Mirror)
Tsegyalgar East, June 10, 2013

圖檔

http://www.melong.com/en/teachings/276- ... ml?start=2

金剛歌對大圓滿行者很重要,這裡 Tsegyalgar East 跟金剛歌也十分有關連。金剛歌最早在跟《聲應成續》(Dra Thalgyur)有關的十六部密續之一《日月和合續》(Nyida Khajor tantra)中,解釋了死後法性中陰狀態,說到金剛歌對生起對真實本性的知識很重要,如果我們完全融攝於此狀態就證悟了。這密續也說到這需要去唱和跳,當然這密續中沒有說到如何唱和跳, 因為大圓滿教法是沒有教條的,必須根據行者情況而定,因此沒有唱和跳的方式。

我十三歲時接受大圓滿教法「寧提雅席」(Nyingthig Yazhi;寧體亞習),我夢中跟我舅舅欽哲仁波切一起,發現了金剛歌的唱法和旋律。(略)我從我上師蔣秋多傑處接受了大圓滿傳承之後,我知道如何修上師瑜伽,慢慢變得夢中知夢,我夢中就聽到很多人唱金剛歌,因此我自己學會,但我沒碰過任何人唱跟我夢中一樣。當我開始大圓滿同修會禪修營,第一次禪修營我沒教金剛歌,第二次我說到金剛歌可以用唱的,我一些學生要求我才教。這次禪修營已經是第 542 次了(眾鼓掌)包括 SMS(Santi Maha Sangha,大圓滿基礎教義)師資培訓。但當時我沒有解釋歌的來源,因為伏藏必須保密幾年,我說來自安宗竹巴他們在用的,學生就相信了,因為我也是避免麻煩,後來我才説旋律是來自我夢中。

有些人去其他大圓滿上師,都沒人唱,為什麼?每個人都知道金剛歌是住最精髓也最重要的,但一般都比較傳統來用。對我而言,金剛歌可以發展知識、融攝於該狀態,因此我才使用並教授金剛歌。後來才發展出金剛舞,則是另外一回事。許多年前我到新加坡在一處薩迦派佛法中心,我晚上作夢。那些人當中有幾位是貢噶仁波切(Kangkar Rinpoche)的老弟子。貢噶仁波切是十六世大寶法王的上師,也是我上師。因為這個助緣,那晚我作了一個夢:山頂上陽光照得很亮白,我想這是空行母聖地,我就跟新加坡弟子說我們去看看。

到了半山腰,我看路斜坡上有個不錯的寺廟,上到寺廟有很長的階梯,我想去看看。附近有個年輕的中國婦女,我問她知道這廟是什麼嗎,她說這是貢噶仁波切蓋的。我想貢噶仁波切也是我上師,我就想去看看,大聲吆喝我弟子同行。門口有個中國胖女人,她給我一張票券,我以為要付費,她說:「不用錢。」我看上面有幾個很古老的中國字。她說:「請進。」寺廟入口可以馬上看到裡面,有個白色大雕像,似乎是度母,但姿勢不像白度母,我仔細看不是度母。我往前看前面也寫「禮敬戈瑪德威」(Goma Devi La namo),我想真奇怪,因為貢噶仁波切給我的的口訣部教法裡面沒有戈瑪德威的傳承,所以我蠻驚訝。我往左走有個小階梯可以走近雕像,我上去,額頭碰觸雕像左膝,我看到她左手持水晶球內有龍薩(longsal)標誌,伴隨著光在移動,我想這尊像真的很重要,是活生生的知識。我下去修上師瑜伽,我弟子們都進來,我們一起唸阿,處於融攝狀態,然後唱金剛歌。

當唱時,有很強的聲音,整個都融入聲音的狀態,瞬間我的感受和場景都變了,那時我就醒了。當時我不太理解,我弟子問為何是戈瑪德威,我也不知道為何有這夢,至少兩三年。但後來我到了 Tsegyalgar East 辦禪修營,我有第二個戈瑪威德夢。夢中我在某處散步,我知道這是龍薩教法場景,有很多水晶岩和樹林,開了很多花,我知道水晶岩中有東西,指示出龍薩教法。這夢中我聽到某處在唱金剛歌,我往前走看看誰在唱,金剛歌幾乎到最後了,我沒看到任何人,我也邊唱邊融攝,走到靠近岩石金剛歌唱完了。我看到是一些不像人的眾生在唱,他們長得像鴿子——走路的方式,但臉像人,長髮還蓋到鼻子。

一會兒之後兩位過來,我問他們是誰以及這是哪裡。在我夢中我經常可以用藏語溝通,所以我試了藏語、英語、義大利語,但都不行。一個過來抓住我手,另一個跑了,然後他們就飛起來,他們有翅膀。我觀察他們的手只有四指,像是四眼但是眼睛上面有畫什麼。另位過來,他說藏語:「歡迎來這。」我解釋前面兩個聽不懂,他說是因為前世他是藏人,還說這是戈瑪德威的聖地,說她在岩石頂上。我說很想見她,我們走了兩步他們都飛了起來,其中一個回頭說:「哦我很抱歉,我忘了人類不會飛。」之後我問他,他說他在西藏時叫丹尼林巴(Tennyi Lingpa),在西藏叫這名字的至少兩三位,一位是著名的伏藏師蔣貢康楚(Jamgon Kongtrol),在苯教傳統中也有叫這名字的伏藏師。

進入岩洞,水晶很明亮,中央有個戈瑪德威像跟新加坡的夢一模一樣。我也過去禮敬,這兩位嚮導要我到雕像前面三角形那,坐下修阿字上師瑜伽。這時他開始唱金剛歌,他唱很大聲,那時歌聲從四面八方湧來。我發現金剛歌的每一個字,那個能量在我身體旋繞,我感覺到具體的什麼,我之前完全沒有這種經驗。他說:「這很重要,這個教法、知識,你已有的經驗,是在這個層面、在這個地方,我們過去在人類顯相中曾經有過這種經驗,所以這非常重要。」金剛歌快要唱完時我醒了,我想這很重要,但那時還不知道如何處於此狀態。後來我在 Khandroling 開始金剛舞的另兩個夢:夢中我在類似的地方,聽到金剛歌聲音,跟隨聲音來到一處看到壇城(mandala)和一群舞者,我發現他們在唱。我靠近後發現他們有老師在解釋和學生在學。老師歡迎我,說在練金剛舞,還說我可以學,就教我些動作,以及跳舞的壇城,有內壇城和外壇城,如何以金剛歌的聲音配合動作,這代表我們身體內壇城不同的輪和脈等。

下一個夢我又學更多,慢慢發展更多,然後一個個寫下來,所以是在這裡(Khandroling)發展出來的。例如之前我知道金剛歌,但總是隨性唱,但有了金剛舞,歌就很精確。後來我回到火山營,我隨後又發現有趣的事。例如當我們在壇城上是從紅色線開始跳,當結合外壇城——就是這兒在 Tsegyalgar East 也在 Merigar West,這兩處都在紅色線上。這是金剛舞最早發展的兩處。無論如何,你不要想其他上師沒有使用金剛歌和金剛舞,而想這不是很重要,但這確實非常非常重要。金剛舞中,壇城是種對應,有三種壇城:對應這地球,也對應個人和顯相,這不僅是大圓滿教法,還有金剛乘教法,當你學勝樂金剛(Chakrasambhava),有三種勝樂金剛,介紹二十四聖地散佈印度、西藏和中國,因為古代不大知道世界其他地方,當今科技讓世界如近鄰。例如藏語中有一個詞說到「黑髮人」(gonami),這是指人類,好像棕髮就不是人,所以「黑髮人」(gonami)要翻譯為「人類」,因為古代不太知道其他人種。

所以金剛歌不僅對應世界上的聖地,當我們說這地球,是在太陽系,太陽系也對應於我們內在壇城內;再大一點說宇宙,宇宙也對應於我們自身。在大圓滿教法中最重要就是融攝,融攝內外所有一切於此覺觀狀態,所以金剛舞就變得非常重要。同樣在此教法中,《日月和合續》說金剛歌也是六解脫。六解脫是你可以唱、聽到,而這些可以為眾生製造解脫的因。如果你吃了被金剛歌加持過的東西,就可以真正製造出未來的因緣,就有機會自輪迴解脫。

(2013/06/10「《聲應成續》:輪涅分判」禪修營開示;2013/08/08 核對英文稿校對 )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大圓滿與禪宗的分別

文章SW » 2013-08-09, 01:11

當我們處於覺觀狀態,認出並處於本覺狀態,這很類似於鏡子潛能真實情況,處於此潛能如其所是,反射好壞對鏡子本身沒有任何區別。同理當我們處於覺觀狀態,那刻這裡顯現佛陀,那裡顯現豬,在大圓滿教法中說這無所差別。這是指處於覺觀狀態,不是指在普通的相對情況下而說佛和豬一樣,我們不能這樣說。所以有些人駁斥大圓滿教法,即使他們不是真的知道何謂處於覺觀狀態,還是說大圓滿教法說佛和豬是一回事。大圓滿教法從未說相對上兩者一樣。

同時這也是古早用來駁斥中國禪宗傳統,也就是日本的禪(Zen),他們不是大圓滿,他們怎麼樣都是經教。雖是經教,但說沒必要我們受限於我們沒有應用並學習處於勝義諦狀態中,一開始我們就可以處於勝義諦中。所以當我們處於勝義諦,佛和豬的顯現無所差別。所以那時期大多數西藏學者都駁斥這種說法,而說中國禪宗真可怕,他們說佛和豬類似。同樣中國禪宗從沒說相對上兩者一樣。因此,大圓滿很重要的大師努‧桑傑伊喜(Nub Sangye Yeshe),他寫下非常重要的書《禪定目炬:漸悟教法、頓悟禪宗與大圓滿和大瑜伽的異同》(桑提尼登),解釋了經教的重點,中國風格的經教系統以及後來的印度風格,隨後都引入西藏。在西藏這兩派之間有許多爭論,因為這兩系統一個稱應用勝義諦之頓(非漸)派,西藏人就是駁斥這。然後有些學者開始寂護(Shantarakshita)的教法,隨後有很重要的上師稱蓮花戒(Kamalashila,喀瑪拉希拉),而在西藏發展出漸派系統。經教漸派系統就變得比較官方,西藏所有學派當他們學習經教都遵循蓮花戒(Kamalashila)的系統。然後所有人都說:哦中國傳統不好,即便他們不太了解也寫書駁斥。

努‧桑傑伊喜解釋西藏的經教有中國傳統和西藏傳統,中國傳統是如何又怎麼解釋,他用藏文寫得很清楚,讓大家瞭解,沒有說相對情況中佛和豬相同,而這在大圓滿教法中也是很類似,解釋了所有經教和金剛乘教法,豐富的解釋以分別大圓滿教法才是所有當中最究竟及卓越的。努‧桑傑伊喜不是近代導師,他是蓮師後兩代,他也是大譯師,金剛乘阿努瑜伽非漸式系統,來自楚嘉國,是現今的吉爾吉斯在俄羅斯。沒有努‧桑傑伊喜就沒有阿努瑜伽。蓮師從他上師接受阿努瑜伽,他在西藏傳遞此知識,但沒有阿努瑜伽根本密續,指有傳承和知識。但他說還是需要密續,不僅阿努瑜伽還有大圓滿教法,告訴他弟子毗盧遮那等去楚嘉、烏地亞那取得密續翻譯為藏文。第二代才有努‧桑傑伊喜,還有另位譯師稱切森傑,但我不知道他是藏人還是楚嘉人,但兩人合作,努‧桑傑伊喜變成專家,翻譯所有阿努瑜伽密續,有關基的部分有三冊,隨後衍生出很多釋論。這是當時很重要的教法,努‧桑傑伊喜解釋很清楚,中國禪宗和大圓滿的分別。

(2013/07/23 開示)

圖檔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南開諾布仁波切於澳洲象雄學院,2012

文章SW » 2013-08-09, 17:00

Chögyal Namkhai Norbu on the Shang Shung Institute - Australia 2012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WZCPgGD ... Mkk-BwZKxA

今天(2012/03)是我們在澳洲開始象雄學院的日子。(眾鼓掌)

因為你看例如大圓滿同修會,我們有象雄學院(Shang Shung Institute),還有 ASIA,這些團體都是屬於大圓滿同修會,目的是為了維護西藏的文化和發展等等。為何這很重要?因為我們是大圓滿同修會,是大圓滿教法的同修會,大圓滿教法的源頭及之前的發展,我們所擁有的活生生的教法是在西藏,而這跟西藏文化有所關連。

所以西藏文化歷史之所以重要,也是相關於大圓滿教法,存在於法脈傳承、上師等一切事物中。例如我們看到教法、所有大圓滿教法的重要密續,唯獨只有在西藏、在西藏語文中,這就是例子。對於教法、對於佛法來說,西藏語文非常重要,我們有的《甘珠爾》、《丹珠爾》(兩者合稱《大藏經》)等所有一切都是藏文,而今天藏文瀕臨垂亡,我們必須要知道這點。因此緣由,我們也創立了象雄學院,以研究西藏語文、西藏文化、任何西藏的知識。我們也邀請來自西藏的學生來就讀,我們也在西藏做這類的服務。特別是針對西方人,讓他們更瞭解西藏文化、歷史等等一切,不是只有藏醫、星象學這類,或者繪畫等,這些都是西藏文化的一部分。而非常重要的是,西藏文化源頭之一就是教法。

當我們稱五感官,這是「農岱瑞巴」,指「首位」,因為對我們存在情況而言最重要的是什麼?最重要的就是心(mind),我們有身語意三種存在,身體和能量(語)是次要的,不是嗎?同理,在文化中,最重要的就是我們擁有在西藏傳承幾世紀的心靈修道,而這也跟歷史、古代歷史有關,這些都很重要。因此我們建立了象雄學院,我們邀請達賴喇嘛來開幕,從那時開始我們四處發展,這些主要是在西藏以外地區來做。而在西藏,我們試著去以 ASIA 組織來做,我們建學校、蓋醫院,當某處沒有醫院,或沒機會學習藏文,我們就建學校。所以這些都是我們在大圓滿同修會所做的。

所以,很重要的是我們應該知道並記得象雄學院和 ASIA 的重要性,而他們又是如何跟大圓滿同修會相關,且大圓滿同修會也很強調這些事務,不是只有教法,還有跟教法相關的事情,還有在大圓滿教法中任何跟西藏文化有關的的知識。因此,我想發展和維護我們在義大利的象雄學院很重要,為何在義大利最重要呢?因為我住在義大利許多年,我在義大利開始教授大圓滿教法,我開始象雄學院、ASIA 等等一切都是在火山營(Merigar),所以火山營變成像是所有這些的源頭。我們也發展出例如奧地利象雄、英國象雄,還有美國,但源頭是在火山營,你們彼此間協調合作很重要,這樣我們才能發展。

還有在象雄學院你們想開始做些什麼,要瞭解這是大圓滿同修會的一部分,大圓滿同修會成員要對此有興趣,來幫忙並彼此合作,這才是重要的。這就是我想要跟你們傳達的。

....................................................................

象雄學院:
http://www.shangshunginstitute.org/index.php/en/

ASIA:
http://www.asia-ngo.org/en/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文章SW » 2013-08-09, 17:01

為了方便大陸地區師兄無法瀏覽 Facebook 及 YouTube,臉書文章亦轉貼於此論壇。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2011/07/18 西火山營(Merigar West)三十週年慶致詞

文章SW » 2013-08-09, 21:02

我要跟各位說聲謝謝。所有大圓滿同修會的人在世界各地,還有在這個國家當地的人,我很高興你們大家的參與,而我要跟每一個人都說:謝謝你們。因為這是很重要的,當我們同心協力,每件事情都會以正面的方式顯現。

因為大圓滿同修會的目標,你們知之甚詳,每一位在這世界上的人都能變得更有覺知,而以此方式負起責任。我們知道我們在人類層面的情況,我們有如此多的限制,個人的限制我們稱之為自我,由此也發展至我們的國家、我們的家庭等每件事,例如政治方面、經濟方面,還有心靈修道等每件事,究其實就是各種各樣的問題。

比如我們說大圓滿同修會(Dzogchen Community),不是說我們一般所認知的社區或一群人,「community」意味具有覺知的人們而他們一起合作,然後知道什麼才是要點(main point)所在。我們說「大圓滿同修會」,大圓滿意指我們的真實本性,每個人都具有真實本性,所以我們試著了解這點,我們試著盡自己最大努力,這就稱為大圓滿教法。

這三十年來我試著去教授這個,許多人已經具有這樣的知識了。當我們具有這份知識,這意指我們有點超越我們的限制了。你們都很了解每個人總是在說:「我們需要和平。」如果那裡沒有和平,你就找不到快樂等等,但我們要如何能夠擁有和平?唯一只有個人的進展才會有和平的存在。

進展(evolution)是什麼意思?進展意指我們知道我們的情況為何,相對來說我們有多少各種不同的限制?如果我們不受限制所制約,這意味最終我們就能進入我們的真實本性。這即是大圓滿教法的宗旨。大圓滿指我們真實本性,而教法指去發現此並處於我們真實本性之中。任何人只要處於這份知識,那個人就是處於進展之中。這並不只是像革命(revolution),革命是我們思考和判斷、我們訂下計畫,我們想到哪裡不對、存在負面我們需要去改變。

他們認為這就是解決方案,究其實這根本不是解決之道。佛陀一千五百年前即解釋了四聖諦的教法是如何。你知道四聖諦的根本就是因果,當我們有問題時這已經是果而不是因,以此結果假如我們與之奮戰我們永遠不會贏;但如果我們從中學習到存在一個因,那就有可能修改或變更等等。所以這樣的知識早已經是進展的基礎了。如果只有一個人有這樣的知識,就能慢慢、慢慢地增進(發展)。

例如,我初到義大利時,沒有半個人甚至包括教授們都不知道大圓滿是什麼,但你觀察今天在西方世界,有多少人有大圓滿教法的知識?這意指有一個開始然後進展繼續進行下去。當我來這時我是獨自一人,但今天不再是一個人了。我們身在時間中,而時間繼續下去,也許一百年後,我們當中沒有一個人還仍然活在世上,但若存在進展,進展會繼續下去直到我們這個星球結束,這對世代延續下去來說是很重要的。

我們不能只想到我們自己,我們也必須想到我們的家人、還有我們的後代子孫。基於此故,我們去瞭解並處於這份知識是非常重要的。這是為何我很高興人們相互合作,你們也這麼多人長途跋涉、犧牲許多來到這裡,所以我要跟每一個人說聲謝謝。還有我也很高興在 Arcidosso 這裡附近舉辦這個慶祝活動,這些都是好事,這對我們很重要。所以我要跟大家謝謝,這是我要說的,除此沒有太多其他要說的了。非常謝謝各位!

圖檔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下一頁

回到 南開諾布仁波切(Chogyal Namkhai Norbu)相關介紹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