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2023/05/12-17 義大利 Merigar 禪修營

南開諾布仁波切之子,前世為南開諾布仁波切之舅舅:蔣揚欽哲秋吉旺楚,屬於蔣揚欽哲旺波「身化身」系列之轉世。

2023/05/12 09:00PM 益西南開禪修營(1)-3

文章SW » 2023-05-20, 21:25

(六)
我們沒有這種累積來打破這個界線,之後才能對現實有一個真正的感知。(略)我們需要達到一個突破點。最重要的是,我們需要在接下來的幾天裡講一些超越慣性(inertia)的東西,否則事物會保持原樣。……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期望當我們克服那個界線時,我們將對我們的情況有這種赤裸裸的體驗。(略)因此,我們沒有什麼可以添加的,感謝我們可以達到某個突破點,超過這個點我們會找到其他東西。……

因此,唯一使我與經驗中的那一點區分開來的只有時間。時間是在現實當中,它是我存在的條件。因為心在時間上作用。我們心中所產生的一切都在時間中,它就是時間。(略)如果我們想讓我們的知識更穩定,至少要了解我們自己和我們的情況。……

例如,如果你試著做這個抵制電影的練習。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的練習。我不是要你去山頂閉關,雙腳浸在冰冷的水中,雙手懸在岩石上,只是一個保持距離、抵制這種心理過程的問題。保持一定距離看電影有什麼好處?可以不致散亂而陷入電影中。(略)因為很明顯地,如果你以這種覺知看電影,那麼你也會理解導演所作的和劇本,以及為什麼要以這種方式製作這部電影。……

所以你會發現,為了能夠抵制這種純粹分散注意力的活動,這樣做反而更容易,不是要與你自己的心抗爭,而是理解電影拍攝的目的和背景。(略)慢慢地,你會發現那個晚上背後的整個宇宙,以及你坐在沙發上時所擁有的娛樂。這在在都說明:大圓滿行者不是坐在沙發上看電影的人,最終是拍電影的人。

(七)
因為這幾節課的最終目標或最初目標,是停止散亂並多一點覺知。因此理解為了克服這種散亂和態度,我們必須做一些事情。僅僅坐下來假裝或期望克服散亂是不夠的。……

對於任何讓我散亂的事情,我都會問自己,散亂的背後是什麼?如果我想控制這種散亂,我必須制定一個管理它的策略。所以如果我無法抗拒這部電影,我就必須拍一部電影並了解是什麼讓我散亂。我必須變得有興趣,我必須知道這些事情。畢竟,我們的一生都擺在我們面前,我們不想在生活中總是做同樣的事情。……

如果我們不能為電視或電影做到這一點,想像一下如此崇高的教法,因為它,整個宇宙都在運轉。當我們說教法出現在不同的宇宙中,首先我們應該要明白什麼是宇宙。……

同樣地,如果我想了解現實的現象是如何運作的,我就必須付出努力。同樣地,如果我要談論宇宙,我不能跳過部分或各個段落;我不能從一座禪修開始,說現在我要融入宇宙,如果我不知道宇宙是什麼,我在融入什麼?甚至一般來說,融攝是什麼意思?事實上,在接下來的幾天裡,我們將談論一個叫作融攝時間(time of integration)的東西。(略)不幸的是,如果我們覺知時間高於融攝時間,這個著名的剎那覺性就感知不到。(if our time of presence is higher than the time of integration, this famous instant presence is not perceived.)我們會發現,剎那覺性和感知系統一樣快是非常重要的,當它們具有相同的速度時,我們就會感知到這個著名的剎那覺性。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2023/05/12 09:00PM 益西南開禪修營(1)-4

文章SW » 2023-05-21, 21:43

(八)
所以我們以這樣的姿勢坐著,然後融攝宇宙。問題是我們跳過了很多步驟。我們不知道什麼是融攝,我們不知道融攝時間是什麼,我們不知道宇宙是什麼,那我們融攝什麼?……

〔你認為:〕不管怎麼說,如果我累積並加總起來,我可以獲得的知識是如此之多,以至於我可以跳過所有這些步驟。不幸的是,這種思維方式可以奏效,但在其他方法中——那些將自己定義為次第的方法,任何有目標要達成、可驗證部分結果的方法,則否。……

通常有這種心態的人是雜亂無章的,不知道如何計劃事情。……

而這個教法的一大好處,就是能夠積極地進入現實的各個面向。……

你跳過步驟,這是不正常的。在學習的過程中,我們有一定的階段,通過這些階段我們可以累積知識。因此,如果我們遵循這些方法中的一種,然後我們遵循具有可驗證結果的各個階段,那麼每次我們都會對我們的部分結果感到滿意。……

當我們不跳過階段時,我們會更好地理解一切。接納會自然而然來到。因為如果我們正遵循一條修道,即使它不是一條漸進滿足(gradual satisfactions)的修道,但我們正在走向最終的滿足(final satisfaction),無論如何,這就是我們正在朝該方向走的修道。

(九)
如果我們聽到或看到的東西是如此新鮮,那麼肯定會立即留下深刻印象。問題是把它從心中拿走,困難的是把它從那裡拿走,而不是讓它進去。這就是為什麼我說試著看電影而不是捲入其中。你會發現,要從我們的心或腦海中抹去很多我們不需要的、不必要的東西,真的不容易,也很難。

我們確信我們具有相續不斷的念頭,具有產生這些念頭的無盡潛能。然而不幸的是,我們的記憶是有限的。也就是說,你是以此來學習和應用教法的,如果你把你在電視或手機上的電影中看到的所有愚蠢的東西都放在那裡,你的記憶會被填滿。然後你必須把所有這些東西從你的記憶中去掉,這真的很難。那種東西叫做緊張,或至少南開諾布仁波切稱之為緊張。

(十)
那些寫信給我的人可能會說:「哦,現在我已經到了這個年齡,我想做好準備,很想有這種滿足感或者某種確定性。」……

它可能是說:「我想學些與境相相關的修法。」這讓我可以帶到這個境相〔的主題上〕,但是這種修法與光有關。這些修法不是基於明性,我們是在發揮想像力。光是宇宙中最快的東西。再一次,我們要回到宇宙。……

如果我們想與光打交道,我們必須真正了解光是什麼。然而,你主要使用的是聲音,而不是光,因為聲音比光慢。聲速和空氣分子的擾動比光速慢得多,這就是為什麼在融攝中操作〔聲音〕要容易得多。因為心比聲音快得多,所以融攝的時間(按:融攝時間)是可行的,我們可以辦到,但是對於光來說則非常困難的。……。我可以解釋你如何以聲音來融攝,但以光的話你必須自己去做。……

我父親在這些情況下使用了一個表達方式。例如,當他打麻將時,這是一種來自19世紀的中式桌遊,胡牌的方式之一,是拿到最後一張牌,然後結束這一圈並計算番數(points)。……

在這個遊戲中有多種結束方式,打牌實際上就是一種結束方式。所以發生的事情是,我們都在打牌並仍在湊牌色,而我父親會過來說在一番內結束(closing just in one point),他會推倒所有的牌,僅此而已,就結束了。因此,對於這種應用和境相,你必須湊齊自己的麻將牌。

那麼今天我將設法做的事情,特別是對那些因為已經到了一定年齡而需要這種確定性的人。……。使用光和境相並不容易,我們將在上師瑜伽的段落中這樣做,我們將繼續看到一些具有這種準備的發展。

(完)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2023/05/13 04:00PM 益西南開禪修營(2)-1

文章SW » 2023-05-22, 22:49

2023/05/13 04:00PM 益西南開禪修營(2)

(一)上師瑜伽(2)
我們和昨天一樣,以上師瑜伽開始這節課。(略)我們發出一聲阿,我們試著找到一種更放鬆、更開放的狀態來傾聽。我們閉上眼睛,我們發現自己處於一種自然狀態,我們覺得我們處於我們層面的中心,有白色的阿字。然後我將試著好好解釋,當我們說我們的層面或宇宙時的含義。

(二)
我們要釐清的第一個想法或概念與我們的層面、也就是宇宙有關。……

最難理解的概念是空間(space),空間的概念。因為我們有將佔據空間作為一種獨特的或單一的佔據的經驗。這說明當我在一個地方時,我佔據了那個空間、那個地方,那裡不可能有其他東西,這是時間的幻覺所賦予的。而在教法中解釋說,心的制約或作用造成時間的複雜性。因此,我們認為空間和時間之間存在分離,就好像它們真的是兩個不同的實體一樣。而最難的是,我們的眼睛可以看到空間,而時間卻很難看到。……

因此,當我們談到心的制約或處於心當中時,就意味著處於時間當中。這說明如果一個地方或空間被一個物體佔據,並不表示它會永遠被這個物體佔據。

這說明:正在看那個物體的人,看到在那個參照系統中該物體在那一刻佔據了那個空間,……參照系統和觀察者是藉由某些指標相互連接的系統。……如果時間改變,也許它不再在那兒了,所以事實上它並沒有佔據那個空間。而當我們講到宇宙時,……我們不是在談論需要空間才能存在的東西。

最大的困難是一個問題,宇宙是什麼?因為問題是,我們問自己這個問題,而不是問宇宙,宇宙需要什麼才能存在。這是完全不同的。我們存在,所以我們有興趣知道在這種存在涵構下它是什麼。而宇宙的特性之一就是,它不需要空間就可以存在。所以這不是一個物體,也不是我們對佔據據空間的東西的普遍看法。

我們不能從宇宙中拿走空間,並將其與時間分開。是時間拿走空間,並作為宇宙中的一種現象而發生的。

(三)
所以我們講宇宙最難的就是這些東西,空間並不是它存在不可或缺的東西。……

所以當你發出阿的聲音時,你應該想像你就是那個宇宙,在過去的幾十年裡我們一直稱之為宇宙,它不斷膨脹,不需要空間就能存在。我們實際上也不需要那個空間。否則,我們不會在這裡談論我們的自然狀態。如果我們需要空間,唸阿並找到自己處於自然狀態就沒有任何意義。

為什麼我們使用白色的阿字?因為我們指的是聲音,而不是發光的阿。這是一個白色的阿,就像是在一定距離的數百萬光年之外的一顆星。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的經驗,這是熟悉的東西,這是我們的世界。它必須成為最熟悉的東西,我們最了解的東西。而這就是為什麼首先要做的是研究和理解,並且盡量不討論現在已經建立的某些東西,比如什麼是宇宙。……

讓我們做一個簡單的例子。我們發出阿的聲音,我們發現自己在這個空間,代表我們的自然狀態。我們對這個層面是什麼或者它應該是什麼有一個概念。它有一定的品質,那就是它超越時空或時空。但是為什麼我們需要熟悉它呢?因為我們的目標,最初的目標是發展覺知,並在每時每刻觀察自己。……

因為我們是眾生,所以不可避免地看到,我們有一個特定的情況,那就是:一些念頭會生起,所以我們很難馬上發現自己處於一種超越時空的狀態,這樣它就可以立即消除任何類型的問題,如此我們就不再在這裡了。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2023/05/13 04:00PM 益西南開禪修營(2)-2

文章SW » 2023-05-23, 22:06

(四)
我們早上醒來,便感到一種重量,……,生活的重量以及最終變老的重量等等。……從我們來到這個地球的第一天起,我們就開始死亡,所有這一切以及四聖諦都建立在一個以真理為概念基礎的體系之上。……重點在於我們使用的是參照系統,而在大圓滿教法中我們沒有參照系統,因為目標並非製定律法或確立真理。……

大圓滿修行者應該是擁有不可思議的軟技能的人,因為它不是基於單一的參照系統;他們不選擇將自己的存在建立在苦的絕對真理之上。(譯按:苦集滅道應該屬於相對真理,也就是世俗諦的範疇。)

(五)兩個阿的上師瑜伽
因此,當我們發出阿的聲音,並發現自己處於這種通常稱為法身的狀態時,我們沒有特定的光度(luminescence)或聲音,因為我們就是我們自己,我們不需要確認一個事實,這就是為什麼它是正確的光明(luminosity)——我們還不需要將光解構或分解成光芒和顏色等,我們隨後馬上要這樣做。

比方說,我們可以第二次發出阿的聲音。由此覺知,我們也形塑了想像這種潛能的能力。它會有什麼形式?當我們成為那個潛能的一種表現時,我們會怎樣?如果我們想以傳統的方式想像它,我們將是某個形狀,一個藍色的形狀。我們即代表這種能力、這種潛能,透過此覺知,它又是我們。

在這種表現中,光變得更強。所以我們貫通(go through)了可見的整個範圍。所有在可見光的頻率,我們從頂上開始、也就是紫外線,然後我們趨向紅色。這就像說我們從比較窄的光波轉向比較寬的光波。因為那些比較寬的波走得比較慢,我們感覺它們比較好。

因為當我們開始分解這個〔光的〕結構時,我們想像從這個阿當中,出現了一種發光的球體,它被分解成許多彩色的光,這些只是正在形成的諸大元素。現在它們來自這個強烈的光,因為它代表了我們的潛能,亦即我們的明性。如果我們感覺到一種當下覺知,我們可以把它想像成一個藍色的金剛薩埵。

為什麼我們想像一個本尊或隱喻的形象、人物呢?是為了要有一種覺受,並以某種方式證明非二元的想法。當我們說讓我們進入一種不二的狀態時,這說明肯定會有一些東西是我們自己,但我們不能像我們正常出現的那樣,否則我們就不必說它是不二的。當我們談到二元和非二元的時候,如果我們說它是不二的,就表示當然另一種形式必須存在。所以不是說二元什麼都不是,它就像是波的總和。

(六)
我們會有無聲的情況,當帶有相反電荷的波聚集在一起時,因而它們會相互抵消,就像在代數中我們有正數和負數一樣。所以顯然不再有噪音,不再有聲音,但實際上正在發生的事情是:有很多能量。

所以這就是非二元性(non-duality,不二)的意思:有些事情正在發生,我們的潛能正在抵消這個二元性。如果我們有能力使二元性立即消失,那麼空間和時間的概念就分開了;如果我們此刻有這個能力,我們就不會有心了。因為我們有心,所以我們沒有這種能力。

所以當我們說非二元時,它意味著有兩個實體,兩個相互平衡的力量。這說明我們了解我們的狀況是如何運作的,並且我們正在用我們的能量和潛能帶來正確的平衡。這就像當我拿起一個物體並且它保持靜止時,因為是的,存在重力,但還有我的手臂,也在抵銷它倒下去的力道。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使用我們的能量和潛能帶出這種平衡,使我們能夠在我們的條件下來做(to work)。……

實際上我們周圍的一切都具有一定程度的阻力。這就是我們所說的慣性(inertia)。關鍵是一切都在運動,它不是靜止的。……

以每小時數千公里的速度自轉的地球,它還以大約每小時 107,000 公里的速度圍繞太陽旋轉。但我們認為我們是靜止的。因為在我們作為觀察者的參照系統中,我們無法感知運動,因為這是宇宙的魔力。

這就是它的運行原理。因此,當我們發出聲音時,我們就知道宇宙是如何運作的。我們不是在建立我們的層面,我們如實理解;我們只是讓它如其所是。這就是這個光不是特別強烈的原因。我們只是在認知實相(recognition of what is)。

因為問題是我們與宇宙密不可分,即使我們想將宇宙視為其他事物或擺脫它,我們也做不到,因為我們離不開它。我們是由宇宙的同一性質(same nature)組成的,正是我們透過心想像的時間,讓我們認為我們有可能與它分離。這個東西在佛教的傳統方法裡叫做相依緣起,這與存在的結束——稱無常——的看法一起。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2023/05/13 04:00PM 益西南開禪修營(2)-3

文章SW » 2023-05-24, 21:38

(七)
無論如何,我們與整個系統相互依存。這就是為什麼一開始我們發現自己處在這樣一種狀態,可以說,它與我們的自然狀態相去甚遠。然後我們將我們的明性付諸行動,我們用想像力來做,我們試著對自己的明性有一種生動的覺知。當我們發展這個富有想像力的面向時,我們不僅會發展這個球體和光,還會發展光芒,因此,有許多運動正在發生。

(八)
所有這一切都在時間之內起作用,這完全是一種幻相。

最大的幻相就是:我們是緊湊的形式。因此,我們對運動以及在特定時間處於特定地點的感知是奇特的。我們感覺不到我們身體單個細胞的感覺。我們有一個感覺系統,可以產生一些知覺,它需要時間來詳細說明這種感覺。那個時間稱為融攝時間。

能量或感覺的最小累積。感覺可以像溫度或空氣壓力或水壓,然後它們在內部轉化為電或電化學脈衝,但是它們需要一定的累積,它們必須通過某些門檻。這就是為什麼感知會瓦解的原因。為了有這種現象,我們必須充分累積。……

我們需要這種累積才能感知某些東西,被感知到的東西隨後由心進行加工,然後必須將其投射到一個參照系統中,這是我們的身分識別。這也必須給我們一種感覺,即我們緊湊的感覺。在我們存在的這一刻,我們就在這裡,所以我們可以理解,這一切都是極其複雜的。如果我們跳過這些階段並開始簡化,就有讓我們的存在變得微不足道的風險。然後,如果它微不足道,那麼風險就是我們遵循某些可能帶來許多問題和痛苦的修道。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用第二個阿提醒自己我們的潛力是什麼,我們構建宇宙的能力是什麼。因為無論如何我們都看不到單個細胞,我們看到的是一個世界,這個世界是有生命的,它充滿了事物,這就是我們代表它的能力。……

這就是為什麼當我們應用上師瑜伽這樣的方法時,我們使用一個清晰的參照,這將成為我們隨後將學習的一切的基礎。

(九)
以同樣的方式,我們可以有一個背景架構,在這個背景架構下我們試圖理解我們的狀況是如何運作的。所以當我們在第二個阿時,觀想我們的潛能、我們的能力,以及覺知出現的那一刻,所以我們意識到我們存在,我們可以將它表示為一個藍色實體,或者無論如何表示為一個具有創造世界能力的實體。

我們也試著以最好的方式代表這個世界,所以它意味著光、光芒和顏色以及現實的所有特徵,而它們來自我們,它們起源於這個發光的地球,當它們起源時,它們會振盪(oscillate)、它們會振動。因此,這種能量運動會產生振盪,然後創造出這些形式的光球。

(十)
現在讓我們試著以這種覺知來發展這種觀想。這表示我們將發出兩次聲音(唸兩次阿)。第一次,我提醒你這不是與我們的覺知有關的東西,它是非常熟悉的東西。……

例如,……我們還在睡覺,我們的眼睛仍然閉著,……在我們知道的那個空間內感知聲音,我們確切地知道這個人在哪裡以及他們在做什麼。這就是我們在第一個 阿中需要的那種體驗。所以它不是特別明亮,因為它就好像我們還沒有睜開眼睛,但我們非常清楚,那就是宇宙。……

信心是最重要的,是我們一生中必須培養的東西。目標是讓它以一種自然的方式發生,就像它發生在我剛剛舉的例子中的人一樣,這就是熟悉的意思。它是瞬間的,總是發生的,並且或多或少是一種穩定的知識,而它不需要判斷。

它不在判斷範圍之內,判斷甚至沒有發生,這是毫無疑問的。……所以當我們說在我們層面的中心或在我們身體的中心時,它就在那裡,我是看那裡還是這裡並不重要。……

這裡沒有眼睛,它是熟悉的東西,它只是聲音。然後在我們代表了三度空間的表達之後,從法身衍生出報身的這種現象。……

但是我們不允許去評判它,因為時間沒有發生,它是非二元的。這就是為什麼一個球體顯現出充滿了光並且有很多表現形式,但它是瞬間的。我們正在創造它,我們需要一些時間來做到這一點。

但實際上,時間並沒有過去。就像我們在旅行中睡著了一樣,我們很累,我們的頭掉下來,當我們把它抬起來的時候,我們做了幾年或幾個月的夢。這是時間發展的同一類型,我們可以說,它是時間的獨特表現形式。

(完)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2023/05/13 09:00PM 益西南開禪修營(3)-1

文章SW » 2023-05-26, 21:29

2023/05/13 09:00PM 益西南開禪修營(3)

(一)上師瑜伽(3)
讓我們從今天上午結束的地方開始。所以我們在空中重複上師瑜伽的阿聲兩次,正如我今天上午建議的那樣。然後我們試著看看當我們睜開眼睛時會發生什麼,以及融攝與教法、上師和傳承有關的一切意味著什麼。

因此,不僅要以明性來做,而且要以我們當下的現實來保持覺知。因為無論如何,現在正跟你說話的人就是我,我和你一樣活著,這個時候,我是將這樣的知識介紹(指授)給你的人。……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睜開眼睛,我們融攝我們現在所處位置的整個情況,所以當我們睜開眼睛時,就好像我們讓這個我們一直在共事的世界進入了現實。但實際上在第一階段,是這個世界進入了我們。我們希望它從我們身上出來,但如果我們能夠讓它從我們身上出來,那麼我們就不會都坐在這裡了,我們已經證悟了。

因此,如果我們創造的這種情況只是來自我們所有的感官,那麼我們現在就沒有那麼多可談的了。所以在第一階段,我們必須讓那現實進入我們之內。所以接受它也是如其所是,在意義上那是超越評斷的。所以當我們睜開眼睛時,我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暫停或擱置我們的判斷。……

我們接受擺在我們面前的一切,……並且理解進入知識的可能性,不僅是我們自己,而且是透過上師發生的所有這些現實。 也透過之前發生的一切,透過這個教法的整個傳承和傳承。而看到時間只是心的一種狀態,它不是在過去發生,它是現在正在發生。……看到這種情況是即時發生的,傳承也是即時的。它發生在當下,這不是以前發生的事情。……

所以沒有時間,沒有時間的概念。傳承是一個傳統的觀念。所以當我們睜開眼睛,我們意識到上師和他背後的所有傳承,我們就有了現在正在發生的這種傳承。如果我們處於時間當中,我們就有隨著時間發生的事情的概念,那麼我們將不得不等待許多生世,所以實質上這是你自己的選擇。

這是你的決定,你的框架,你是否想活在當下這一刻,活在整個傳承過程中,還是只是部分。因此,如果它被完全接受,就意味著任何類型的判斷都將完全中止。顯然,某種覺知、體驗顯現出來的可能性更大。所以現在我們將發出兩次阿聲,我們將試著處於所有一切的融合中,那就是傳承,法脈,然後我們試著在〔接下來〕整個解釋過程中保持覺知。

(二)
選擇進行一節禪修課程要容易得多,我們可以用一定的力量集中我們心的注意力。或者一節當中,我們嘗試放鬆這個心。但不幸的是,生活中最困難的事情發生在我們做某事、生活的時候。我們需要這種理解、這種覺知的時刻是在我們生活中發生重要事情的時候,而不是在我們進行這種禪修時。因為不幸的是,當我們死亡的那一刻到來時,我們並沒有像坐在所有穿著相同的朋友當中進行禪修一樣放鬆。我們並沒有坐在所有人中間,例如穿著白色或藍色衣服或佩戴一些代表我們信仰的裝飾品。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選擇在我們的生活中進行某種類型的練習,比如上師瑜伽。要擁有這種即時的熟悉感,立即認出我們是誰、我們在哪裡,以及我們正在應用的方法是什麼。

(三)
關於行為的第二個概念是堅持。事實上,當你想做某事而沒有得到結果時,你必須繼續並堅持下去。……有時需要一些時間,這主要意味著我們必須與我們做出的決定保持一致。

如果我決定遵循某種教法並試圖獲得某種理解,我必須對這個決定保持連貫一致,即使它的結果不會立即發生。因此,堅持你的決定與具有信心是截然不同的。因為沒有必要建立你的連貫性,保持連貫性就足了,所以保持住、不離開它。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2023/05/13 09:00PM 益西南開禪修營(3)-2

文章SW » 2023-05-27, 21:33

(四)
當我們對自己有一種理解時,就有一個基礎,然後事情總是會融攝在一起。……

對於大多數人來說,最初的困難就是暫停這個判斷。……我們如何控制或暫停我們的判斷?這個想法是要發展這樣一種現實知識,我們不需要每次都經歷所有階段的體驗。我們試著藉由使用我們稱之為覺知的方式來回憶或重新召喚,認知情況。但是,如果我們還沒有讓經驗成熟,那麼我們就不會認知到這種情況,因為我們根本不知道。

所以我們無論如何都必須允許它發生。事實上,如果我們暫停我們的判斷,它就會發生。因此,如果我們允許,我們會讓事情流動。所以我們觀察它們,我們也可以理解它們是如何發生的,為什麼會發生。我們大部分的情緒都是因為我們不讓事情流動,我們打斷了時間的流動。如果我們讓事情流動,事情就會自然地發生,時間就會過去。

而這些事情發生了,但並沒有那麼多事情同時發生。但是,如果我們用我們的判斷來阻止它們,那麼我們的心就會提出一定數量的替代現實。為什麼會這樣?因為我們有能力構建現實、表現現實。但通常心比現實更快。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可以在事情發生時立即做出判斷,而這也增加了我們念頭的流動,我們念頭發生的速度。

隨著這種緊張感的增加,這種緊張感就會轉化為一種感覺、一種覺受和緊張的感覺。我們真的很難放鬆並注意到我們的狀況如何,也很難覺知到發生的事情和現實的表現。所以可能第一步是讓事情如其所是,讓它們流動,放任它們,不要總是試圖指揮它們。

(五)
心確實反映了現實,但它是由不同的東西組成的,它具有非常不同的特徵。我們感受心靈,但是我們很難感受到整個宇宙。……

同樣地,要收起這顆心並讓它平靜地待在一處是極其困難的。因為它不會輕易按照我們告訴它的去做。但是禪修的要點是讓這個心有一個穩定的感受,而不是一個狂野的感受。如果我們想要,為了真正能夠覺知我們的心,我們必須把心放在我們面前。我說在我們面前只是為了表示宇宙中的一個固定位置,無論如何,它就如它出現在我們面前一樣。無論如何,宇宙的中心就在我們注視的任何地方,它總是在我們面前。

所以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去說這個可以看到並包含一切,並且可以看到所有這些東西的東西,現在我想讓它在這裡平靜片刻。

(六)
在這種覺知的發展中,在允許事物流動的過程中,這就像有了直覺然後讓事情發展,因為過了一段時間我們就可以預見它們。如果我們立即帶著判斷力去做,那麼我們就不會讓事情流動,而我們只會應付心為我們投射的東西。有趣的是,我們的習性是一種類似於慣性的趨勢。這意味著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投射會變得更快,而我們所成為的則會變得更貧乏。……

因此,一段時間後,這種判斷總是產生相同的現實,並且總是重複相同的事情,這並不奇怪;與同樣的人重複同樣的問題。……

因此,當卻嘉南開諾布說我們必須學習如何放鬆時,這種動態就是他所指的基礎。但是當我們遵循大圓滿教法時,普通意義上的放鬆是不夠的,我們必須完全放鬆。所以首先我們學習如何暫停這個判斷,然後我們必須消除它。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2023/05/13 09:00PM 益西南開禪修營(3)-3

文章SW » 2023-05-28, 21:37

(七)
我們的念頭只活在時間裡,它們沒有空間。它們是我們稱之為時間的東西的產物。它是無限的,因為它不是真實的東西;它具有這種擴展能力,因此總有空間可以把這個時間放進去。

所以你看,現在我有那麼多的想法、緊張和困難,所以我只要做點什麼,所有這一切都會消失,這樣說並不那麼容易。……

因此,僅了解這是心的特性是不夠的。這就是為什麼在大圓滿教法中我們談到覺知。因此,覺知、知識、讓事情如其所是,只有當我們保持覺知(保持臨在),如果我們此時此刻在這裡(活在當下),它才會起作用。

所以如果有觀察者,但是這個觀察者不是進行測量的觀察者,我們沒有進行分析——因而我們必須進行所有測量,然後進行一些統計。但為了讓這一切發揮作用,我們必須處於當下,所以這意味著我們必須有心在場(be with our mind here)。……

心的控制,最初的心的控制是必不可少的。但這並不意味著限制它。這意味著讓事物如其所是,但不允許它們進入不真實或想像的地方,否則它就離我們越來越遠。就像我們看電影、電影進入我們內在一樣。關鍵是,心現在在哪裡?我們的判斷在哪裡?隨時準備進入任何情境中並製造衝突的判斷力在哪裡?它現在在哪裡?

(八)
這意味著我們必須允許所有這些事情發生,然後當它們發生時,我們必須觀察和理解。所以藉由這種方式我們可以暫停我們的判斷。這不像是一個決定:我想暫停我的判斷,但總的來說,這是一種方便。因為生命是短暫的,如果我們沒有能力因為我們的覺知而及時看到,那麼我們就會成為時間的奴隸,這也是我們從活著的人那裡接受教法的原因。

我不是只是閱讀一個文本並唸誦文本中的內容,因為在那種情況下你可以只讀我的筆記。關鍵是所有這些筆記都與我非常了解的許多方面有關。不幸的是,單靠文字是不夠的,情境也是不夠的,因為我們經常透過判斷拒絕它們。因為我們也需要覺知來記住我們是誰,我們的特徵是什麼。與覺知有關的教法是很難獲得的教法,這不是我可以解釋的事情,你必須是觀察者。

你可以觀察足堪成為榜樣的人的生活,例如一位上師;你可以觀察別人的生活,也可以觀察自己的生活。但是如果你不採取觀察這一步,它很難自發地生起。可以有很多種方法,其中之一就是想像我們的生活就像一場夢。因此,當我們早上醒來時,就像夢的開始,我們看著自己在這一生中的行動。

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必要的,這樣我們就可以不那麼害怕自己的行為了。因為通常當我們作夢時並沒有真正的危險,實際上,即使在日常生活中也沒有。在大多數情況下,我們自己正在創造它們。……

這一切都與我們的心思有關。因此,如果我們學會觀察這個心,並放下和整理,那麼事情就會自動變得更容易。

(完)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2023/05/14 04:00PM 益西南開禪修營(4)-1

文章SW » 2023-05-31, 22:18

2023/05/13 09:00PM 益西南開禪修營(4)

(一)
昨天我們完成了指授(introduction),稍微帶點什麼是一個層面的瞭解。我介紹了兩個方面,一個我們稱之為法身,另一個我們稱之為報身。……

為了簡化,我們可以將法身視為我們可以指涉的東西,就像我們暗示的東西一樣,有點不是實際的、沒有被定義的、沒有那麼被定義的東西。所以〔暗示〕這個動詞本身已經讓我們明白事實上我們甚至不能談論它,所以我們完全是在暗示什麼,我們在假裝,就像戲劇一樣。所以這很重要,因為它讓我們了解我們如何與之相關並與之互動,
特別提到這個主題的話。

一般來說,當我們談論熟悉的事物時,我們的態度是非常謹慎的,……這就是為什麼,這就是為什麼我將其解釋為一種熟悉的體驗。它沒有一個我們可以真正進入的球體,它就是那樣,它就是它是的樣子。就好像它預先存在於我們。這種親情,愛對我們來說是預先存在的。……

因為像感情和愛情這樣的東西……,它要嘛存在要嘛不存在。所以只有這兩種狀態存在,完全或沒有(total or nothing)。因此,一旦我們根據時間來投射它,這意味著這兩個階段或狀態之間有一個通道,那麼它就會被摧毀,它就已經結束了。……

例如,如果我有兩個笛卡爾軸和兩個點,並且我追踪中間通道,這是我做不到的,這是我做不到的。因為在這個表示中軸,x軸代表時間,所以我做不到,我不能用時間。……

在推理的智力問題上,這有點像連接兩點,就像一個系列。或者說我會從這裡到達那裡,經歷進展的各個階段,我們不能那樣做。這就是為什麼它很熟悉,因為它瞬間就在那裡,不需要定義。所以我們暗示它,我們以一種就像它就在那裡的方式提到它,有點像我們對待感情或愛或這些普遍的東西。……

因為我們已經說過宇宙是具有這些特徵的空間,但是在我們面前的是那個宇宙的一小部分,其他一切都在我們的心中。它與時間一起工作,所以它當然可以很好地從時間的角度考慮感情。因此,當我們開始構建和構建這些中間點時,我們就會抓住它們。因為顯然中間階段更有趣。因為我們知道這兩個極端實際上是遙不可及的。而且從時間的角度來看,它們幾乎是瞬間的,它們真的持續了很短的時間。


(二)
這只是為了讓你明白簡化的意義,所以我們暗示了法身。因為這方面不能討論。就像我們不能討論我們的感情和普遍存在的事物一樣。

這就是當我們離開我們平常的存在狀態時,在通過的那一刻發生的事情,所以這是必須非常清楚的事情,對此應該沒有任何疑問。這裡面沒有什麼可識別的,絕對沒有什麼可識別的。我們已經知道它,我們一生都在暗示它,所以我們暗示的東西不需要被識別。最終,由於我們無法通過使用時間來處理它,我們可以以某種方式刷新(refresh)它或使其再次活躍。在傳統術語或語言中,我們談到讓它重生或重新發現它,但這是一種敘事,一種詩意的表達方式,一種解釋這種變得活躍的方式。

另一個我們代表的另一個方面,即報身。這意味著我們可以用它來做(work with),我們以這種極端的簡化來從事(is something with which we work)。因此,藉由聲、光、光芒等構成的象徵,我們用我們的能力、我們的潛力來做,而這意味著將其付諸行動。……

我們像是有一個本尊的顯現,我們把自己描繪成一種智慧、一種所得知識的形式。因此,當我們開始以某種方式想像一個光球或一種能量表示時,我們正在將我們的潛能付諸行動,但它與源自法身的架構相互作用。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可以顯現為金剛薩埵,白色或藍色,或隨我們喜歡。這取決於感覺的類型,取決於特定的傳統,有很多變化。關鍵是有一份覺知在,這個覺知有這個形式,所以它獲得了一個形式。這與任何形式的組合都沒有太大區別。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2023/05/14 04:00PM 益西南開禪修營(4)-2

文章SW » 2023-06-01, 22:35

(三)
所以很明顯,在包浩斯(按:Bauhaus,德國建築學校,現代主義之代表)之後,我們所說的構圖是什麼意思就很清楚了。……所以如果你從來沒有讀過關於保羅•克萊奧•康定斯基(按:俄羅斯的畫家和美術理論家)的任何東西,我建議你讀一讀。因為你周圍的一切都是這樣運作的。……

如果你有任何疑問,你可以問問建築師,因為這種組合的基本基礎來自建築。但顯然它隨後成為一種語言,我們現在正在追踪這種語言,我們正在定義它。所以我將報身描述為我們與之合作的東西,這種與智慧交流的工具是通過聲音、光和光芒,以及許多象徵,有象徵就有意義。

(四)
通常對佛法感興趣的人,他們有一個非常非常長期的計畫,即究竟證悟。這就像一條永無止境的長隧道,盡頭有光,而且這條隧道變得越來越狹窄。我們從另一端出來,就像一個小的亞原子粒子。通常會有這類的描述,奇妙的證悟的描述。

通常,敘事將整體聯合在一起,因此更宏觀的表現形式與最微觀的表現形式相關聯。我們可以反過來想,但意義是製造悖論。因為通過悖論,正常的推理方式被打斷,它為信仰或那種體驗提供了空間。但關鍵是我們實際上並不需要敘述。但是,如果我們正在處理一個究竟證悟的主題,我們可以理解得很好。當我們說到所謂熟悉的事情時,這就是我們的意思:這是某種屬於我們的東西。

但在本教授的這個特定案例中,它是熟悉的東西。因此,在這個參考系統中,我們認為它與我們很接近。對於所有其他類型的教法,情況並非如此。……但在我們的例子中,我們認為它不是立即可及的,但可以通過某種方式到達。

當我們意識到我們需要這種智慧的那一刻,我們將其付諸行動,與那些被選擇的可及者(who have chosen to be available)進行溝通。至於它們是如何以何種方式可及的,談論這些是沒有用的。

(五)
讓我們舉個例子。現在我要拍手了,你們請保持安靜。一個經典的例子是聲波。如果你觀察,有一個部分是手的聲音,這是很有特性的,即使閉上眼睛,你可以從聲音中分辨出來。這幾乎是瞬間以毫秒為單位出現,過了一會兒,你開始意識到這是手的聲音。然後它與所有環境、我們所有人以及這個地方所有可能存在的事物、聲波混合在一起。

咱們試試吧。閉上你的眼睛。我會拍手。有人害怕了嗎?不,我說我要拍手了。所以你會感覺到有一些反射,它持續很短的時間。但你知道我拍了拍手,你有能力將這與喊叫區分開來。那個非常小的初始分數使我們能夠識別它是什麼。在一般文化中,這幾分之一秒被稱為“fragment of attack”,無論如何,它非常短。只需幾毫秒。通過這幾毫秒,我們可以理解有人在拍手,這不是砲彈。

如果你認不出來,那就是一種非常恐懼的狀態。為什麼?因為不清楚這些初始毫秒是由於什麼原因造成的。因此,一種自衛機制開始發揮作用。通過這種機制,我們一直存活到今天,所以它可能很重要。我們保持冷靜,因為我們認清了它是什麼。然後我們慢慢開始建立一個想法。我們在哪裡,空間是大、寬、窄、寬的等等。

如果現在我突然大喊,……很多人在那一刻會感到有些失落,或受驚,為什麼?……因為如果在遵循某種心理認知過程後閉上眼睛發生這種情況,我們就已經分心了。所以在那幾毫秒內,當下覺知並沒有發揮作用,但進化論的方法起作用了,因此它預期並使我們通過恐懼做出反應。……

但是有可能注意那小部分時間。如果我們在那小段時間能夠保持覺知,那麼我們就可以進行遊戲。這就是融攝感。目標是從一開始,剎那地,每一秒,設法保持覺知。傳統上,一個人知道以這種聲音他們很短時間內會被嚇到,但他們仍然保持覺知。他們觀察時間,那一刻,大腦有延遲(has a delay)才能弄清楚你在哪裡,你在做什麼,發生了什麼。大腦被延遲的那一小段時間後,然後他們觀察那個空間,以及發生了什麼。

例如,在這樣的環境中,在一個聲音中,發生的一切,都是能量的運動。這個想法就是我們獲得能量如何與三維空間相互作用的知識。我建議最簡單的模型是聲波。……所以在教法中我們總是提到聲波。……當我父親問我,他是如何向我解釋聲音在太空中傳播,即使它不能傳播(propagate)。這意味著一切都應該有一個振動模式。……

顯然它可以通過這種方式傳播,但傳播的不是我們所知道的聲音,而是一種振動。事實上,在大圓滿教法中,我們不只講一種聲音。由於聲波在空氣中傳播,我們從外部聽到的聲音是外部聲音。但現實中也有我們想像中的聲音,只是很不一樣。當我們早上醒來的時候,通常是鬧鐘響起的早晨,我不再使用鬧鐘了,但大多數人都是用鬧鐘起床的。很多人都有這樣的體驗,他們覺得在夢的體驗中有一些令人不安的東西,有一些重複的東西令人不安。慢慢地,當你醒來時,你會發現這是鬧鐘,然後你關掉它,然後起床。但是請注意,那個外在的、外在的聲音或現象,在你的夢中反映為一個內在的、內在的現象。

所以我們在邏輯上應該期望一個聲音對應一個聲音。但很多時候鬧鐘的聲音是救護車或有人到達或奇怪的聲音,在夢裡它可以是任何東西。發生這種情況是因為我們具有 報身的潛力。儘管外在的脈衝(impulse)是一個鬧鐘,但在夢中它可以變成一個完整的國家。因為它代表,它被代表,它獲得了一種由聲音、光和光芒等構成的形式。但是那個外在的刺激這樣就足夠了。因此,對聲音的想像也會產生一整套心理意象,而這正是我們潛能的特性,它使我們能夠創造現實的表現。但如果最初的幾毫秒不符合我們大腦的整個推理過程,那麼我們就會感到害怕。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上一頁下一頁

回到 益西南開仁波切網路禪修營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