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2023/05/12-17 義大利 Merigar 禪修營

南開諾布仁波切之子,前世為南開諾布仁波切之舅舅:蔣揚欽哲秋吉旺楚,屬於蔣揚欽哲旺波「身化身」系列之轉世。

2023/05/16 04:00PM 益西南開禪修營(8)-1

文章SW » 2023-06-19, 22:34

2023/05/16 04:00PM 益西南開禪修營(8)

(一)
請關閉我們的 WhatsApps 和所有這些,我們不需要它,這一個半小時內不會發生任何事情,世界不會改變。這是我們在這個地方度過的典型日子之一,也是那些日子之一,甚至google也無法帶你一路前往這個道場(gompa)。因為如果你經過這條路,你只能看到白色根本看不到寺院,你不知道它在哪裡。你可以打開你所有的脈輪,一切都在流動,相信任何事情,但你不是要去參觀道場,你來到這裡只是因為你以前來過這裡。

或者因為你有一些技術工具可以幫助你找到方法。或者因為有一張地圖,通過系統你可以在地圖上定位它,這就是你可以到達這裡的唯一途徑。這稱為化身。

在這些日子裡,我試圖讓你明白這是我們的出入點(point of access),我們沒有另一個。
我還形象地解釋了身心之間的關係。縱使心大如宇宙,有許多其他的空間,它有許多無限的潛能,你不會找到這個道場。這也是同一回事,如果你沒看見上師,你就不會找到他;如果你判斷上師,你就不會找到他。一旦你被直指並接觸到傳承,還有其他溝通管道,但僅限於事後。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以上師瑜伽來做,我們也運用我們的想像力,因為在某些時候,那種想像變成了真實的東西,但不是在這裡,不是在道場裡,不是透過物質在生活關係中,而是在一段純能量的關係中,而這一開始並不是那麼簡單,它需要時間。

例如在密宗中他們說它可能需要一生或不止一生,我們不知道。既然我們不知道,我們理所當然地認為我們可以有一種人際的接觸。所以我們學會暫停我們對上師和所有與我們互動的人的判斷,而這也需要很長的時間,我們也不確定是否能走到我們生命的盡頭,能夠暫停對我們自己的判斷。

(二)
直指有兩種主要途徑。有一種方式、形式比較演繹性,它與解釋一般將要發生什麼、然後去做有關。這意味著當我做這個和那個時,現在注意你會看到這個和那個。但是為了做到這一點,我們必須限制人數。我們要尊重傳統,我們要打開溝通管道,徵求許可去這樣做,並只允許被選中的人參加此活動。通常這伴隨著惡劣的天氣和暴風雨等。當我們不了解另一種方法時,這是唯一的方式。

另一種方法是歸納法,因此自然選擇是藉由經驗而來的。所以這裡的人很清楚地具有理解的意圖;那些離開的人是目前有一些困難、障礙的人。而且我不需要做任何選擇,有點像自然選擇,他們自己選擇。

你可能已經注意到,我唯一沒有談到的是哲學。我談到了科學、藝術和教學,但我從未提到過哲學。原因很簡單,在大圓滿教法中,我們不對現實(reality)做任何詮釋,我總是談論現實的表示或表現(representation),所以我們的心所做的,或我們的能量所感受的,是一種表現,它建立了一個虛擬的世界。

如果我們接觸現實並以我們的身體做到這一點,那麼掌控現實的便是科學定律,物理定律,這些是我們擁有的最好的解釋。但是,當我們查看與現實無關的表現時,我們甚至說我們看世界是相反的,這就是我沒有提到哲學的原因。因為哲學在對身語意的典型傳統描述中並沒有任何架構或脈絡(contex)。

哲學解釋現實,它並不試圖以客觀的、可重複的、經驗的方式來解釋它。它尋找對現實的詮釋,而修行者不詮釋現實;大圓滿行者融攝現實。融攝併不意味著詮釋。對於修行者來說,詮釋最終可能成為一種藝術形式,一種現實的表達,但他並沒有試圖通過詮釋來解釋它,也沒有給出一種現象學的現實的解釋。這是非常不同的。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2023/05/16 04:00PM 益西南開禪修營(8)-2

文章SW » 2023-06-20, 22:23

(三)
我將身體表示為一個非常非常小的球,我還說過,我們可以通過我們所有的感受器感受到很多東西,但是它們感覺起來像是只有五、六件事(按:色聲香味觸法)。……

基本點(The fundamental point)被稱為“壇城”(藏文:企闊kyilkhor),我們說的是我們的層面,本初狀態。而「闊」代表的是中心,就是我們所看到的,就是一切。從那裡一切顯現出來或聚合。這也稱為曼陀羅(曼達,壇城),但是聚集的機制不是物理定律。……

我們擔心我們自己的層面,然後如果我們的層面擴展到整個宇宙,它可以多方面,這很好,但是我們必須明白,接觸點是我們的身體;我們不要去解釋現實,我們如其所是地融攝它,因為它很好。如果它不就,我們自己的層面也不會好,我們將沒有方法去應用。

如果我們沒有天空和空間的能力,我們怎麼能期望修行有效呢?如果我們不知道天空如何運作,大氣如何運作,行星如何旋轉,我們不能指望它在內部工作。……

你看在所有這一切中也有一個邏輯推導。所以我們不能指望如果我們凝視虛空,就會有某種效果。因為我們看到的不是我們正在融攝的東西,而是一些我們用自己的心編造出來的東西,它代表了我們已經建立的現象。那麼我們在看什麼?我們自己眼睛反射的。正如我所說的,我們有最大的確定性,我們有一個二元論的境相,因此,如果我們使用對現實的解釋來修,我們所做的就是強化二元觀待。

(四)
如果我們有通過感官之門到達的感覺,並且它們是可以確認的,它們都可以被證實,為什麼我們要討論或懷疑它們呢?這個東西叫做自我,這意味著對現實的解釋比我們的存在更重要。看到存在或現實總是在那裡,任何事情都變得更加重要。它是如此直接和瞬間,以至於任何事情都會變得比你更重要。

衣服,處境,銀行賬戶,你的感情。一切都會變得更重要,覺知(presence)就消失了。因為這種情況下的表示是解釋性的。這是最大的不同。

我沒有用這些術語介紹它,因為我們必須逐漸到達那裡。我們必須明白,通過感知門到達的就是它的本來面目,而且它很好,如其所是。……

因此,當我們將期望與現實對立時,我們就是在拒絕現實,這就是所謂的執著,因為我們與我們的期望保持聯繫。但現實是由粒子組成的,它是由移動的能量組成的。但現實是由粒子組成,是由運動的能量組成的。我們怎麼會依附於四個一直碰撞的粒子呢?我們怎麼會附著在不斷碰撞的幾個粒子上呢?你看,這就是身體的感覺。我們需要知道如何識別我們面前的東西並融攝它。所以當我們談到身、語、意三門時,我們必須了解所有這些架構,所有這些同時發生的方面,以及它們如何運作,他們如何工作。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2023/05/16 04:00PM 益西南開禪修營(8)-3

文章SW » 2023-06-21, 22:37

(五)
例如,在這些情況下,卻嘉南開諾布就會引進藏醫。為什麼是這個?為了給出一套更結構化的解釋。……

我們感興趣的是驗證是否在在那個現實中我們正在與之操作一個融攝,所有的元素都在這個現實中。重要的是要驗證是否在這個現實中我們正在與之互動,我們在自己的現實中擁有所有元素,因為我們已經說過融攝意味著同樣的事情。但是為了理解這一點,我們必須驗證它是否是同一件事。否則也許大師會說些什麼。例如,它在功能方面可能是同一件事。這是我們沒有談及的。所以不是在它的形式和外在方面,而是在它的功能上。

所以我試圖解釋並重複幾次的一件事是,一切都是振動和振盪,所以如果一切都在運動,那麼運動就是我們的自然狀態。即使瞬間它是靜止或看似靜止,也不代表暫時處於時間中它保持靜止。對我們來說,時間才是最重要的,因為心只活在時間裡。所以當我們在時間上相關時我們執行的任何想法或行動,都意味著這與心有關。……

隨著時間的推移,一切都在運動中出現。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一生都在訓練,以便在每一個剎那都保持在當下。所以這意味著我們感興趣的是剎那覺性,而不是一種概念上的覺知。因此,時間中覺知(presence)的流動是一種幻覺,這就是所謂的修行。修行意味著以心來做(working with the mind),以全然的覺知來做,對應於我們現在無法感知的東西。

這就像在說“我靜靜地坐在這裡,感覺很穩定,但我知道整個宇宙都在運動和旋轉這個事實”。它正在以一種我甚至無法用語言解釋的方式擴展,因為它如此做時沒有佔據任何空間。

為什麼卻嘉南開諾布要使用藏醫?因為現在我們到了一個更難的部分,它與能量有關。通常它最終成為對現實的解釋。這是非常哲學的。而且他總是出於明顯的原因想要避開哲學,因為風險在於你會以詮釋告終。

(六)
原因並不是哲學不好,而是我們談論的是一種必須以精確方式傳承的教法。如果我現在使用典型的哲學術語,我會造成一些損害。他(南開諾布)舉的典型例子是呼吸。眾所周知,呼吸是一種自然行為,意味著一種交換。我們有二氧化碳和氧氣,生物之間存在運動,無論是靜止的生物還是運動中的生物。……

我們都這樣做,我們都看到所有眾生都在這樣做-但並不是每個人都知道呼吸也發生在細胞層次上。但細胞所做的也稱為呼吸,而不是所有稱為呼吸的事情都與氧氣有關,所以有有氧呼吸和無氧呼吸。這一點非常重要,也是藏醫進入主題的原因。因為它從能量的角度考慮了個體的內部機制,與教學相關。而這不是哲學,這不是要討論的事情;這是一種藥。

(七)
我們一般來說是在意志層面上,這有點像報身,通過能量的相互作用,然後我們正在談論分類。為什麼?因為什麼都沒有發生。你不能在這裡學習力學(機械學),我們唯一可以在意志層面上描述的是原則。所以它被解釋說,如果沒有助緣,那麼機械部分就不會發生。但當它發生時,它是作為直接和間接原因發生的,而不是主因和助緣。因為一個是聲音,另一個是身體。我們要明白,有三個方面,它們是同時發生的,但是它們有不同的特點。

那麼什麼是直指呢?這就是我所做的。我解釋了這三個方面是如何工作的。這樣你就可以準確地理解我們在說什麼。最困難的方面是心。事實上,我們已經說過有不同的方法可以暫時停止心的運作。或者有通過象徵或通過覺受像是恐懼的某種現象而發生的直指。但最有效的方法是融攝,融攝意味著簡單地理解世界必須融合,我們的能量
必須融合。

如果我們不融攝眼前的虛空,就會發生一件很簡單的事情:虛空消失了,然後心帶我們去時間裡散步。所以當我們分心時,很容易意識到,注意到。所以上師在你面前給你解釋,肯定有這個世界,那就是一個解釋,而這個解釋已經綽綽有餘了。所以如果有科學的解釋,屬於我們文化的東西,那很好,我們如其所是地融攝它,我們不需要修改它。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2023/05/16 04:00PM 益西南開禪修營(8)-4

文章SW » 2023-06-24, 22:41

(八)
關鍵是,在這一刻,我們對現實的理解必須連結到已經進行的很好的事情上,所以我們如其所是地融攝它。關鍵是現在這個時刻,現實必須如其所是地融合,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一定不要判斷或解釋的原因。否則,如果我們在評判,那麼我們基本上就是在做我們平常做的事,平凡的每一天活動。所以這不是修法,也不是對我們自己的指授。

當我們說這個教法會留存時,意思是它會留存於我們自己之內,所以重要的是我們在那裡。……所以首先我們必須確定我們存在,而上師的主要職責就是確保他的存在。……所以在我們內在意味著它是我們知識的一部分,教導就是知識,因此,上師將學生引介入知識,這就是他所做的。所謂知識,我們指的是很多東西。我們已經說過身、語、意、正知和正念,幸運的是,這些事情很容易進入心,它們卻很難進入身體。我們不能觸摸一個人就將這些知識傳遞給他們,至少我不知道該怎麼做。很難通過任何形式的能量傳遞它,我們在能量層面上能做的就是交流,我們通過上師瑜伽來做到這一點。

因為上師瑜伽是這種覺觀狀態的一個階段,就像一個通道,而這種覺知是在每一個瞬間。最困難的部分是不要保持懷疑。一旦師父直指了弟子,弟子最難的就是不要有疑惑。……懷疑與不確定性有關,所以上師解釋說你必須根據環境行事。在這種情況下行事不像機械工作那樣符合物理學的預期,就像能量和空間運動之間的關係,它甚至不像金錢和社會活動之間的關係那樣行事,我比較會將其定義為與環境打交道,所以要與它打交道意味著存在一定的不確定性。

(九)
所以你看,獲得一些精確的事實成為最重要的事情,所以不要關注我們想要什麼,我們希望的那種情況是如何,而是觀察那種情況,觀察它的所有細節。這是本次教授的主要練習之一。這叫做融攝,這是融攝的結合。是的,這是三件事的結合。所以融攝,保持正知與正念,我們在大圓滿教法中稱此為覺觀,因此,覺觀意味著適應環境。

它不會去某個地方,並用我們的心做一些幻想活動。這意味著能夠以正確的注意力程度進行此類活動。然後是最後一點,就是堅持這個狀態,也就是留在覺觀的狀態。而這是你的責任,不然就全壓在上師身上了。上師可以給你解釋這些東西,用可能歸納的例子給你看,但隨後你必須承擔全部責任並採取相應的行動。然後正如我們在教法中所說的那樣,它說教法存在於人們之中。

所以上師總是像一個例子,告訴你如何保持覺觀。他可能會做一些事情,或者他會以這樣的方式行事,有時可能完全是無法理解,因為他已經評估情況是如何。為了堅持不懈並且不產生任何懷疑,我們必須非常清楚這是我們的自然狀態,這是本初的基礎。當我們看它時,它表現為這三個方面的統一,所以它看起來是赤裸的,如其所是,我們可能會害怕這一點,或者這可能是一種奇怪的體驗。

在某些時候,你可能會對你所做的事情或你的想法感到驚訝。沒有什麼比意想不到的想法更可怕的了。某些事物在覺觀中起作用的第一個跡象是,出現完全沒有參考的念頭,所以可能會出現一個特定的情況,並且出現與它完全無關的想法。它們結構良好,色彩豐富,聲音具結構,清晰生動還會動。但是沒有任何緊張,我們很平靜,我們在那種情況下為發生類似的事情做好了準備,有時它會發生。

當它發生時,如果我們在那一刻具有覺知,我們就會注意到它為什麼會發生。我們說“哦,這就是正在發生的事情與知識方面之間的關係”。知識使事物變得相關,即使表面上它們沒有任何聯繫。這意味著這個主要原因或直接原因開始出現。,而它通常發生在心的層面。如果它發生在身體或能量的層面,我們就會談論另一種類型的教授。所以它發生在心的層面,因為這是大圓滿的狀態。

它發生在心的層面,因為它是大圓滿,這就是大圓滿的狀態。因為我們看到了本初的基和所有直接和間接的原因,主因和助緣,它們都出現了,它們可以呈現任何形式。這種形式只是向我們暗示這些東西是如何聯繫在一起的。如果發生這種情況,毫無疑問,這是正確的,在這一點上毫無疑問。……

所以大圓滿行者為了安住於此狀態和消除疑惑,使用了一種方法,就是視環境行事,與環境打交道,並試圖處於覺觀狀態,這意味著他不僅在觀察事情是怎樣的,但也在這些情況下保持活躍。

(完)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2023/05/17 04:00PM 益西南開禪修營(10)-1

文章SW » 2023-06-26, 21:48

(9)在最前面已經連載過了。

2023/05/17 04:00PM 益西南開禪修營(10)

(一)
今天是我們的最後一節課,也是最困難的一節課。我們作為修行人,尤其是跟隨上師教法多年的修行人,最深信的就是轉化(transformation)的理念。所以我們對很多方法都有很深的了解,我們已經應用多年,但我注意到上師使用的比喻並不經常被理解,所以我會用一個更簡單的類比來得到他對轉化的類比。……

在義大利,人們早上喝卡布奇諾。過去只有一種卡布奇諾,只有那個名字,就是那個樣子,但現在他們問你 300 個問題:要加糖的,不加糖的,用什麼樣的豆漿?如果將傳統的卡布奇諾咖啡與用豆漿製作的卡布奇諾咖啡進行比較,您會發現用豆漿製作的卡布奇諾咖啡要好得多。……人們認為你不能像用牛奶那樣讓它起泡。如果比較你所在國家/地區和義大利的豆漿,你會發現義大利的豆漿更多泡。所以讓它起奶泡,這是一種轉化。

所以很明顯,已經發生了轉化。事實上,〔豆漿打的奶泡〕它不會倒退,牛奶往往會倒退,豆漿仍然保持完美狀態。這就是已經發生的轉化。事實上,它不會回到原來的形式。普通牛奶有奶泡,但豆漿仍然有奶泡。這是一個轉化的例子。……

為了轉化它,我們必須使用一些能量。這是能量的累積或聚合的「見」(view)。這有點像在心中,這是與心一起工作的典型方式,所有這些專注、冥想和靜坐的方法,它們都是相關的,而且它們幾乎都在心的領域內。所有那些被叫做“寂止”、“奢摩他”等等。這有點像看著仍然美味且泡沫豐富的卡布奇諾咖啡。卡布奇諾咖啡就是一個完美的例子,它是白色的,又好又白,所以它就像是冥想典型換位(classic transposition)的一個很好的例子。……

我們有興趣看到那個看不見的部分,而不是最終產品。這有點像在說“你是怎麼做到豆漿能保持泡沫的?……這就是為什麼轉化必須精確進行的原因。但它是否及時發展並不重要,也不是不可或缺的積累。這就是上師所給的比喻的妙處。

(二)
你們很多人家裡都有電水壺泡茶,因為典型的佛教徒喝茶。……你把它放在那裡然後它就會開始加熱。但它如何做到?它為什麼會開啟?為什麼我移開水壺它會自動關閉?電流如何從其結構向上傳遞到水壺?你問過自己嗎?這是一個允許電流通過的磁場,在某些型號中有一個觸點,但在最昂貴的型號中,就像電話一樣,它是一個磁場。它們為什麼互動?因為我們說它們相互作用。

那麼磁場和電場到底是哪個?磁場就是我們;電場都是報身的表現。所以我們的身體就是水壺,而且它只有在我們往裡面放水的情況下才會起作用,所以如果這就是本體(essence),這樣理解transformer會容易一些,否則你可能無法理解它的關係。這就是為什麼上師總是說報身是具體的東西,而不是幻想。

所以,我們看到它沒有力量的問題,轉化是瞬間的,它不需要時間來發生。我們也許能夠測量它的大小,但我們對測量它的積累不感興趣。積累是在身體層次上測量的,這是觸發我們能量的另一種機制。但是為了遵循這個機制,我們需要有很多功德,通常這個想法在哲學上被轉換成功德的想法。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Re: 2023/05/12-17 義大利 Merigar 禪修營

文章yetijkd » 2023-06-28, 12:26

浩大工程,师姐真的辛苦了。
yetijkd
一般會員
 
文章: 35
註冊時間: 2015-02-21, 13:33
來自: 上海

2023/05/17 04:00PM 益西南開禪修營(10)-2

文章SW » 2023-06-29, 22:22

(三)
我們必須區分一切事物是與身體有關的規律,而外面的事物都與規律相關或受物理規律支配。這是我們得到的最好的解釋,但這並不意味著內在境相以這種方式運作。因為我們在外面看到的是一個維度,一個單一的宇宙,我們有一種錯覺,認為外面有一個三維的宇宙。因為它與我們的感覺器官接觸,並通過我們大腦作為三維空間的投射,而這種反射實際上與這個宇宙的旋轉方式相反。這讓我們了解二元觀或境相是如何運作的。

當我們使用轉化時,我們就像在兩個不同的領域中一樣運作。我們對一個進行操作是為了對另一個產生影響。我們希望我們的能量,不是以某種方式,而是以另一種其他層面可以理解的方式。

電流通過這些插頭,並以交流電的形式返回給我們。我們接收到這種交替的電流,因為最初有一個推動它的磁場,這會導致這種以50或60赫茲的頻率上下波動。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稱它為交替的原因,因為它先升後降,如此往復,正負交替。……不同的電壓,完全不同的行為。

那麼我們怎樣才能把那邊的東西變成另一個呢?因此,我們又一次擁有了一種儀器,一種具有磁場的工具,可以根據我們的需要對其進行排列,它被稱為變壓器。變壓器或充電器與不同的過程相關,但最終是相同的。無論如何,它正在與這兩個領域合作。

這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但它並沒有立即或多年來被理解。關鍵是我們利用我們的可能性,以便能夠與具有更多維度的宇宙互動。無論維數是多少,它都在同一個地方。因為這個地方就像時間一樣是一種幻覺,所以我們佔據空間的想法是一種人類的幻覺。

這就像一種新興的時間屬性,這種對空間的佔據。所以我們不能想像兩個物體在同一個地方,因為我們有這種錯覺。所以當我們明白我們需要與一個看不見的東西互動,並且我們獲得了某種能力來處理這個方面時,另一個方面就會自動顯現出來。絕對無關緊要的是形式。因此,如何描述轉化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過程本身。

所以形式可以是任何形式,但對我們來說奇怪的是,具有那種顏色和那些特徵的形式給我們帶來了不同的覺受。因此,例如,如果那個形式是本尊並且他有他的伴侶,我們就會感到一種性的覺受。也許現在它沒那麼管用,但在過去它非常管用。如今,它甚至可能會產生一些性別問題,這意味著時代變了。

所以這表示這是一個與時間相關的教法,所以它在心中,它必須通過心才能被理解。它無法被融攝,沒有即時理解、獲取知識的方面。所以我這幾天講的方法裡面說我們是直接融攝現實。當我們談到直接融攝時,我們是在心的層面上說話,而不是能量層面。所以法身,我們不表述,我們不改變任何東西,但正如我所說,要讓它發揮作用,我們必須完全放鬆,我們不能束縛任何東西,任何東西都不應該被強迫。

如果我們不能處於當下,我們就不能對應(align)所有這些方面,如覺知、即時觀察等,那麼我們就可以用能量工作。如果我們不設法保持當下並即時對應到剎那覺性的所有這些方面,那麼如果我們不管理這一點,我們就可以在能量的層次上工作。這意味著我們將自己置於更有利的條件下以進行理解。因此,我提到的那個現實,我們把一切事物放在一個絕對有利的條件下,而不是我們自己。

就像我們手機所需的電流一樣。現在它們大多是標準化的,但有不同的工具、設備可以在不同的電壓下工作。它們並不都是 5 伏,有些是 9 或 11 等。但它們都從同一個插頭獲得電流。因為有一個變壓器或充電器可以針對該電壓完美地調製它。因此,我們利用能量讓這些表徵呈現出我們需要的、我們可以想像的形式。

這就是為什麼以報身來修是一種不同的方法,但它同樣有效,〔法報化〕三個都很好。但是,如果將它們分開來看,那就不是大圓滿教法了。所以目標是讓三者同時存在,三者都有一點。因為這完全符合我們的本性或我們的本初狀態。而只使用其中一門是有限的,或者只是一部分。然後可能會發生完全的證悟或開悟只通過其中一門發生,它不太可能同時發生在三門上。在某個時刻,這三者中的某一個將以其特定的特徵佔優勢(prevalent),這就是為什麼可以有許多不同形式的開悟,但它們都是不同的,不是同一回事。

因為對我們來說他們有不同的顯現,他們有不同的外在現相,他們有不同的遺跡,他們有不同的形式。因為對我們來說形式是必不可少的。我們無法不考慮容器,因為我們是三維的。所以甚至是佛的想法我們馬上就開始討論容器是如何。但是,如果我們談到電,容器這個概念實際上並不適用。我們說的是電力的積累,而不是電力的遏制,它不像你用來阻擋水的大壩。

這是學校中使用的一種簡化方法,將電力與水壓進行比較。但是電無處不在,甚至在物質的每一部分的空氣中。物體變暖是因為它們帶有電荷。最後一切都是熱。而在密宗中,在轉化中,要點就是熱。……

例如,現在我們不是在古代密宗時代,你們中的大多數人可能都有電視。我沒有,但你們大多數人可能都有。但這個是等離子。它的成本是原來的10倍。……你問自己為什麼它被稱為等離子電視,你應該問問自己,因為我們想在轉型中了解等離子是如何工作的。它是一種特殊的能量,一種能量狀態。所以這肯定是與我們正在做的事情最相似的方面,但它必須是即時的。

等離子不需要半小時就可以完成它的工作。它非常快。否則你會看到慢動作的圖像。而事實上它是即時的,它是完美的,它達到了令人難以置信的頻率。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只使用阿努瑜伽的方法。因為我們已經扔掉了舊電視。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2023/05/17 04:00PM 益西南開禪修營(10)-3

文章SW » 2023-07-01, 23:01

(四)
因此,就三門的同時性而言,我們正在使用與整個教法設定相一致的東西。這是非常重要的,否則它仍然是一個抽象的想法,我們傾向於使用形式。例如,我們有一些非常重要的轉化階段,它們是加持(empowerment)階段,加持也是傳法的重要階段之一。同樣在這方面,我們必須明白我們沒有使用力量,這意味著允許閾值生效(allows a threshold to kick in)的不是特定的數量,它更像是一種授權。……

一方面我把我的能量用於與另一個維度的交流,我將我的能量用於與另一個層面或N個層面的交流,有些生命體的形態跟我們完全不一樣,但是不經意間他們發現自己在同一個地方。我們通過立體視覺看到它們,我們有兩隻眼睛,他們可能有三個,四個,我不知道有多少,這取決於他們的維度如何以及更有效或更適合。因此,當我們最終能夠以他們理解的形式傳遞或調節我們的能量時,他們也會與我們互動。

這就是它在報身層面的運作方式。所以這是完全不同的東西,我們沒有直接融攝,我們正在利用與所有其他層面互動的機會,但是有一個基礎,有一些領域,有一些東西可以讓我們做到這一點。例如,如果上師現在是完全不同的形式,我們必須與那個形式進行交流,但上師也以我們能夠理解的形式與我們溝通。

但是如果我們把手機直接接到交流電上,手機就會燒毀。所以無論如何我們都必須工作,以便溝通可以被調整(modulated),這稱為傳承。傳承是所有這些方面,加持是具體的……
否則,任何理智的理解或知識都會起作用。

比如說,我發現很普遍的情況是,佛法界有很多學者在講法。我發現自己處於那種情況,因為有一段時間我代替父親努力做到最好,這不是我在生活中喜歡的那種活動。我發現自己這樣做是因為有一段時間我在代替我父親,我盡力做到最好,但這不是我一生中喜歡做的那種活動。所以當我遇到很多人時,我也遇到了一些教授的學者,學習的人,他們活動的最終目的是發表文章和做研究。他們中的一些人對我說,“哦,我有我的禪修小組,我們做這個做那個。”顯然排除了可能存在傳承的想法,我說,“哦,太棒了,太棒了!”這意味著從一部文本中,我可以用我的時間能力,用我的心,發展出我心之外的東西。我很難相信這會發生。

就我個人而言,我覺得比起你能想像到的這些幻想想法,我更接近報身的現實。報身的基礎,而不是圖像,基礎,具體性,遠遠超過這些你可以從心中構建類似東西的幻想想法。在教法中,這就是所謂的「基」。通常藉著說,“好的,這是基,我們就是這樣完成的,我們就結束了解釋。”從那時起,上師說:“現在是你的責任了。”因為最終是由(身語意)三方面構成的這個基礎的轉移,或者至少有認識。所以我們可以在所有層次上與基礎一起工作,身語意的層次。據說你也可以根據你的情況只在一個層次上工作。

所以正如我所說,從確定性開始,基礎是非常具體的東西,所以睜開你的眼睛,你就會看到二元論,這是毫無疑問的,所以我們以我們熟知的東西開始工作。

(五)得到傳承的方式
正如我所解釋的,直接以心來做主要是融攝。當你有疑問時,有那麼多可用的材料,那麼多上師的教導,所以對任何一個方面你都有完整的教法和詳細的方法。如果你真的有這個興趣,你想來研讀,如果你沒有傳承,就多看幾遍錄影影片。(And if you really have this interest, you want to study, if you don't have the transmission, watch the video many times.)

(編按:Webcast 不定時會重播南開師當年禪修營錄影,可以多看幾場或幾遍,就可以得到傳承。)

針對該部教法的特定傳承加持,它聽起來是聲音和它的表現之間的關係,終究是以此方式完成轉化。問問在這方面比較有經驗的人,我敢肯定,一定有一份清單,說到對於每項修法,都有一個你可以諮詢的人。所以誰能告訴你怎麼唱,怎麼轉化,什麼是果的顯現。所以你看錄影,你就得到這個傳承,透過聲音,還有上師的語音,你便可以了解所有方面,然後你請求別人幫助你。因為傳承總是必須存在。無論如何必須有其他人,不是YouTube,你不能單獨一個人,必須有其他人或多人參與,這是基本的。這就是為什麼一起修法、繼續前進、一起分享、交流很重要,因為這就是生活,而大圓滿教法就是生活本身。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2023/05/17 04:00PM 益西南開禪修營(10)-4

文章SW » 2023-07-03, 22:37

(六)
所以合作這個著名的詞和大圓滿同修會幾乎像是同義詞,Santi Mahasanga 也是同義詞。……直到我們開始明白我們必須停止評判,我們必須停止衝突,我們必須成為一個同修會,所以在同修會內有很多錯誤,也有如此多的學習可以學習到什麼,並以能量來工作。……

每個人都在不同的時間,所以我們不能在團體層面上做到三門同步。因此,更廣泛的擴展共修,如薈供,讓我們一起處於同步狀態。

(七)
〔假設〕我們接觸到一些瑣碎的、完全瑣碎的、完全錯誤的事情,並且那有損我們的心智,修行大圓滿的人,能從那個東西中帶出好東西的機率是非常高的。因為他擁有如此穩定的基礎實體,以至於那個東西也將成為基礎的一部分,哪怕是最恐怖的東西,無論如何都會融入基之中。這是一種完全不同的生活態度,沒有一個人在解釋現實;沒有人在創造一種哲學,無論它是本體論的還是任何其他形式的。……

總而言之,我認為對於修行者來說,找到一個允許他們將這個教法付諸實踐的情境和時間是非常重要的,這與你所擁有的實相知識密切相關,所以你的知識越多,你的障礙就越少。因此,正如教授中所意圖的那樣,知識與基相關聯,而不是與我們面前的事物相關聯,或者知識是與我們使用能量的方式相關。

但是,沒有什麼比受到外部限制以及我們的整個生活和存在受到限制和限制更糟糕的了。可以肯定的是,不起作用的東西正在關閉,但它們是門,它們必須保持打開狀態。這是我們唯一確定的,這些門必須保持打開狀態,而不是收縮和關閉。這就是為什麼判斷是關閉這些門的第一個機制。

通過這些門,有些東西必須通過。當它們順利通過時,我們在這一側的狀態稱為放鬆。緊張就是那扇門半關的時候。彷彿有什麼壓力讓那東西的入口變得更加的強大了幾分。這就是為什麼當有緊張的時候我們會感覺更多,因為門已經被限制了。讓我們試著讓它保持美好和開放,這有點像說讓我們試著從現實中吸取一切,所以融攝就是讓事情雙向流動,並允許這種在外部能量和內部能量之間保持良好平衡的流動,就像滲透一樣。……

這就是為什麼學會認出錯誤,比試圖糾正或避免錯誤要有用得多。所以,這只是為了結束與同修會的意義相關的內容,並了解我們為什麼都在這裡。最後,我們請我們的歌唱家帶領大家一起唱金剛歌,然後我們做功德迴向。

(全文完)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Re: 2023/05/12-17 義大利 Merigar 禪修營

文章yetijkd » 2023-07-03, 23:13

感激不尽
yetijkd
一般會員
 
文章: 35
註冊時間: 2015-02-21, 13:33
來自: 上海

上一頁

回到 益西南開仁波切網路禪修營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