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係由南開諾布仁波切弟子私下組成的非官方論壇,不屬於台灣大圓滿同修會格培林,亦不隸屬大圓滿同修會轄下任何組織。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2015 清明意識夢中修行

本版係夢中具有清明意識,進而利用七倍於醒時之明性修持法門之經驗分享。限做夢者群組閱讀。

Re: 2015 清明意識夢中修行

文章blairan » 2015-09-12, 15:54

blairan的九月夢修日記

2015//9/1我的護法呢?
5:55AM
我用想像練習進入眼前是喜馬拉雅山的場景,山頂一大片都是雪,因為時間緊迫,我唸阿進入法界,有看到一個喜旋明点,我在那練習夢瑜伽,後來去找上師,上師在禪修營的場景,他一下變蓮師,我把上師和蓮師當成無二狀態,詢問為何我的護法都沒出現,他說:我的護法一直在旁協助,只是沒現身,他指著旁邊,有一位貌似霏姐的女子出現在我身邊,她說:我就是妳的護法,我心想:那是空行母吧?但我不想她長的像我認識的人!後來我問上師今天修什麼法,他解釋說了一下一寂忿百尊的修法,我们就開始修,修法中,頭頂忿怒尊顯現整個虛空。

2015/9/5出體前往不丹和法界修法
1:11AM
我眼前出現一處很熟悉的場景,很快我就融入它,馬上我意識到抽身回來轉出体,側身滾下床,發現我站在睡覺旁的床延邊,隱約可見到我在睡覺的自己,週圍還能看見一團團閃爍的彩光,我從左側的牆飛出去,閉眼心想要去上師那裡,睜眼馬上就到了,上師在不丹的地點,他說:小伙子!你來啦!(那畫面比清明還擬真),他說:好不容易來不丹玩,我帶你去走走,就拉著我,住很多台階和平房建築物去,左側都是綠蔭樹林,我们居於高處,右側都是階梯和平房。我說:上師,我要去法界修法了,他說:對,修法就要去那裡。於是我就"阿"了一聲,換景到了黑色廣大無垠像銀河系的法界。然後我修了曼達拉瓦,過程中,也有些不同顏色的彩光出現。修完又修界部的姿適,過程中,空性經驗比較多,處於空明狀態一會兒後醒來記下它。

**:**AM
醒了又睡,眼前有個影像把我吸了進去,是金龍寺,3D的環境有如親臨到場,佛桌上的小尊達摩問我昨天為何沒去上香,我說:抱歉,我忘了。今天一定會去。我看了看右邊觀音菩薩那裡,問祂有沒有要帶話回去給女友。祂說:大悲水的咒水要用溫的,呼吸平時就要練,不是打坐才練。打坐背要直。張天師又跑來我身邊揮舞著劍,此時我想到要出體,所以又回體,但太累了,所以又睡著了。

2015/9/6明空氣修的建言/香巴拉一遊
1:25AM
我利用夢的影像,唸“阿 ”專注回本體,試著飄出睡覺的自己,穿過房間到客廳,拉了一下抽屜,看了看牆壁的藍色帽子,然後往上飛出去這棟樓,飛到空中,我喊著要去找上師,場景就轉換了,我從天而降,來到上師面前。他跟我說:金剛乘的生圓二次第其實也是很好的,尤其是氣脈的修法有助於夢瑜伽,你可以嚐示修明空氣修來加強夢瑜伽的體悟。上師說完這段話,就說:今天就修法吧!我們先唸“阿”,然後唸“澳”,做了“阿”的姿適,眼前有些場域上的能量起伏,有點難形容,但我儘量保持融攝,一小段時間後又趨於空性狀態,我才醒來。

2:02AM
眼前出現一片白色的矮牆環繞著我,牆上有一張半兇惡的臉看著我,我立馬將她變成文殊菩薩,反正就變了,乾脆把牆上都畫成我想的起來的本尊,我用手指發出激光畫出這些本尊。我唸“阿”回到本體,試著從房間出去,飛上地球,我把上師變出來到我身邊,此次出體我要去尋找香巴拉,我和上師飛離地球後,瞄準西藏就俯衝下去,有一段時間,來到一個大草原,我用意念跟香巴拉國王溝通,香巴拉似乎是被一個透明的防固罩罩著,而且看不到裡面的世界,外面是大草原的偽裝。有兩個使者從裡面開了一個小洞,我們從那小門進去,似乎是通往異次元,進去香巴拉我們還花了老半天,穿過細縫很小的石壁,一直往斜上飛升,最後才到達香巴拉境內,我們先降下來到平地,看了看四週,和普通市區差不多,不過有些地方可看到地球的水晶圓球,我們飛到最上面,往下看,整個王國分成八個區塊,中間一個區塊被四週圍繞,我們發現怎麼都沒人,於是問了幾名女子,她們穿著薄紗,和空行母穿著很類似,身材,臉蛋都很不錯。她們說國王正在講時輪密續,於是我們被兩名士兵騎著飛天摩托車載到中央島嶼,那裡聚集很多人,那位國王像巨人,身白色,以彌勒菩薩坐姿講法,我想下次再來深入探訪,唸“阿”回到本體。

2015/9/7空行母薈供
6:17AM
我從一條黑暗的白色樓梯往下跑,發現這是夢,馬上回自己的身體,再試著出體,我飛起來,換景到法界,唸了蓮師七句祈請文,蓮師心咒等……,最後以,三門收攝蓮師,保任在覺觀中。再一次回到身體中,又離體,想起今天是空行薈供日,換景到空行勇父聚集的地方,主尊我看不清楚,但我努力觀成和上師無二狀態,我唸“吽”轉化成獅面空行母,然後大家一起唱“RAM YAM KAN ,OM A HUM”,“A LA LA HO ”,金剛歌,A HA MA HA SU KA HO..,後來我們吃喝,這次我喝白甘露,嚐味道,有股清涼,微甘。嚐紅甘露,甘味較重,喝下甘露,空性經驗比較多。再吃人肉甘露(拔辣),人頭裡我拔了舌頭來吃,我走向主尊上師,請求我在夢裡永遠能見到上師,應允後,全部景象融入我身。安住一會兒後,醒來記下今天薈供情形。

2015/9/9二度回家會家神/非人甘擾,降魔杵伺候,黃財神加持
12:00AM
起來夜尿再回床睡馬上身体有出体徵兆,我隨即從身体出来,但搖晃多次離体不易,靜待一下才成功離体,穿牆到客廳看兩隻貓,摸了一下它们,就住落地窗外飛去。半空中我換景回我家,一下就到大門口,穿門到大廳後,對老母娘問訊,並把這幾天那個乩身回我的話告訴祂,他說:那個人偶爾會通靈。我問老母娘有何须求,祂說:每天三杯溫開水,初一,十五也想吃水蜜桃之類的水果。我又問為何祖先,我爸和我祖父不在,他說:早就去投胎了。我告退回体。休息一下,又離体,穿过客廳直接換景到上師身邊,上師如往常說:你來啦!我把最近的想法用心意念傳達給祂,祂說:每個人的因緣不同,在夢裡見到上師是大家求之不得的,而且不断在夢裡和上師相見可以不断產生助缘,所以未来你只要入夢還是必須要來找我。我合給些建議.修法方面去"法界"修,心裡帶著我就等同我和你在一起。我請上師教導我在法界怎麼修法,該修什麼法。祂說:都可以修,例如:-六道淨化,寂忿百尊,然後就快速講解一遍內容,文道淨化法的內容和我醒時修的簡略版一樣,因為這已經是極精要的。寂急百尊又更省略了,"阿"轉化為金剛蕯埵,三個"阿"轉化心,喉,頂輪各有寂靜、喜悦、忿怒尊,唸"嗡 布弟其塔 馬哈蘇卡 慕那達度啊。嗡 如嚕 如噜 吽久吽。嗡 啊 吽索哈,然後金剛蕯埵心咒,百字明,處於觉观,我唸阿"進入法界狀態開始修六道淨化法,修完眼睛凝視前方,保持禪观一会兒。

12:50AM
本來想好好睡一覺,等待4,5點再出体訓練,閉眼沒多久,聽見一個尖銳聲,身体陷了一下,眼前有螺旋波,我注視著它被吸了進去,站在那螺旋波上,感覺像站在黑膠唱片上,對面來了幾個黑衣斗篷人,我告訴自己,在夢裡這裡我最大,然後變成莲師,口唸心咒,想起之前莲師給我降魔杵,我從心間拿出来,黑衣人馬上衝向我,我指向它们並大喊"呸",杵上有極強的藍光電擊它们,瞬闷化為灰燼。我想起去找黃財神,馬上就到了他面前,好大一尊,手拿吐宝鼠眼睛瞪大,一派輕鬆自在,感覺他並不嚴肅,反而是個幽默的本尊,我請求祂讓我生活沒有饋乏,祂拿吐寶鼠往我身上和嘴裡塞,我置身一間個人的房子,像閉關房,房裡嘴裡,身體充滿一切財寶。就這樣滿足的醒來。

2015/9/10增加明性的問題
前晚能做什麼會影響睡眠的事,導置精神昏沉,最後在早晨才有一次出體。透過夢屏進入夢裡,還是有點難進入,我變成卡雀瑪,飛起來並且變大。覺得時間不多,所以又回身體的覺知,出體到蓮師的淨土,從上飛下來,直接飛進蓮師住的蓮花宮殿裡,我把上師,頂在頭頂上謹見蓮師,蓮師好幾丈高,坐在法坐上,見到祂後我請求加持在夢瑜伽上的進展,祂三門放光融入我,加持我,有幾秒是在明空狀態下,忽然想起沒有明性的問題,用心念傳達再次請教蓮師,祂說:眼睛要凝視30cm處。
去找蓮師前,還是之後有去找過上師,也是提問同樣的問題,上師說:修法前唸個什麼咒,一大串我沒記起來,心想下次有時間再來問吧!於是我們共修上師瑜伽,處於覺觀狀態,唱快版金剛歌,結束,醒來。

9/11
6:14am
眼前一半開的推門,門裡面是一道白光,我走進去被全部的白光籠罩,一會兒我換景到上師那兒,他身穿紅色外搭背心,紅長褲,戴紅色鴨舌帽,他對我說:今天要給你光明佛母的精要灌頂,我想可能是因為今天下午要開始關於光明佛母的法會,於是我們唸“阿”,上師轉化為光明佛母,然後上師摩利支天三門“白紅藍”,,三光射進我三門加持我,第二次佛母化為三光融入我,並保任那狀態一會兒。我又回到本體,再出體回家問神明和祖先為何夢裡要求和家人擲笅的結果不同,祖先但有個代表出聲,聲音有點低沉雄厚,祂回應說:因為我有能力用這方式超薦祂們。又問母娘,祂說:祂是借觀音名號來渡生,別用異樣眼光看待。我回體再次出體,進入無場景的模式,開始修“益西桑特”,最後在明空不二的狀態下,唸迴向,醒來。

5:20pm
上師在講法,中午沒睡,聽到打瞌睡,眼前有臉書的影像,影片正在播放,知夢後,我跑進影片裡,結果是水中,沉了下,換景到上師正在講法的跟前聽法。

9/12心部精口訣
5:59am
站在一個大轉盤看起來怪怪的空間,怎麼進來我忘了,應該是直接入夢境,知夢後,我變成卡雀瑪,練習變大變小,飛天等技巧。找地藏菩薩,因為今天是祂聖誕,我意顯食物供養。然後心裡默念找上師,上師出現後,有一瞬間現白髮瑜伽士的樣子,有白鬍子,馬上又變回原來模樣,我以為要修法了,上師開口說話,說道:心部的寂止,分為有所緣和無所緣,勝觀是寂止到一定程度會出現像明點之類可見的境相,(不二狀態我忘了),當有境相處於不二就可以融攝。上師說完,我有點懷疑是我自己所想,但我記不起來心部和岡波巴四法的四個名稱,每次都搞錯。祂拿出一個米黃色大卷軸,我打開看,重覆剛說的內容。看完後上師說修法吧!我把祂融入我,開始修界部的哈姿勢,左手邊有梯型的明點出現,有點藍綠色,感知看見是二元,試著不帶判斷的融攝,明點瞬間與我無二。我又修了阿的姿勢,明空狀態的經驗比較多,在這狀態幾分鐘醒來。

9/13
4:32am
進入一個夢境,法標老師正在做龍桑八式,知夢後,我去找上師,上師坐在火山營大殿中央,但仔細一看,白髮童顏,我靠近上師,尋問心部教法細節,祂說:(隱藏.....)最後說了"三昧耶!甲甲。教授完畢,我換景去找很久以前的夢,有關敦珠法王,回到高中時期的夢境。敦珠法王一樣做在法枱上,這次右手邊多了睡覺法王敏令澈清,祂坐在低的法座,兩位法王同時講授要訣,敦珠法王唸"吽",然後唸了幾句咒語,好像是金剛手的咒語。敏令澈清法王則是一邊唸夢瑜伽的藏文偈子,一邊解釋淨光和幻身。我記得祂說:淨光的修持是在認識入睡到有夢之間,身體消融到沉重無知覺的過桯。幻身的原則是在醒時把夢的覺知帶入,夢時帶入醒的覺知。開示完畢後,我意識拉回自身,出體進入法界,修持界部,修習"耶"的姿勢,沒多久出現很多不淨相,剛開始有些覺得應該不會出現這些吧!?但南開師說過也是會有不淨相的情形。就此狀態下,保持了比平常還久的時間。

5:28pm
我在一條很長又有起伏多的鐵軌燧道中,知夢後,我延著燧道飛,似乎沒有盡頭,飛了一陣子,乾脆換景飛到燧道外,到了空行勇父聚集之地,進行滿月薈供,主尊是誰我忘了,我把祂觀成上師的本質,開始進行薈供,但開始沒多久,我便陥入昏沉,後面都不太記得。

5:22am
前一個薈供夢沒完成,接續。眼前一張白色紙上有一大堆黑字的問卷,我馬上收攝意念,出體到空行勇父聚集處,主尊是貢瑪德威,我把上師頂在頭上,有一瞬間場景轉到越量宮,但離我好遠,我飛過去,靠近那宮殿,自動搜尋薈供處。到了之前薈供場地,這次終於開始了。直接從"A LA LA HO"然後"MA HA SU KA HO""A LA LA HO"完,我看到自己的金剛身裡的脈姞,明點,然後知道要供金剛身,就這樣吃喝,還有餘供。都結束後,所有境相融入我,在明空無二狀態下,比平常久了一些,醒來。

6:25am
眼前出現超視覺境相,看起來不像我睡覺的地方,我知道這是出體的好時機,試著動手動腳,身體也有不自覺的震動,眼睛也試著向四處張望,但場景確實不是在自家,有點像病床前或實驗室。起身後,我飛向天際,換景到蓮師宮殿,我直接飛到宮殿裡謹見蓮師和二位佛母,我請示蓮師,是否能給予我未學過的法,祂說:能讓我解脫的,是界部和竅訣部,等我十月去授予且卻再給我細節上的教導。祂還說,我依這些教法要虹光身已經很容易了。我請求二位佛母加持我能證得無死長壽和不食的境界,曼達拉瓦佛母賜我一顆秋練吞下去。最後所有境相和三位本尊融入我三門,放鬆後,有一種感覺,似乎是在淨光中安住,不想起身,想繼續在這睡眠待著,很舒服安然,像在荷苞中睡眠。
9/14
11:24am
帶著阿的覺知入睡,眼前一片光明,認出是出體訊號,本來想以淨光來練睡眠,但還是離體了一下,飛在休息室半空中,再回來身體,但明光已經沒那麼明顯清晰,就此醒來

9/15
2:03am
隨著出體訊號,震動後試著出體但出不來,眼前有夢入口,伸手後隨即被吸進去,更換了幾次場景,但記不起來。最後一個是我在半空中往下看,很像故宮的地方吸引著我,旁邊都是綠油油的樹,我從正門飛進去,這之前我看了一下宮的扁額,寫著“紅色琉璃”,第一個聯想到阿彌陀佛淨土,飛進去大殿後,我看一下地板,軟軟的,會起伏,帶點紅黃透明。果然沒錯,是阿彌陀佛,祂正朝著我走過來,我們沒有對談。後來我唸阿,想去修法,但沒去成就醒了。

2:39am
我拿著壞掉變形的水溫開關,知夢後,轉清明換景到上師那裡去。我問上師有沒有要向我開示,祂說:心部修持要視情況而為。我不太懂什麼意思,但又好像知道,方法好像是唸阿這樣,不一定要坐修來修。後來我去法界,有龍薩黃字體的明點和一些五色明點光圈,唸阿後出現蓮師,唱了幾句七句祈請文,然後有沒有收攝我忘了。

6:12am
直接入夢,我在大樓林立的馬路上狂飆,然後的飛了起來,變大變小。喊著去找上師。上師又跟我說同樣的話。內容我記不起來,直接換景到法界,修了曼達拉瓦精髓,放鬆一下,醒來。

2015/9/17多杰尤登瑪的鏡子~問考試
5:40am
想像入夢,出現夢場景我旋轉固夢,但場景轉換,我想著上師,他在我面前出現,浮在半空中,場景是較科幻的大型球體空間,背後全是資訊庫,有點像萬磁王常去的那個球體空間。上師說:你來啦!。我迫不及待問上師,為何我這幾天無法覺知入夢。上師說:我修法要固定,放輕鬆,勿執著。隨後上師給我三門加持,應該是共同修法,唸“阿”後,上師轉為噶繞多杰,,再唸嗡啊吽放光全宇宙,再唸嗡啊吽,上師噶繞多杰融入我,我處於覺觀中。再次回意識形態,上師又出現我面前(這次祂現了個瑜伽士相,頂髻,白鬍,跟我之前看到的類似。)我問祂哪位?祂說:噶瑪林巴。我們繼續修界部,唸“澳”,唱界部金剛歌,做“葉 ”的da。過一會有明點出現,我繼續融攝,當我處於無二的狀態,明點和我沒有分別。再次回到意識形態,又修了心部,很快經歷四個禪觀,最後處於自圓滿。醒來。

6:10am
我置身菜市場,知夢後往上飛,回體再出體,想著去找多杰尤登瑪。一轉念就到了,我尋問祂,若我明年要考殘障特考機會有多大,祂拿出鏡子叫我唸嗡啊吽,然後看鏡子。我看到自己拼命唸書,連清明夢也沒了,可是卻沒考到。祂說:我沒機緣考上。我問:我現在耳朵這樣在公司很難生存,祂說:暫時的,等主任調走換人就會回到原來的樣子。祂拿鏡子碰了我一下頭加持我。醒來。

2015/9/18反報復的秦儈。上師皈依境
2:23am
和一群人參加旅行團去中國旅行,走到秦檜(中國宰相 )的塑像前,可是仔細一看,那個1秦檜跟我想像的不一樣,Q版的臉,大眼睛,前面一排人一齊對他吐口水。前一排的人走後,換我們這一排,導遊數到三,我們也一起用力往前吐口水,結果那Q版秦檜還蘊釀情緒要吐還給我們,我們趕快轉身就跑。走到下一處是白色石頭上的按鍵,參觀古人創作的石雕鍵盤,圓形按鍵鑲在石頭上,可以按下去,然後會自己彈回來,我在想那裡面有沒有彈簧?!要不然怎會自動彈回。然後看了旁邊,有半成品,石塊上只有鍵盤的窟窿。導遊似乎是在跟誰說(空氣吧)你再不把按鍵拿出來,然後怎麼的……(忘了),後來週遭的石雕球全部往下吸,又彈了出來。似乎操控者怕了,還真逗趣。

7:27am
我已身在夢中,忘了是什麼場景,我變成獅面空行母,持咒放光消除自身障礙,練習變多,變少,變大變小,轉換天地。換景去找上師,上師有很多眷屬陪伴,是皈依境的方式呈現,上師在中央,披著紅色法衣,和現在一樣白長髮綁馬尾,下方有一髻佛母,右上方有貢瑪德威,其它看不清楚,隱約有印象有金剛舞壇城。我走近上師,委屈的告訴上師最近都入不了夢,祂說:修行本來就有起伏,不可能一路平順,包括夢修也是。我想起我也持續個多月的天天清明夢,或許這是休息期。我回體再出體,頓入法界,開始修界部,唸“澳”完,唱界部金剛歌,做“阿”的姿勢,我分了一個身做“葉”,這次有許多大片明點,我也儘量保持無二的融攝。明點也頓時與我無二融合。我又轉場去多杰尤登瑪那裡,請求看未來的發展,祂給我看鏡子。我看見和現況一樣,沒什麼改變,但非常精進於修行。後來我請尤登瑪加持我使我夢修穩定。祂鏡子放我頭上,唸或唱祈請文加持我,音調有點像二十一度母禮讚。祂說:偶爾也要用骰子占卜,那也非常靈驗,有的解釋也很詳細。我再次進入法界,修了界部“哈”的姿勢,隱約感覺身體暖暖的,身體半透明,有彩虹光在微細身裡,然後迴向,醒來。

2015/9/19大圓滿明空偈子。明月淨信論
3:11am
發覺我在和人討論醫療上的事情,覺得我在夢裡,驗夢後我往上飛,換景去找上師,上師在半空中,在五色明點裡。祂口中唸唸有詞,說道:心靜澄明自然明,萬念俱寂永無定。我請求祂加持我能記住,於是祂導引我修益西桑特,最後空性中有自光明,並安住在那狀態。以上兩個偈子,當我在背誦時,明白這是大圓滿的精髓,當心澄明就會有境相出現,不單只是空。如果萬念止息,就像只追求止,這永遠都不是定。

3:41am
我在街道上和人槍戰,知夢後我變成蜘蛛人,像跑酷一樣,一直往前跑和跳躍,又變成綠巨人,鋼鐵人,玩膩了,換景去找上師,祂依然浮在半空中的明點裡,我頂戴上師然後去找蓮師,剛到宮殿上方,我往下看,可以看的清楚整個壇城的構造,我飛往蓮師居住的宮殿,壇城的正中央,祂端坐在中央,我請求祂加持我夢修之路無有障礙,祂把手放我頭頂上(加持前好像有開示安住在自然本性的樣子....我忘了),並要我唸蓮師七句祈請文,我一邊唱著,感覺我一被一股力量拖著開始在虛空中飄浮環繞著宮殿內部和在宮殿壇城外環繞,於是我又唸誦心咒,場景不見了,醒來。

2015/9/20明月淨信論=明光俱義續
6:20am
一入夢境看見眼前一大片金色的山,離我只有三公尺,我往上看有三尊佛像,一尊是蓮師,另二尊我忘了,有兩位空行母從右方天空從天而降過來,架著我的膊胳往上飛,途中,祂們說我的上師要講授佛法了,還不快去聽。飛了一段時間,到了山頂,我見到上師端坐其中,有很多空行勇父聚集,上師要我坐在祂旁邊。祂開始講授內容"明月淨信論,嗚呼~幸運的人們,您接受到大圓滿是非常幸運的。以嗡啊吽三金剛咒語能成就金剛身。聽到這裡,我怕記不住,上師說今天講授到這裡。我請上師加持我能記住,祂拿一張紙給我要我打開,紙上由上往下寫著"吽啊嗡"的藏文,我問這部論是誰寫的,祂說:吉美林巴。後來我唸"阿"放鬆,醒來。

6:31am
夢屏顯現超清晰的一堆繼電器,但我選擇出體,起初無法控制自己的往上飄到天花板,我想盡辦法放鬆自己,穿牆到客廳,直接換景去找上師。如同昨天的聽法場景,上師坐在我右邊,那環境看起來是山頂,有霧,這次去空行勇父較少。上師也顯現較瘦,肚子都沒了,穿著和現的相跟吉美林巴幾乎一樣,只是臉如同往常,稍瘦。祂說:繼續昨天講的。似乎上師知道我的問題,祂說:有些經續是不會出現在人世間,這部論“明月淨信論”也可以叫做“明光俱義續”,是吉美林巴在法身(報身 )所講。嗚呼!幸運的人們,能遇到大圓滿是無比的幸運。以三金剛嗡啊吽能成就金剛身語意。以下是實修的方式,唸“阿”,放鬆,觀三門嗡啊吽(白紅藍)配合金剛誦放光至全宇宙,再收攝回自身,再次嗡啊吽放光到全身,持續唸誦和加持淨化自身,最後一次要停止修法時,安住在三門上。這可成為虹光成就的助。我問上師要如何分辨夢裡所教的是正確的,祂說:在夢裡修一次,境相可以辨別真偽。我們照著修一次。放光加持自身的過程,我似乎變成彩虹,沒有形體的概念。修法完,上師要我把昨天那張寫有倒嗡啊吽的紙吞下去,我照做後,頓入法界修習界部,過程中有許多明點,但這次融攝卻沒很容易。修了一小段時間,我就迴向,醒來。

2015/9/21吉美林巴的承諾/生存遊戲
2:53am
在文創區裡,突然警覺在做夢,出體轉換到上師那裡請安,進法界修了一遍明光俱義法。

6:04am
眼前有流動活耀的五色彩光,非常清晰,意生身的眼睛一閉和彩光融合,張開眼後已經在一片白光中,我換景到上師那,祂從椅子上站起並走向我,拉著我說要帶我去走走,飛往半空中,換景到曾經祂說過的吉美林巴尊者的那半山腰洞穴。洞穴下方是一塊藍色透明的大石塊,,上面有龍薩標誌,我們往石塊右方上去,扺達洞穴後進去,見到一位年輕穿藍色長袍,有髮髻的小男孩,我一眼就認出是吉美林巴,因為上師曾夢裡來到此處見過祂。我對祂問訊。祂說:前幾天你上師教給你明月淨信論是我寫的,只能透露給有信心的人,未來如果還有興趣,我那還有一些續可以教交給你。我說:那真是太棒了。說完我請求加持,祂們在五色明點裡,要我融攝,在此刻我以“阿”開始,融攝上師和吉美林巴,開始修明光俱義淨化法。在最後一次“嗡啊吽”安住在覺觀時,又出現了許多明點,我都試著融攝它們。

6:27am
我處於農村的地帶,左方有一間農社,前方有點遠的房子有幾個人藏在牆角,我知夢後,槍戰即將開始,對面那些人對著我掃射,我也不甘示弱,變綠巨人衝出去應戰,可能本性使然,我覺得還是變成瑪哈嘎拉,分身很多成為一支軍隊,消滅他們。後來都消滅後,我回到安全線後方的二樓,看起來像遊樂場的等待台,覺得剛那可能是生存遊戲吧!?

2015/9/22白瑪瞪灯的攝生術
6:38am
夢屏幕出超視覺的超發角落,知夢後,我把夢屏幕融入自己轉為出體,從身體水平飄出後,直接換景到上師那裡。我爭取時間,直接尋問上師我想修依靠五大元素為生的攝取術,上師說:必須要先斷除吃肉,以蔬食為主,少食。祂說祂再想想要帶我去找有這方面經驗的聖者。於是我開始修法,先修了一遍明光俱義淨化法,接著又修蓮師祈請文和唸蓮師咒,最後上師蓮師三門融入我。在原場景中,我又把上師請出來,祂走出講桌,帶我去找貝瑪敦都,因為祂就是修持攝生術的聖者。到那裡後,貝瑪敦都都講了一些如何戒除食物,但我能量實在不夠,中途就退出夢境。


2015/9/23白瑪瞪灯的攝生術(2)
5:05am
心中觀想的大樂蓮師,但好像出現跳線座,我正在工作的樣子,認出夢後,隨即換景到蓮師跟前,大家準備好薈供,我們一起唱“阿吙瑪哈蘇卡吙”多次,我看到有些空行勇父已經在交合,天樂也已响起,有些空行母拿了酒和食物交給我,我左手拿酒右手拿食物,交叉於胸前,唸“阿拉拉吙”後,即享用飲食,而且還吃了頭驢上的眼球。薈供完畢,我請蓮師加持我夢修和修行上的障礙排除,全部境相融入我,保持了一會覺觀。之後便想著找南開師,上師似乎在等我,我問了昨天的問題,祂帶我去找白瑪瞪灯尊者,祂說,這還是要去找專家比較好。我們到了一條山路小徑,低飛一段路,往左方山壁進入,見到白瑪瞪灯後,我向祂問訊,即告知我想依靠不食生活,祂說:要先戒除肉類,少食,吃蔬菜。我又問:該從早餐或晚餐戒除,祂回:午餐。我接著說:可是女友煮午餐我不好意思不吃。祂說:那可以早餐吃一點,晚餐吃一點,但很重要的是早上必須修秋練。明白後我用“阿”進入法界,修了界部,融攝一個大明點,然後迴向。

2015/9/24白瑪瞪灯攝生術(3)再遊龍宮。前世今生
5:20AM
我在做麵包,知夢後、變為卡雀瑪,點拙火,看到自身的金剛身,有脈輪,然借把自己变大,換個強壯的身体。我想著找上師,上師已出現在我面前,我跟上師說:剛做了一個超清晰的夢,彷彿像現實世界分不清楚。他說:入夢唸"嗡哈噶嘛哈什麼的),就能變清晰,然後我请求加持,上師以三金剛融入我,我保持觉觀後,直接做界部的"阿"姿勢,發現明点變清晰,但融攝沒那麼容易,當感覺明點不是外在的概念時,它才融入我。這時我從身體出體,又再次到上師跟前,尋問昨天的攝生術。祂依然帶我去見的瑪瞪灯尊者。尊者說每個月到祂那一次,會給我丹藥吃下去較不會餓,也能保持營養,但最主要還是要修秋練。我吃下丹藥,覺得味道甘甜,順著進入禪觀狀態。最後請求加持,把一切境相融入自身。

我彷彿置身現實的家中房間,二表姐叫我起床,說繼父回來了,我有點震驚。因為繼父往生很久了,帶著一點疑惑往樓下走,他真的出現在我眼前,我快走到門外,因為有點害怕,他和二表姐追上來說,叫我叫家人回來吃飯,我心裡一直想,這是在作夢吧!好像還有捏鼻驗夢。

6:01am
上師直接出現在我夢裡的第一場景,我在原場景跟他聊天,好像聊說帶我去看前世。祂飛到天上,叫我跟著,有幾次我差點跟不上,後來祂像投原子彈一樣往下,離我越來越遠,我跟隨祂的方向直奔而去,當我仔細看時,我已身在一間大廳,坐著很多喇嘛,正在唱誦經文,後面我忘了。

6:19am
我認出是夢已經是在一條山林溪流裡,但特別的是我站在水面上,水面上也有高大樹枝陪襯,像是種在溪裡的樹,那時天色應該是黃昏,我靈機一動,沉入溪裡,往下沉沒有一點恐懼,我想去之前參訪的龍宮。有一處長滿青苔的大型宮殿越來越近,不留意之下我已經在宮殿裡,一切都和我之前看的差不多,我看見蝦兵蟹將,跟祂們虛寒問暖一下,但開始覺得沒動力和無趣了,就回到身體裡醒來。

2015/9/26
1:37am
原本入夢影像在達摩禪寺,眼前有高大半透明的祖師,佛案前顯得很乾淨,桌上沒什麼擺飾,突然畫面又轉到電氣室,我從放台車的角度往外看,驗夢後不管了,就往上穿破一切屏蔽飛上天,在此同時我變為卡雀瑪,看了看金剛身,變大小,變光明為黑暗,燃拙火等....,然後覺得練習夠了,到上師那裡,上師坐在壁爐前,顯得一派輕鬆,我想四週看看,我們倆在哪裡,但看不清楚,我再次驗夢,摩擦手掌,再往四週看看,好像是上師義大利的家,我開始和祂對話。我說:上師,我在夢裡是不是可以什麼都跟您說?祂說:你就應該無拘無束。我又問:在夢裡,您說的是否都是正確?祂回說:我是你潛意識的形成,我最了解你要什麼,所以回應的都是你須要的。我請求上師加持我夢修能順利,夢變得更清晰,入夢更順。祂說:把我用三金剛融入後,去修法吧!我唸"阿"放鬆,唱金剛歌,直到迴向。

2:08AM
有個聲音告訴我,夢屏幕是業力轉為可見動態的影像。哇!眼前有兩具紙紮的男女,穿著是陪葬用的發財裝,它們衝著我要抓我,我知道我身處夢中,將它們變為寂靜尊,它們又轉為生氣,我順應它們將它們變為忿怒尊,更靠近我時,則融入我身中,我突然變為十六世大寶法王,頭戴黑寶冠,有很多天女飛向我現供養,此時作夢的我,左手臂有東西咬我,我就醒來了。

3:##AM
我正在房間睡覺(自家),看見兒子要出門,起床馬上走到房門制止,問他為什麼那麼早出門,他回什麼我忘了,榮榮也在旁邊,我一氣之下把床塾旁的屏蔽裝飾櫃打翻,櫃上有魚缸還是什麼的,反正是玻璃,碎掉,割到兒子的氣管,瞬間他不能說話,我反應過來時,他已失去知覺,我有點心疼和後悔,幾秒鐘閃過未來沒他的日子,就這樣醒了。

4:11AM
接續上個夢,回到前一個夢面對它和修補。他焉焉一息,我知道這是夢,所以不緊張,用手掌發出強光來治療切斷的氣管,但我如何補都補不太起來,身體反而漸漸乾扁下去,我心想這是一場夢,我無有恐懼的面對一切後果。最後他回復到健康狀態。我轉換到上師裡,上師坐在白鐵的圓椅上,祂說:未來有惡夢都能當下以無畏心視一切如夢來處理。祂叫我看祂眼睛,散發著光束射向我眼睛,看了片刻,醒來。


2015/9/28南開師的指直。收服羅剎為護法。
3:13am
我身處百貨公司的某一樓層,看起來又像辦公大樓,我四處看看,但景像並不是很清晰,場景又轉換到那層樓的手扶梯,那手扶梯是往上好長的,我人是在手扶梯最下方,看上去至少有到六七層樓高的高度,我用飛的上去,但感覺飛的沒完沒了,乾脆用變的到南開師那裡,場景換到南開師那,祂超級高大,可能有十層樓那麼高,祂往下看我一眼,就縮小為正常的身高,身材很瘦,一樣白髮辮子,場景在灰白岩石的山腰。祂說今天要給予直指,講解了一遍,唸“嗡啊吽”後,三門種子字進入我三門,祂會喊“呸”。講解完即開始明性直指,當我處於覺觀狀態,祂喊“呸”我的意識得到更細微的昇華。再次回到剛的場景,上1師叫我修界部。我唸“澳”之後,覺觀一會兒,唱四句金剛歌,即以“哈”的姿適修法,過一會兒,全身有如拙火串燃,明性的光亮有如火焰在我視覺和知覺給予我經驗,在此狀態下一會兒,迴向,醒來。

3:47am
我和南開師兒子~益西南開一同前往找上師。上師在九人座上等待我們。我們上車後,車子穿梭在紅土山林間,上師說現在要去羅剎國降伏三個羅剎為1護法,是奉蓮師之命。車子突然停了下來,我們下車後,有三個忿怒羅剎從天邊過來,非常大隻,我想看清楚,但若隱若現,大概一個是全身紅色的羅剎女,另兩個只知有點像瑪哈嘎拉忿怒尊的形象,我看上師準備要去收收伏祂們,先用口頭勸告,但祂們無動於衷,於是我從心間拿出蓮師賜我的普巴杵往天上丟去,上師則變為降魔站立姿蓮師來收服祂們,我看了一眼益西師,祂顯現為欽哲仁波切,最後我的杵變成超大支由右往左貫串祂們,最終就這樣降伏了。上師命祂們三個成為我的護法,以三昧耶三次讓祂們立誓,並以封印。事後我請出祂們並尋問法名,我只記得一個叫“洛臣”,另二個我忘了。

2015/9/29菩提迦葉朝拜/淨光修持/界部修持
3:56am
觀五色彩球阿字放光收攝入空性而眠,開始自然光修習。過一會兒,感覺沉浸在光之中,安然而定,試著眼睛看前方,穿透了前方障礙,再往更前方看,鏡頭隨我意念拉近,甚至看到無盡的異地,而且非常精緻清晰,然後我又開始自然光睡眠,這次感覺經歷了無夢,有夢到無夢,念頭(夢)生起消退我都觀看不追隨,直到下一個夢生起。我在印度的攤販看飾品,我問攤販賣家,他說:這裡是印度。發現祂的臉是骷髏,我將祂轉變為什麼我忘了,反正變不恐佈的。又換景去找不食的人,請求祂加持讓我也有不食的能力。想說我已在印度,乾脆去菩提迦葉朝拜,換景去那裡。好多佛塔林立,我把上師請出來和我一起,然後去到釋尊當初成道的菩提樹下參訪。就在此修習界部,我唸“澳”進入覺觀狀態,有些不規則不穩定的光顯現,我試著融攝,但這次融攝並沒有很順,後來放鬆一會兒,醒來。

4:38am
夢屏幕很清晰的出現在眼前,看起來是考克之類的,我用出體方式去找上師,出體後我看自身是透明形體,從房間直接換景找上師,上師飄浮在虛空中的五色明點裡,裹著禪修帶,旁邊還有一些祖師。上師示意我修界部,我做了“耶 ”的姿勢,保持在覺觀一段時間。
最後由 blairan 於 2015-10-02, 14:42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blairan
一般會員
 
文章: 268
註冊時間: 2012-09-18, 09:35
來自: 台灣花蓮

SW四月份夢中修行

文章SW » 2015-09-21, 11:57

SW's Dreaming Report of April, 2015

整個四月我爸都在加護病房,我們每天奔波。乃至四月底等到我哥從大陸趕回來那天離開人世。

Summary:
出體夢:3


No. 651 2015/04/01(三)09:06AM(recorded 09'02") Dreaming: 污水溫泉

一個出體。我去以前的國小上課,不過從上樓梯就感覺不一樣,應該樓梯出來走廊左邊是水泥半高牆,變成都是牆壁。所以我想到:乾脆用飛的——飛得有點歪,再轉右邊走廊的時候,就乾脆衝出來。也不知道朝哪裡衝啦,總之眼睛一閉就離開了。

法界風很大,我一唸嗡阿吽便有點自旋。再來唸阿,都沒什麼反應。我突然出現在一個液體裡面,灰黑色的,所以嚇了一跳,不過很快景就消失了。我出現在一個車子裡,我在唱金剛歌,阿完之後唱的,因為我都攤著,攤著還有和聲,不過覺得歌太長了不想唱了,那和聲是男的聲音還繼續唱。他唱的歌詞自己改了耶,什麼「金剛地獄」!唱中文的喔?!我聽聽後來我就閃走了。

後來我感覺我仰躺著、屁股著地,水溫溫熱熱的,不過發覺是在一個像泡溫泉的池子裡,我也不理會,繼續唸這景就消失了。後來又出現在一個比較窄的靠右牆的一整條一個個水槽,哪有人溫泉泡這麼窄的啊?我旁邊差不多在大腿的位置,外面掛了一個像船的,有布覆蓋起來。

這窄槽的左邊是一條比較寬的河流,看起來像馬路,因為對面還有路邊停車,像是水漫起來。我手伸下去摸,水也是溫泉,那為何不在中間泡,要泡這個小的呢?所以我也不理會,就離開了這個景。

這時候我就來唸目前修的本尊事業咒。唸和觀種子字,觀想我都有做,不過沒有太特殊的感應。我出現在一個街道,半空中不高,我手腳並用的來飛。後來又進法界了,我四處抓都沒有抓到 partner,好不容易我抓到,ㄟˊ左右都有手,還有一隻手從我跨下伸上來抓我的肚皮,搞笑啊!所以三隻手。確定是 partner,拉上來,我說:「為什麼剛剛都找不到你?」他說他很忙啊在加班,後來看到電腦螢幕看到我出來,他才趕快出來。

他的皮膚蠻乾淨的,我說:「你是不是才剛洗完澡?」他沒有回答。後來我繼續唸這個咒,我忘記我們出現在哪了,這裡還有一段。後來遠方看到有海,蠻漂亮的海面,陽光照得海面波光粼粼。往海飛,像是碼頭有伸出去一個很長的棧道。所以我就拉著他衝出去,我怕我們飛丟了,所以我抓著他兩隻手,我好像一直都是在他右邊,左手跨過去抓他左手這樣飛出來。海中央有個白色巨大的的螺旋型雕塑,很巨大,大概像雪梨歌劇院那麼大,不過很像是一根很粗的白色的圓管繞的,類似像 DNA 的立體結構,不過一邊飛一邊在觀察,它就變成像房子了。我還一直在唸事業咒,後來就回來了。

No. 652 2015/04/04(六)10:30AM(recorded 01'35") Dreaming: 怪怪的咒

我走在國小教室,二樓還三樓吧,穿著初中制服百褶裙,比較短一點,上衣也是藍色明道制服。這裡重新改裝過了,所以走廊原來的半高圍牆還蠻高的、又粗,但我們以前的教室在樓上。我感覺屁股光光的,我把衣服拉下來一點,雖然有裙子遮著,其實也不會看到啦。

我想到樓上去看一下,後來走到樓梯,就像說:嗯?是誰在感受剛剛那個感受或走在這裡?所以我看到走廊底,窗洞外面有海,再看又有山什麼的,我就衝出來。本來是海變成山了,反正也不重要,景也沒了。我好像在唸綠度母咒啊?(應該不是)覺得咒怪怪的,我就回來了。

No. 653 2015/04/12(日)01:58PM(recorded 07'57") Dreaming: 結婚證書

一個出體,我正在唸咒,出現一個海邊的景象,不是很清楚,所以我放鬆,讓它再清楚一點。我沒有進那個境相,一開始我要掀被子,可是我發覺好像還沒有,以為是我物質身體的手在動,其實那時應該已經是夢了。我只好再等待一會兒,到境相又出現,那是一個海邊,兩邊礁石很硬,陰暗的畫面。後來我發覺我睡的左邊牆壁上有分離式冷氣的送風機,嗯?而且房間比較小,床是靠牆的,所以我就知道了,馬上下床。

果然這是台中家二樓小房間,我爸媽房門關著在睡覺,我進去看。一開始我以為只有我媽,發現我爸在右邊,左側睡臥,所以我就過去搖他,他還說了幾句話,我說:「爸爸,我們好喜歡你,你不要離開我們!」他說好。我拍拍他,把他被子蓋好,出來把門關上,到樓下去。

都跟以前一樣,到餐廳還有門,打開,哇!我覺得好像跟我想的是一樣的,漆藍色的,靠左邊牆上還掛了我們之後拍的全家福,當然那張照片拍時已經搬到新店了。我出來院子,開了很多花,但雨下好大,所以有一點積水。我朝紅鐵門衝出來的時候,雨打到我身上還很真實呢!

我一出來馬上就唸金剛薩埵百字明,沒有什麼回音,唸了幾遍,好像飄在一處也在下雨。後來我就來唸阿,我也沒有管這個景。然後出現在一處後,我又衝出去。這不是很暗的法界,我的四肢好像比較不靈活,以致於摸不到下方,我邊喊 partner,都沒見到人。後來我還是努力往下探,剛好我屁股下方有兩個圓圓的,摸一摸像手肘,不過沒有手指,像人家被截肢那種。我往下摸是手沒錯啊,後來他才把手指長出來。哦,是 partner。

我拉他上來,出現在一處好像也是下雨,像是山裡面的一個觀光景點。戶外有個登高的樓梯,我們上去眺望一下,爬樓梯時我也不知道這些遊客看不看得到我們。他跟我說,上次我們有一張英文的文件他沒拿回來,「是結婚那個嗎?」我說:「我也沒拿呀,而且這些東西也拿不回來物質界。」他說:「是啦,物質界的東西就不要了。」講到上次結婚證書,好像我們是夫妻了,我說:「不過有什麼用?我又很少出來。」

後來我們去另個景點,走另個樓梯上去,沒有到最高的觀景台,就一個小內院,地上一些條狀的鋪面。這鐵樓梯到二樓高而已,我覺得蠻危險的,旁邊上來一個男的帶小孩,看了我們一眼。後來我們走到室內一處,黑玻璃裡面是一個兩層樓高的高級餐廳,哇,牆壁上都是一根根大木頭,就像是把大樹直接剖掉來當裝飾,有七八顆到頂的大樹貼在牆面上。我說:「哇,砍這麼多樹!」不過也許是假的也不一定。因為我想離開了,在這邊我很不耐,所以我拉著他走了,不過後來就沒力了,消失了。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388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SW 五六月份夢中修行

文章SW » 2015-10-04, 17:02

萬物的本質是能量(也是空性),純能量沒有形色,形色是透過觀者(夢者)的詮釋。

夢境有很大比例是屬於偽裝的成分,即使南開師的清明夢,也會出現像是貢噶仁波切有戈瑪德威廟這類不合理之處(因為戈瑪德威不是貢噶仁波切的傳承)。一切都是顯現,多數出自潛意識和自己的詮釋,因此夢都是一種象徵,形象是次要的,不能按字面(表面)這樣來解讀,包括對話的內容,角色人物,場景情節。我們不容易弄懂夢的真正含意,但也不要表面去理解。有些場景是因為接收到其他行者的訊息而顯示出來的情況,有些是跟自己有關的代表人物,當然還有跟自己的執迷偏愛有關,這些都需要經年累月去瞭解自己夢的語彙才能略知一二。

SW's Dreaming Report of May, 2015

Summary:
出體夢:1


No. 654 2015/05/15(五)09:34AM(recorded 07'13") Dreaming: 掉到水裡

前面一個夢是,在外婆家沙發,他們裡面抬了一個老媽媽出來,她氣喘。沙發像一張床,花布的床,他們讓她躺平後,拿一個呼吸器給她吸氧氣。我去幫她拿兩個大枕頭把頭墊高一點,叫旁邊女的幫忙,但她沒有,我一個人把老媽媽抬高到枕頭上,然後叫老媽媽的兒子吧,有點年紀了,要氣喘噴劑,沒有趕快去買,她兒子也都不理。我說我也有氣喘過,他們都不理我。我手放她心窩,感覺心臟都一直扭曲變形跳好快,最後它就停了,所以死了。

我後來出來樓梯間,下樓,剛好碰到兒子從另一個樓梯間出來。因為我本來要搭電梯,嗯?覺得不對,外婆家在二樓我走樓梯就到了,我就退出來走樓梯間。兒子從一個簡陋的門出來,我再上去,二樓像是辦公室一樣,有好多房間,我不記得哪一間欸,走一個結果是辦公室,所以我就朝辦公室端點衝出來。

衝出來,我有唸什麼嗎?唸阿嗎?因為沒有怎麼唸,我出現在一處高速公路上,我坐在一個小推車裡洗澡,差不多離地一個桌子高。旁邊車子呼嘯而過,我自己的速度也很快。我得離開這個景,後來往前飛衝出來,我看到左邊有個崖邊,外面是海還是河,河中有一艘軍船,裝得滿滿的不知道哪一國的軍人,所以我就飛過去。稍微有點停頓,結果落在河中一個很大的礁石上。

再繼續飛,礁石的腳下有些軍人,我這時穿的衣服像是天女穿的吧,一邊做那種很優美的姿勢。後來我又衝飛,可是我飛飛好像往下掉。往下掉,我沒想到我會真的沈入河底,水蠻濁的,都是魚,再一直往下。哈,我好像吸到水了,所以我就唸阿,一唸嘴巴還進水,我唱金剛歌,一唱不是水都一直進來?當然我知道是假的,但是沒辦法控制這樣的境相產生覺受。

我以為我醒了,不過沒有。一唱歌嘴巴又進水,那我只好假裝往上游囉。因為也沒視覺了,就想像往上游、往上游,到底媽的出到水面沒有?不是我故意要感覺我在水底,而是它就這樣,我沒辦法,又沒醒,也離不開,我就繼續假裝往上游,往上游。後來出現在一個什麼球場吧,一個黑人站在我右邊,他以為我要跟他幹嘛,他就說他有事,還是他有伴。我沒這個意思啦,那時候出現在半空往下摸都沒人,partner 也不在,我必須要進法界(才找得到他),所以我又閃走。最後,進了法界,真的沒力了,就回來了。


SW's Dreaming Report of June, 2015

Summary:
出體夢:3



No. 655 2015/06/22(一)09:37AM(recorded 04'32") Dreaming: 中國古代的房子

一個短出體。前面很長的普通夢,我在一處,我家,三個初三2 的來補報到,幫他們一一弄,我找不到我的紀念冊。後來我的房間被一個白色櫃子擋住,移開一點。有一段回到房間想彈鋼琴,可是琴譜沒地方放,在找琴譜架,但鋼琴外又罩了一個白色的ㄇ字形,很大,就算了。後來出來,又來一個初三3 的,他說叫什麼名字啊,我幫他登錄,然後他們每個人都還有一個密碼。這裡恍神了。

反正,後來在客廳,六樓,因為我在唱歌,發現(在我鋼琴位置)有一台很舊的電視,正在放外國黑白影片,還有一台,好真喔!所以我遲疑了一會兒,就朝玻璃門衝出來。一出來法界,我就喊嗡阿吽,沒什麼回音,我也沒什麼能量,就開始自旋。我想很久沒出來法界碰到 partner 了,去摸摸看,果然雙手就在我屁股下方。不過他的臉好像蠻可怕的,橡皮糖似的軟綿綿的。而且我離他一公尺遠,我不知道什麼纏到嘴巴,覺得他的舌頭很長很長,跟蛇一樣鑽到我嘴巴裡。

所以我想趕快擺脫他,就閃走了。出現在一個蠻古代的房子,他們家很有書卷氣,很古啊!我進去看的時候,他們好多上師喔的照片,可能他們歷代的上師,都非常的莊嚴,所以我心裡生起很高的敬意。在右邊有個像圖書室的,不過門口弄了一個站牌不讓人家進去。所以那個站牌說,造成的陰影我都看不見,可我有些同學在這,看不到在講什麼,說我很愛錢。我想:胡扯!我就出來大廳。

他們正好抬出一個他們爺爺吧,已經死了,抬擔架出來,就在大廳面朝四合院格扇的門口。我看了一下,臉還好,但身體都黑了,而且有點縮小。我也不知道要幫他們做什麼,我就朝正廳正中間出來。一樣回到法界,我想到要唸阿了,唸一個阿,沒什麼回聲吧,後來就醒了。


No. 656 2015/06/24(三)11:18AM(recorded 04'54") Dreaming: 皇家最珍貴的馬

一個出體。我在家裡,突然警察叫我下去,出事了。我跑下去是台中家一樓,這時就知道是個夢了,就從後門繞出來,好像有人來砸。我爸媽都在樓下不過沒碰上,所以警察告訴我,是因為我爸的關係砸了什麼。我出來巷子看到我哥跟兩個小孩在車子裡,車子毀了,然後我家本來有五層樓的部分,剩兩層,弄壞三層,說是不能當三種什麼,像教育部還什麼部、什麼部,我想這也不是什麼很重要吧。後來繞到前門,一大堆人在那嘰嘰喳喳,我爸媽上樓去了。我在樓梯口叫我爸,不過我想來不及了,所以我就朝剛出來那一端很遠啦,這棟是灰色的大廈,衝出來。

我這次是唸阿彌陀佛心咒,很專注地唸,專注到一剎那我看到面前有個黃色的明點,沒有五色圈。後來我有點分心了,法界力道好強,有點內聚力,我也不害怕,心思集中在自心吧。後來我覺得太強,我閃開一會兒,手腳打開放鬆一下。

後來出現在一處,我看到一個門洞,望出去遠遠的有一匹馬,那匹馬脖子怪怪的,好像兩節,他們跟我說是皇家的最珍貴的馬。「哦,」我要去騎牠,所以我朝門洞跑出去。結果那匹馬在下方,這邊還有兩層鐵欄杆。我爬過一個,再用跳的,下面有個長方形水池,馬在邊緣,圍一堆人。反正我衝出駁坎後就用飛的,躍到右邊,那匹馬往前跑了,我在後面追牠,是不是用飛的,也搞不清楚。牠變成一個女的,綁頭髮還化妝,反正我就跳到她背上,叫她給我騎,我希望她變回馬的樣子,便喊了句:「Sarva Samaya!」這裡就醒了。

(SW:我不是很知道 sarva samaya 是什麼,所以醒來還去查法本確實有這句。)
〔註:SARVA SAMAYA 指所有誓言,出自 2012/07/08 10:00PM 龍薩教法:智慧空行母真實狀態精要(5)〕

(SW:我爸死後兩週才驗出肺結核,通報我全家接觸者受檢,只有我以一堆「疑似」的理由被衛生所開出紅藍單強制送醫治療。)

(資深佛友:嘉師說妳這個夢挺好的,無論是有關肺的檢查結果,還是夢到騎這個馬的話,都是業障已經消了一部分的顯現。)

No. 657 2015/06/26(五)12:59PM(recorded 04'11") Dreaming:嗡阿吽

一個出體。我跟一夥人步行,在高雄。走走,我也不知道剩哪些人一起走。經過一個岔路口,左邊是快車道,右邊上坡鋪了橘色的鋪面,但橫票,剖面一楞一楞的。我往上走,他們說是公車走的,因為都沒有標示,所以我們都無所適從。

有一幕走在路邊,在騎樓我想打給我媽,不知她跟上來了沒。因為那個「周杰倫」一直黏著我,我就說:「哎,你閃開一點,我要打給我媽啦!」我按手機按了半天都按不出來,我要按密碼,叫他閃開。好像不是這隻手機,所以我把舊手機塞左口袋,再掏現在的手機要按密碼,叫他閃開啦。反正也很難按,不大會玩。後來在一個騎樓,是外國建築師蓋的,很多飛扶壁,像是倒 L 型,下面騎樓天花板不高,上面還在施工。

後來晃神,他們也不見了,我變成在一個大草皮中間,不少隻貓狗朝我跑過來,可是牠們有點像幻影,不是很具體。所以,有幾隻過來我就把它壓住,像打電玩這樣,一來就把它們掃開。後來,天色有點兒黑了,我看到遠方接近地平線的天空有一抹橘紅的彩霞,沒多想,我就朝面前衝出來。衝出來我就來唸嗡阿吽,一直唸。後來掉到一個普通夢,所以醒來後很久才想起來。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388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SW 七八月份夢中修行

文章SW » 2015-10-18, 20:29

SW's Dreaming Report of July, 2015

Summary:
出體夢:1


No. 658 2015/07/20(一)11:33PM(recorded 02'52") Dreaming:短出體

前面一個夢好像在講什麼事情,然後飛在一個很大的水面,像是天女這樣,不過恍神掉了。我回到床上來,我以為是直接出體,便試著起身,從床尾下來,也不大確定是夢體嗎?結果門在左邊,是我台中家小房間。我馬上出來,看到我媽房間手把上掛了一個紙條,寫「父病」還是什麼,我聽到祖父房間冷氣轟隆隆的,我趕快進去,其實是沒必要啦,但還是迅速地爬上去把窗型冷氣按停。然後打開我媽房間,鋪著米色的被單,左邊拱起一個人。我把被單掀開,一看,是我爸,他的嘴巴貼著醫院的膠布打了一個叉,嘴巴部分貼小小的像OK繃,我把這些撕掉,他就驚醒了,我連忙跟他說:「啊,沒事、沒事!你沒事啦!我很快處理一下。」

我要走了,所以我回到小房間,從陽台門衝飛出來。我趕快把握時間,不然我體力也不夠。果然出來之後,我唸好像上師心咒吧,唸沒幾聲就回來了。

SW's Dreaming Report of August, 2015

Summary:
出體夢:1


No. 659 2015/08/11(二)11:32AM(recorded 07'04") Dreaming:我爸出現又不見了

一個出體。前面騎個摩托車,結果是高速公路對方車道,我想難到我要把車扛過去護欄?後來恍神,我想辦法從下面穿過去。這邊高速公路右側下方有一條窄巷,巷底左邊有戶住家,它居然長了一顆大蘋果,還削了一點皮。我再仔細看,那是水泥地耶,只長一根。然後下面結的是西瓜,也是水泥地,它直接從牆壁出來,我想牆壁後面可能是土吧?不然哪有辦法這樣長!

下一個夢剛好又是這個景,像照片,不過巷子比較寬。再下一個夢,我跟我爸走到巷底右邊出去,它有個鐵欄杆,欄杆外是平平的水面,像個湖。欄杆前有個小排水溝,我爸跨過去扒著欄杆,我踩過一個中等大的石頭扒在上面去看風景。風景是不錯啦,不過近處有兩條死魚,一隻大的四十公分就在面前,牠嘴裡還吞了一袋垃圾還是食物,我爸說:「牠還沒吃到就死了。」牠身後不遠還有一隻大魚,嘴裡則是一條紅魚,20cm 大,也是吃在嘴裡就死了。

其他的風景……因為剛好在高速公路下,一恍神,我爸不見了,他剛站了欄杆上掛了一件白色短袖深藍邊和深藍領的 Polo,我想是不是他的衣服啊?拿起來比,好像又不是。右手邊有一道橋浮在水上,有個男的擦肩而過,我才剛走上橋就有點風雨淒迷的感覺,涼涼的。我回頭問那男的:「你剛有沒有看到我爸在這兒?」他說沒有。我往前繼續走,不假思索就衝飛出來。

一衝出來,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唸什麼,似乎是上師心咒,算了來改嗡阿吽好了,一改嗡阿吽就急速旋轉。因為很久沒出來了,我把三種子字觀仔細一點:白嗡、紅阿、藍吽,稍微想一下光散佈全身,就一直唸。後來轉轉,我好像回來了,我拿出錄音筆。我在原來的湖邊拿錄音筆錄,欄杆外有兩個老先生。我還看一下我的錄音筆有沒有閃紅燈(錄音中),本來有後來看沒在閃紅燈,我走出來,那個湖已經變成草地了,有陽光,所以我趕緊又衝出來。

正衝出來的時候,我突然想到唐望的看手,一看手,本來已經在虛空當中,就急速臨時變一個景給我看手,我看到手下面是沙地吧,所以就有一點顛簸。我不管了,趕快在虛空中唸幾個阿,也不是很放鬆,就來唱金剛歌好了,因為又開始有景了,我大概在一處半空中,陽光還不錯。我唱搖滾扳金剛歌,還有合音,而且他們唱得比我快幾秒。

前面我就感覺好像有人抓著我的腳踝,我的腳心好像怕癢,我怕一癢我就醒了。所以我把他拉上來,一開始兩手好像大麵包一樣,然後也沒有頭吧,anyway 我就一直像抱枕頭一樣抱著他。出現在一個室內的籃球場,一些人在運動,我看到他的頭了,我們很久沒見了,所以笑一笑。長得還可以,像藍正龍這一類,他本來也在跟著唱金剛歌,可是後來在唱像南開師唱的藏文小調。後面搖滾版我本來就不大會唱,就唱原版,唱到 GHURAGHURA 前一句,我就回來了。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388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上一頁

回到 清明意識夢中修行 Dreaming Awake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