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係由南開諾布仁波切弟子私下組成的非官方論壇,不屬於台灣大圓滿同修會格培林,亦不隸屬大圓滿同修會轄下任何組織。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跨界夢修相關書籍摘錄(3)

Being-in-Dreaming、The Wheel of Time、The Art of Dreaming 等書札記、摘譯與翻譯;個人夢修心得整理。

【普巴札西仁波切講解明增得三光】(1)

文章SW » 2018-06-01, 21:04

從西醫當前認定死亡的症狀來說,外隱沒次第呈現以後,從外面跡象上看“心臟跳動停止了,呼吸也停止了,人就死了”,但是我們佛教不認為這是真正的死亡,因為還有個內隱沒次第。

外隱沒次第階段五根已經斷了,亡人的身上呈現不了還活著的跡象,他本人已經沒有感覺了,呼吸和心跳等等也都停止了。在亡人的感覺裡,內隱沒次第時呈現了明增得三光,就好像“只不過是身體麻木了,但精神好像很正常般的”,就會進入另一種世界,就像夢裡一樣。夢裡你的身體還躺在床上,你的思想已進入了另一個世界,那時就會呈現明增得三光。

死亡以後身體和神識還沒有分離,神識在身體當中像暈過去一般,與活著的時候不同之處是沒有活著的跡象,就是一個屍體,但是他的意識還沉溺在這個身體當中,心和身體還沒有分離,這也是高原地方人死了要停放三天的原因。

三天后第一瞬間的境界就叫意識融入虛空,有一種白色的光會呈現在亡人面前,那時候若要是有見解者(比如說平常修上師瑜伽,我們修禪定,若要是有很好的覺受者),這個時候執受這個禪定就可以獲得解脫。

這個時候能解脫的話,他可以帶走十萬個眾生(身上有十萬個他相續的細胞,就是醫學所說的各式各樣的細胞,有十萬個細胞。這個細胞和我們的神識不是一體的,各自有各自的神識)。當他成就的一瞬間,身上十萬個細胞跟他一起成就了。他成就的一瞬間,可以帶走十萬個眾生同時成就,還可以在六道中陰當中帶上三千個有緣的眾生同時成就。

這時候(指三天後),從悶厥中一醒來就叫意識融入虛空,有見解的人就能執受這個見解,大概在三天左右的時間和五天左右的時間就成就了。若要是不能執受這個禪定,這個白光像流星一般一瞬間就消失了,這時候身體和神識就要分離了。

除非在第一本淨解脫階段以上(即生成就和第一本淨解脫)明增得三光是不會呈現的,但是這個見解必須要很高,也就是說你在生前已經完全開悟了,不是覺受而是完全開悟者,那在你面前就不會呈現內隱沒次第。即便有外隱沒次第,但是不會有內隱沒次第。這是第一本淨解脫。

但是生前見解還沒有圓滿赤裸者,可能就要等待著第二本淨解脫,那明增得三光決定會呈現。對於一個上品或者虔誠的弟子來說就是“執受自性”,非常非常重要!若要是執受不了自性,那個時候白光像流星一般,一瞬間一切都會消失。若要是從中醒過來,甚至執受這個見解(從而解脫),一切都取決於生前時候(的見解)。

但若要是有禪定的見解,知道一切都是虛幻的,執受這個見解,無論什麼樣的形象,對他來說都不會造成一絲毫之損害,因為心永久都是平靜的。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391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普巴札西仁波切講解明增得三光】(2)

文章SW » 2018-06-01, 21:05

若想獲得如無死蓮花生大師一般的成就,證悟見解必須達到晝夜一如。若做不到這一點,但已具備開悟之見解,並且在三種不變密意相夢境中達到中品(認識及轉變夢境)及上品(夢光明),即可在第一本淨獲得解脫。也就是說,在臨終的時候,無需禪定夜,只需幾秒鐘,最多幾分鐘,就能成就。但若沒有證得相應見解,便不能在第一本淨獲得解脫,此時會陸續呈現內隱沒次第即明增得三光。

此時五根識融入意識,遠離所取粗大分別念,名為空之光明;心呈現清明,亦名智慧之光明。明相呈現時,眼前一片白。如前面例子所講,我躺在手術臺上呈現明光時,眼前白茫茫一片,好像進入了一個白白的房間,除了白色什麼都看不見,並且持續了很長時間。當時不能以我們現在的時間概念來衡量,完全是另一個境界,所以感覺持續時間很長。這就叫明光明。

白光呈現很長時間後,由臍部來自於母親之紅明點快速上升至心間,外相如同日光普照朗朗晴空般出現紅光,一瞬間又變成鮮紅的一片,連微塵許的其他顏色都不存在。不僅臨終時會如是呈現,相信在座的許多弟子修行過程中也有這樣的覺受。

但要記住,我們能否執受這些光明,完全取決於你對外境是否執著。一旦執著白光、紅光,就失去了成就的機會。因此,當時必須斷除一切執著。

呈現明增得三光時,會呈現樂、明、無念三種覺受。白光呈現時,會產生明覺受,感覺非常清明。紅光呈現時,內心會呈現樂覺受,寂滅智慧之自性四十種貪分別念。這個境界叫做光明融入增相。此時意識融入染汙意識,遠離能取粗大分別念,名為空之光明;心呈現極其清明,名為光明增之智慧。

接著清淨白紅二種明點於心間相遇,其神識亦融入二者中間,外相猶如黑暗遍佈清淨虛空般出現黑光;內相生起無分別之覺受,滅盡七種癡分別念,謂之增相融入得相;此時染汙意識融入阿賴耶,遠離一切極其微細之二取分別。第三種光——黑光呈現後會滅盡七種癡分別念,遠離一切極其微細之二取分別。大空性光明遠離一切相狀,心已消泯,故稱為得之智慧;後於阿賴耶無念境界中,漆黑一片突然昏厥。

即便平常自詡見解有多高,如果不能在第一本淨獲得解脫,一樣會呈現明增得三光,並在黑光呈現後,像平常酣睡和悶厥一般,什麼都不知道地暈過去,暈厥時間不定,一般持續三至七天,多數是三天。

在條件允許的前提之下,這段時間儘量不要挪動身體,因為神識還沒有完全從身體中分離。現在高原地方依然保持這個傳統,三天內不動亡者身體,目的就是為了讓神識與身體分離。在此過程中沒有成就的機會。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391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普通夢的防火牆】

文章SW » 2018-06-02, 21:43

回到「『做夢』(Dreaming)確實是件危險的事」。唐望說:

「你不懂是因爲你堅持用你的所知來思考夢,也就是發生在我們睡眠期間的事:而我堅持要給你另一種說法:夢是通往另一感知領域的入口。通過那入口,會有陌生的能量溜進來,然後我們的腦或心或諸如此類的,便把那些能量變成我們夢的一部分。」(《做夢的藝術》p. 44)

【普通夢的防火牆】

「只有在普通夢裡,事物才沒有道理可言。我會說這是因為普通人對於未知的圍牆比較大。
Only in average dreams are things nonsensical. I would say that this is so because average people are subject to a greater barrage from the unknown.

普通人有極強大的圍牆來保護他們免於這些衝擊。這些圍牆是由譬如掛慮自己(亦即自我)所形成。但圍牆越強,攻擊也越大。
Average people have stupendously strong barriers to protect themselves against those onslaughts. Barriers
such as worries about the self. The stronger the barrier, the greater the attack.

相較之下,做夢者的圍牆較少。似乎做夢者的夢中沒有無意義的事物,也許是為了讓做夢者能發覺『斥候』的存在。
Dreamers, by contrast, have fewer barriers in their dreams. It seems that in dreamers' dreams nonsensical things disappear, perhaps to ensure that dreamers catch the presence of scouts.」

(Carlos Castaneda《做夢的藝術》p. 103-104)

在做夢第二關之後,要去練習分辨夢中事物是自己能量的投射,還是屬於外來的陌生能量。對於由自己能量投射而成影像的部分,你確實可以施行夢瑜伽中變夢等一系列操作;但若屬外來能量,恐就不是那麼回事,故要能認清情勢。

不過回過頭來談談所謂的「防火牆」,就是因為防火牆高築的關係,清明夢者自為是夢的主宰,能夠為所欲為,反過來說,這也相當危險,哪天踢到鐵板也不一定。

一般而言,做夢的層面是何情況?


「中介層面有時被稱為靈界,是微細能量、微細知覺和微細物理過程與生命的範疇,是超視覺和通靈現象(如超感官知覺、預知未來事件、知道前世事件等)的層面,也是各種無形實體存在的範疇,比如善靈和惡靈、大自然的靈體、鬼魂,以及剛離開人間的靈魂。這個層面包括我們的微細身體(通常稱為星光體 astral body 或以太體 etheric body),以及靈氣的知覺、脈輪和微細的能量場。這個層面也是巫術的世界,包括善良崇高或邪惡低劣的範疇,巫士的旅程就是進入這個層面的各種領域。」

(Brant Cortright《超個人心理治療》p. 46)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391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空性的感受先要體現在夢中】

文章SW » 2018-06-03, 16:09

雖然已經知道:過去的心不可得、現在的心不可得、未來的心不可得,一切皆為空性的一些真理,但是這個空性的感覺並不強烈,原因是什麼?主要體現在夢中。平常我就問很多修行者們:你晚上作夢的時候,在夢裡幾次知道夢是虛幻或虛假的?都說:好像不太知道啊,平常是一直往這裡去發展,夢裡就好像沒有這種感覺。這就說明,你平常所瞭解的空性,基本上如同貼個標籤一般,感覺並不強烈。

感覺一旦強烈的話,晚上作夢的時候,隱隱地會有這種感覺是特定的。也就是說,夢裡頭你就能知道夢是虛幻的。知道夢是虛幻,即使可能改變不了一切夢境,但是知道夢是虛幻的,到時可以行善的,甚至修習禪定等等,能做這些善行。但是這個呢在我們很多修共同觀察心之來住去的弟子當中也有的,但是極少。這也是我這一段時間,為什麼沒有繼續往下講解的原因。

成熟口訣法可不是光講就能萬事大吉,而是你必須要修出,每到一個時候就要修出什麼樣的法,我才能給你一個很好的印證。仁增噶拉多傑跟文殊友道出無上竅訣大圓滿,樹立在三個要義當中,第一印證知見、印證見解,那現前所講解的按照次第都得要有為你印證,你見解都沒有,印證什麼呢?你說一切空性,我也說一切都是空性,那不就是在騙人嗎?你在騙我、我在騙你,最終得到的就是一個騙局,沒有多大的意義的。要修出來的!修出來,到後期再給你印證見解,就好印證了。

——普巴扎西仁波切

(謄打自:上师瑜伽导修之正行精要-7:序6-趋入真实智慧)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391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做夢的第一關】全部重點

文章SW » 2018-06-10, 23:14

簡言之,達到做夢第一關是夢中知夢(最好是知道自己在睡覺),然後能控制住夢中的影像不要變來變去就算過關了。(所謂的控夢,不是把 A 變成 B 才叫作控夢,而是夢保持穩定,)這需要訓練出一種淺嚐即止的習慣,不需要沈溺在同一個夢場景太久,時間有限啊!(至於如何把握夢中所有時間,下一章、下一關再談。)

【做夢的第一關】全部重點

藉由覺察到我們正在睡覺,我們抵達做夢的第一關。一旦我們抵達關口,我們必須藉由能維持住夢中任何事物的景象,來通過第一關。

"We reach the first gate of dreaming by becoming aware that we are falling asleep, or by having, like you did, a gigantically real dream. Once we reach the gate, we must cross it by being able to sustain the sight of any item of our dreams."

為了彌補夢的幻滅特質,巫士發明了出發點項目(譬如看手)的使用。 所以一開始不要在你夢裡看太多東西, 只要影像開始變化,而你覺得自己正失去控制時,就回到你的出發點項目(看手)並重新開始。

In order to off set the evanescent quality of dreams, sorcerers have devised the use of the starting point item. So at the beginning don't look at too many things in your dreams, as soon as the images begin to shift and you feel you are losing control, go back to your starting point item and start all over again."

發生在做夢者身上最驚人的事,就是達到第一關時,他們也達到了能量體。 它是肉體的對等部分,由純能量構成的類似鬼的型態。既然它是純能量,它可以表現的行動超出了肉體的可能性。 (p. 46)

The most astounding thing that happens to dreamers is that, on reaching the first gate, they also reach the energy body. It's the counterpart of the physical body. A ghostlike configuration made of pure energy. Since it's pure energy, it can per form acts that are beyond the possibilities of the physical body.

做夢是藉由慢慢地鍛鍊能量體,調伏它、使它變得靈活協調的藝術。 透過做夢,我們練就能量體成為一個能夠感知的單位,儘管受到我們感知日常世界方式的影響,它的知覺卻是一個獨立的知覺,有它自己的範疇。
Dreaming is the art of tempering the energy body, of making it supple and coherent by gradually exercising it. Through dreaming we condense the energy body until it's a unit capable of perceiving. Its perception, although affected by our normal way of perceiving the daily world, is an independent perception. It has its own sphere.

(《做夢的藝術》第二章完,pp. 45-47)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391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執著外境便失去解脫機會】

文章SW » 2018-06-12, 23:47

帝洛巴說:「我的弟子,不要給予境相太多重要性,不是境相有錯,而是執著,問題由此產生。」(2010/10/01,南開師禪修營聽講筆記)所以對夢中所現境相,不用太過執著,也不需過於關注。

【執著外境便失去解脫機會】

我們先舉個例子:在臨終的時候,即生解脫的,第一本淨解脫的,第二本淨解脫的,法性中陰四次解脫的等等,每一個無論你以上修行過或沒有修行過,它都有機會的。為什麼一個成就者在這樣的機會當中,能把握住這個機會而能成就?而凡夫把握不住這個機會的,就失去了成就的機會,最終還是流轉到輪迴當中呢?不是說沒機會,就是在他的面前已經失去了機會。

比如每當我們修學過程當中一再強調的,無論呈現什麼樣的形象,無論身上有什麼樣的感覺,時時都應做到不要去執著於它的,不要關注於它的,成就的機會就在於這之上。當時在你面前呈現不同的形象,可能這些形象往昔見都沒有見過的,當一呈現在面前的時候,凡夫容易去執著於外境,去看:這是誰呀?這是什麼?這時候成就的機會就消失了,由於你執著於它的緣故的。那麼成就者由於前面修學過程當中,多多少少有些感覺,當這些顯現呈現於他面前的時候,能執守本體,所以達到境心一如狀態當中,會把握住這個機會的。

所以我們現前在生活當中,也會有很多很多成辦解脫的機會,也就是當自己煩惱熾盛、遇到煩惱的時候,若要是把握不住這個機會,失去正念、忘失正念的話,那麼這個成就的機會在你面前已經消除了,沒有了。本來是一個成就的機會的,但是對你來說,已經沒有了這個機會了。

——普巴扎西仁波切

(謄打自:上师瑜伽导修之正行精要-12: 意要发菩提心、共同外前行、人身难得)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391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整飭生活,收刮能量

文章SW » 2018-06-30, 23:01

做夢需要能量,或做夢者需要節省能量,因為對我們已經老生常談,故沒有摘要出來。唐望團體有做夢者和潛獵者兩種類型的巫士(兩種不同的學習途徑),唐望曾說做夢者需要被保護在最核心,一則是他們很敏感,二則也應該是能量考量所致。

是故我不認為一個夢修好的人,整天在外面趴趴走,社交應酬一大堆,還很聒噪,這是不可能修得好的。若長期不改善自己的生活模式,那麼永遠不要寄望做夢能帶來什麼突破性的進展。做夢者都是能量的小氣鬼。


以下節錄,是我校譯的,就不附英文了:

【整飭生活,收刮能量】

他再次重申,以刻意的控制達到做夢的第一關,是到達能量體的一個途徑,但要保持住那個成果,則完全基於能量而定。巫士以更聰明的方式,重新分配他們所擁有並用來感知日常世界的能量,才得到那份能量的。

當我央求唐望解釋得更清楚一點時,他補充說,我們都有基本能量的既定量,這數量就是我們所有的能量,而我們把這些全用於感知和處理席捲我們的世界。他重複好幾遍作為強調,我們沒有任何地方再有多餘的能量,因為我們可用的能量都已預訂,沒有一丁點留下來讓我們用於任何特異的感知,譬如做夢。

「它留給我們的在哪?」我問。

「它留給我們為自己四處尋找能量,從任何我們可以找得到的地方。」他回答。

唐望解釋說,巫士有一套搜集的方法。他們藉由去掉任何他們認為在他們生活中不必要的事物,聰明地重新分配他們的能量,他們稱此方法為巫士行徑(sorcerers' way)。實質上,巫士行徑——如唐望所說的那樣——是一系列應付這世界的行為選擇,這些選擇要比我們先祖教導我們的更為明智。透過修改我們面臨活著的基本反應,這些巫士的選擇被設計來改造我們的生活。

「那些基本反應是什麼?」我問。

「面對我們活著有兩種方式,」他說,「一種是向它投降,不是默許它的要求,就是對抗那些要求;另一種方式則是塑造我們特定的生活情況,以符合我們的結構。」

「我們真的能塑造我們的生活情況嗎,唐望?」

「一個人特定的生活情況可以被塑造以符合其規格,」唐望堅持道,「做夢者都這樣做,這說法很瘋狂嗎?不見得,如果你考量到我們對我們自己所知有多麼的少。」

他說身為一個老師,他的興趣在於讓我徹底投入生活及活著兩主題;也就是說,生活——生物力量的後果,與活著的行動——攸關感知,兩者間的差別。

「當巫士談到塑造生活情況時,」唐望解釋,「他們是指塑造活著的覺察(awareness)。透過塑造這個覺察,我們得到足夠的能量能夠達到並維持能量體,而以這能量體,我們當然就能塑造我們生活的整體方向及後果。」

唐望結束我們關於做夢的談話,告誡我不僅要想想他所告訴我的,還要藉由重複的過程,把他的思想變成可實行的生活方式。他宣稱在我們生活中所有新的事物,就像他剛才教我的巫士思想,在我們打開自己接受它之前,必須對我們重複到筋疲力盡的程度。他指出,這種重複是我們祖先使我們在日常世界適於社會化功能的方式。

(《做夢的藝術》第二章第一關,pp. 48-49)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391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做夢第二關】:從一個夢場景跳到另個夢場景

文章SW » 2018-06-30, 23:02

有過夢中知夢(清明夢)的經驗。現在可以朝第二關邁進了(重點在於自主換景):

【做夢第二關】:從一個夢場景跳到另個夢場景


你現在已經準備好要到做夢的第二道關口了。
You are ready now to get to the second gate of dreaming.

當你從一個夢醒來而進入另一個夢,你就達到了做夢的第二關。你想要幾個夢或能有幾個夢,就可以有幾個夢(按:這裡指換景),但你必須練習適度控制,而不會在我們所知的世界醒來。
You reach the second gate of dreaming when you wake up from a dream into another dream. You can have as many dreams as you want or as many as you are capable of, but you must exercise adequate control and not wake up in the world we know.

我要你做的是,當你做夢完時自然地醒來,但當你在做夢時,我要你夢到你在另個夢裡醒來。
What I want is for you to wake up naturally when you are through with dreaming, but while you are dreaming, I want you to dream that you wake up in another dream.

一個做夢者在越過第一關時,已經達到能量體,所以真正通過第二關,即從一個夢跳到一個夢的,是能量體。
A dreamer on crossing the first gate has already reached the energy body. So what is really going through the second gate, hopping from dream to dream, is the energy body.

(《做夢的藝術》pp. 55-58)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391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做夢第二關】:還是在講換景

文章SW » 2018-06-30, 23:03

以下卡氏講的三種方式,感覺起來都蠻笨的。當然唐望講的兩方案稍隱晦了些,總之就是要改變夢的景象,但卡氏總是圍繞在「就地」這點上。我還真的看到 Youtube 有外國人弄了張風景照,用箭頭在說明如何將自己從站在草原某點,移到遠方山頭這樣來「換景」,這就是卡氏所謂「 我從我做夢注意力可及的物品拉到另個不太可及的事物上 」。

【做夢第二關】:還是在講換景

「你達到了做夢的第二道關口,」當我跟他描述我的夢時,唐望說,「你接下來應該要做的是跨越它。跨越第二關是件非常嚴肅的事情,它需要最有紀律的努力。」
"You have reached the second gate of dreaming," don Juan said when I narrated my dream to him. "What you should do next is to cross it. Crossing the second gate is a very serious affair; it requires a most disciplined effort."

我不確定我是否達成他為我規畫的任務,因為我並不是真的在另一個夢裡醒來。我問唐望關於這種反常的情形。
I was not sure I had fulfilled the task he outlined for me, because I had not really woken up in another dream. I asked don Juan about this irregularity.

「那是我的錯。」他說道,「我告訴你要在另一個夢裡醒來,但我的意思是指必須以有條理與準確的方式來改變夢,就如同你所做的。
"The mistake was mine," he said. "I told you that one has to wake up in another dream, but what I meant is that one has to change dreams in an orderly and precise manner, the way you have done it.

「以第一關來說,你浪費了許多時間專門尋找你的手。這一次,你直接契入解決之道,而沒有費心於遵守給你要在另個夢中醒來的指示。」
"With the first gate, you wasted a lot of time looking exclusively for your hands. This time, you went directly to the solution without bothering to follow the given command to wake up in another dream."

唐望說正確地跨越做夢的第二關有兩種方式:一是在另一個夢裡醒來,也就是說,你正在作一個夢,然後夢到自己從當中醒來;另一種替選方式是使用夢中的事項來引發另一個夢,這正是我所做的。
Don Juan said that there are two ways of properly crossing the second gate of dreaming. One is to wake up in another dream, that is to say, to dream that one is having a dream and then dream that one wakes up from it. The alternative is to use the items of a dream to trigger another dream, exactly as I had done.

正像唐望一直以來的作法,他讓我在不受他那部分干涉之下練習,然後我體證了他所描述的兩種替選方式:我不是夢到我正作夢而我在那個夢裡面醒來,就是我從我做夢注意力可及的物品拉到另個不太可及的事物上。或者我進入第二種方式的稍微變化版:我注視夢中任何物品,保持注視直到它改變形狀,然後,藉由改變形狀,穿過一陣呼嘯的旋風而把我拉進另一個夢(指夢場景)。然而,我從來無法預先決定我要按照這三種的哪一個。我的做夢練習總是結束於做夢注意力用盡最後我醒來,或者我跌入黑暗的沉睡而終止。
Just as he had been doing all along, don Juan let me practice without any interference on his part. And I corroborated the two alternatives he described. Either I dreamt that I was having a dream from which I dreamt I woke up or I zoomed from a definite item accessible to my immediate dreaming attention to another one, not quite accessible. Or I entered into a slight variation of the second: I gazed at any item of a dream, maintaining the gaze until the item changed shape and, by changing shape, pulled me into another dream through a buzzing vortex. Never was I capable, however, of deciding beforehand which of the three I would follow. My dreaming practices always ended by my running out of dreaming attention and finally waking up or by my falling into dark, deep slumber.

(《做夢的藝術》pp. 59-60)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391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觀察修到位時自然時時存有「一切虛幻」的念

文章SW » 2018-07-10, 20:51

【觀察修到位時自然時時存有「一切虛幻」的念】

——普巴扎西仁波切

當我們已經真正知道「一切虛幻」,甚至內心當中知道這個答案,並且內心當中有一種很深的感受以後,那麽在現實生活當中,包括在夢境當中,會出現很多很多奇特的事情。

比如在現實生活當中,煩惱已經少了很多,甚至已經完全改變自己的性格,即便是晚上也會出現很多奇特的事情。比如,認識到一切都是夢,夢境是虛幻的;要不可以及時改變一切夢,夢中自己到了五方佛剎土、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的身邊等等,都已經變成了非常容易的一件事情。

但是,今天對我們在座的很多修行者來說,這些都僅僅是理論,好像現實當中很難做到一般。平常,我們在夢境當中,有時候根據夢的好與壞,多多少少還是會順著它而飄動。

比如昨天晚上,若要是夢作得太好的話,即便今天早上說不去執著,可能內心還是喜洋洋的,因為昨天晚上夢挺好啊。要是昨天晚上的夢不太好,甚至並不是自己最喜歡的結果,即便今天早上說「夢是虛幻的」,還是隱隱的感覺挺不舒服,好像今天就沒有平常的那種感覺——見誰都很歡喜,就是發自內心的那種快樂已經不存在了,這是昨天晚上的夢造成的。

這些充分地說明了什麽呢?充分地說明了在觀察修方面,我們做得還不夠!還不夠!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391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上一頁下一頁

回到 夢修心得、閱讀札記及翻譯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