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係由南開諾布仁波切弟子私下組成的非官方論壇,不屬於台灣大圓滿同修會格培林,亦不隸屬大圓滿同修會轄下任何組織。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南開諾布仁波切《上師瑜伽》2017/08/17 出版

《水晶與光道》、《大圓滿》、《夢瑜伽》及大圓滿相關書籍閱讀札記

什麼是大樂蓮師?

文章SW » 2017-10-28, 20:56

什麼是大樂蓮師?

有兩種不同的蓮師相:一個稱鎮伏萬有蓮師(Guru Nangsi Silnon),另一個則稱大樂蓮師(Guru Dewa Chenpo)。
當我們修長壽法時,我們觀想大樂蓮師。

在安宗竹巴紀念日時,我們以鎮伏萬有蓮師來修;而在蓮師紀念日時,我們修大樂蓮師。所以你需要知道這兩種蓮師的顯現。

(《上師瑜伽》pp. 111-112)

https://mp.weixin.qq.com/s/fPI_7ZbJexLPdVwtHP3YQQ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3742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蔣秋多傑的營區

文章SW » 2017-10-28, 20:57

南開諾布仁波切的著作,在大陸簡體版中,不乏因政治因素整段刪掉的情況。《梦瑜珈—自性光明修持法》(云南民族出版社,2005/06 第1版)時有所見,《上师瑜伽》亦然。

以下,簡體《上師瑜伽》闕如的一段內容:

蔣秋多傑的營區

這個營的風格,與當時西藏依然佔主導地位的封建制度截然不同。多年之後,中國人頻頻入侵西藏,有一次他們想在蔣秋多傑營區附近的地區,實行所謂的民主農業改革。中國官員和依附中國當局的西藏公務人員探訪了當地的村莊和寺院,從上到下進行檢查,目的是要徹底改造這些機構,包括工作類型和擁有資產的方式。當這群公務人員到達蔣秋多傑的營區時,我也在那裡。我可以向你們保證,這些檢查並非溫和、禮貌的探視,反而更像是要進行以激進改革為目標的實質調查。但是當他們檢查了營區,四名中國官員和西藏公務人員都非常驚訝。因為我會說中文,我可以知道他們在說什麼。他們僅僅是很驚訝於我的上師和他周圍的那群人,多年來在務農的社區一起生活,運作良好,完全符合中國社會主義的原則;沒有什麼必須要改變,也不必改革。營區的居民將之更名為「解放公社」(Community of Liberation),對於中國人來說所代表的是一回事,因為他們相信他們解放了西藏;但是對居民來說,正因他們追隨的是「自解脫道」(path of self-liberation),所以意義格外不同。

(繁體中文版《上師瑜伽》p. 25)
您沒有權限檢視這篇文章所附加的檔案。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3742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真正的上師:根本上師

文章SW » 2017-10-28, 20:58

1.2 真正的上師:根本上師

蔣秋多傑(Changchub Dorje)是我的根本上師。跟很多人的想法相反,根本上師並非你基於名望和頭銜而選擇的某個人。實際上,即使一位上師舉足輕重,如果我們的覺醒和領悟並不直接與他連結,他就永遠不會是我們的根本上師。一棵大樹有許多枝葉,藉由樹幹連接到根,同樣道理,真實知識和其開展皆與根本上師的教法相連。我們藉由根本上師來認知和發現自己真正的潛能與實相。

除了蔣秋多傑,我還有其他許多重要的上師,像是阿育康卓(Ayu Khandro)和鄔金丹增(Ugyen Tendzin),他們都盡其所能地把教法傳授給我,但我卻從未透過他們契入真正的覺性和真實的領悟。甚至我都沒有意識到,直到遇到蔣秋多傑才發生這種情況;當他傳授教法給我時,直到那刻我才發現我從來沒有認出的真正覺性。我並不是說在遇到他之前的上師都不好或不夠力,而是或許我跟他們沒有像跟蔣秋多傑一樣的連結。也有可能是因為他傳授的方式比較特別吧,誰知道呢!無論如何,幸虧是他,我才明白直到那刻前我都沒有發現的真實知識;而從那一刻起,我不僅瞭解蔣秋多傑的法教,也明白了我以前所領受過所有教法的意義。

南開諾布仁波切,《上師瑜伽》pp. 18-19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3742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上一頁

回到 大圓滿教法相關書籍閱讀札記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