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大圓滿同修會台灣格培林臉書(1)

大圓滿上師南開諾布仁波切,被認證為寧瑪派、噶舉派重要上師轉世,成長與就讀於薩迦派環境,也師承許多利美上師的教導口傳。任職義大利大學教授時研究西藏文化,特別是古代西藏史(包括苯教),因此被訛傳誤認為改信苯教,他是這方面的最具權威的學者專家。

Re: 大圓滿同修會台灣格培林臉書

文章blairan » 2013-08-15, 08:08

一直以來有個疑問,如果用現傳承的薈供,可以清除對不同上師許下的三昧耶和根本墮戒嗎?
blairan
一般會員
 
文章: 285
註冊時間: 2012-09-18, 09:35
來自: 台灣花蓮

Re: 大圓滿同修會台灣格培林臉書

文章SW » 2013-08-15, 14:39

blairan 寫:一直以來有個疑問,如果用現傳承的薈供,可以清除對不同上師許下的三昧耶和根本墮戒嗎?


前面上師瑜伽不是已經總集所有上師了嗎?不會有這種疑問了。而且你的金剛師兄弟,也不是僅限於南開師弟子。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神聖密境(Sbas Yul)

文章SW » 2013-08-18, 14:47

在西藏我們有許多稱「白玉」(sbas yul,hidden land,隱土)的地方,最著名的例如貝瑪貴(Pema Kod,蓮師秘境),曾經是「白玉」但現在不能真的稱「白玉」。「白玉」指人們到達不了,在當時當有些問題發生,如果你進到這個國度就不會受到負面侵擾。例如「白玉」之一在錫金,你知道鄰近不丹和錫金有個小國家,古時候錫金是「白玉」沒什麼凡人住在哪,有次在東藏發明了 Tater,許多藏人就逃了出來,因為這個發明燒了很多寺院、僧人和老百姓,情況很嚴重。當我們有此這種問題,我們就需要這類「白玉」,因此這時主要有三位伏藏師可以發現神聖秘境。

一位在噶陀寺——在東藏鄰近我家鄉,這位噶陀伏藏師從護法得到指示,說應該開啟神聖秘境,也就是「白玉」,那在錫金,那裡靠近印度所以應該往這方向走,如果到那去可以帶許多人去就能拯救許多人、許多僧人和行者。因此具有信心的當地人就跟隨這位噶陀巴旅行,需要旅行數月,並不近。另個伏藏師稱納里巴,是從藏西來的,這兩位之間沒有聯繫,相距遙遠,這位伏藏師納里巴也收到護法指示,說應該去這個「白玉」,往中藏方向靠近不丹的地方進入這裡。另外一位伏藏師拉仲,是很有名的伏藏師,他在匡柏——在東西藏之間,他也以同樣方式收到指示。所以許多人同時旅行,有從西邊和東邊來的人,兩路人各往錫金方向就碰到一塊了。兩邊人互相討論,他們不知該往哪走,沒路了,他們修煙供和八部供養儀軌很多天,然後慢慢試著開路,高山圍繞,所以經歷千辛萬苦。那時匡柏來的這位拉仲在那得到煙供的伏藏,利用這個煙供和八部供養跟地方護法合作才順利開路。他們這樣修,大多數人開路,他們終於到達錫金。

當時錫金不像今日,他們就在錫金一直待下來,那時Tarter 的問題蔓延西藏各處,但錫金倖免於難。這是例子,然後錫金慢慢往外聯通道路通了就成為一般國家。「白玉」一開始就具有這種功用,鄰近例如另個「白玉」稱「永末」,有許多不同種類的「白玉」,當時機到了,伏藏師開啟,許多人就去到那裡。

(2013/02/17 開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顯現跟助緣有關

文章SW » 2013-08-18, 14:48

顯現跟助緣有關。有時我解釋,當修法時我們需要長壽該修哪個法?我們說修長壽佛長壽法;如果想變聰明,便說修文殊師利。我們認為文殊師利比較智慧,觀世音比較慈悲,但所有完全證悟者功德都是一樣的,文殊師利的慈悲跟觀世音沒有不同。我們是輪迴裡的修行者,我們想可能跟觀世音或文殊師利比較有連結,我們不知道我們有哪種連結,但當我們對觀世音修法比較有興趣,例如我們接受到觀世音的灌頂,就表示我們跟他已有連結,否則就不會如此顯現。但我們不知道連結關係強弱,我們有了興趣現在我們修法,當我們對觀世音修法越有興趣就修越多。

你看有許多低階密續風格的修法,你認為觀世音本來是眾生之一,但是他處於真實本性而證悟了。我們跟文殊師利有一樣潛能,但我們無明且受業力左右,特別是受二元見制約,你認為他是證悟者、自己是很悲慘的凡夫。但我們對觀世音或文殊師利有虔敬心而祈禱持咒等等,那指我們增加更接受到其智慧的機會。

我們進入這樣的修道,對觀世音有虔敬心,對觀世音法教有興趣,那指我們跟他有 5% 的好關係的連結。現在我們想像觀世音於面前祈禱,覺得自己在輪迴受苦,這表示我們增進接受到智慧的機會,表示讓此連結有更多的可能,變得更鞏固。我們慢慢發展至 10%、20%,當我們快達到 50% 時就像瑜伽部行者,開始瞭解金剛的潛能,我們有能力融攝證悟者的智慧等等。

現在我們進入越來越高階,消除一直以來的二元見,在這之前都是:「那裡有位證悟者而我是輪迴中的悲慘眾生」,現在融合本尊和我們自己。我們知道我們已經本俱這樣的特質,當然我們就進入更高階的無上瑜伽密續。在無上瑜伽密續,即使我們沒有這樣的能力直接接受傳承,我們接受灌頂,我們接受加持如何轉化,我們轉化為本尊,結合轉化等,表示我們有這知識和這完全潛能,否則無法這樣做。這表示就好像現在我們有 70 或幾乎 80% 與那本尊的連結,最後我們說生圓二次第不二,就處於金剛乘大手印的狀態,我們就不再有二元情況和二元見。

所以你看教法是如此教授的,最重要的就是我們處於我們真實本性,而多數人卻不能瞭解,不認為自己有像證悟者那樣的特質。

(2013/02/19 開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南開師舅舅欽哲仁波切的故事

文章SW » 2013-08-21, 17:36

對於伏藏(terma),許多伏藏來自「當布」,所以有時伏藏師掘藏時發現「當布」,在時間和地點圓滿的時候伏藏法就出世。這是這伏藏法如何出現的,許多伏藏法都是跟隨「當布」出現。

我給一個「當布」的例子:我舅舅欽哲仁波切發現一個「當布」,那時我在場。因為夏天我們學院放假,我想去看我舅舅。他告訴我他接受護法指示,有個伏藏的「當布」應當發掘出來,還要公開掘出。他給我看這指示,我讀這指示說要去某鄉下大概一天馬程。我們到了後有個聖洞,你走近岩石可以看到有像阿字的影子。這是很精確的指示,不然還有其他洞穴。指示說去到那就可以發現伏藏法,伏藏在「當布」中,這對這劫很重要。我讀了這指示,所以要在指定當天做這件事。欽哲仁波切說他很害怕,因為時機也可能改變,若公開來做,時機改了該怎麼辦?他沒決定,但我決定了,這是秘密教法,但我廣為宣傳,因此每個人都來了——許多僧人和在家人都來了,他們都很好奇。

隔天我們待在一處做了煙供,然後到達該地,那裡沒有什麼住宿,但每個人都安頓下來。我們組織一小群人探路看是哪個洞,我們發現真的有阿字影子的洞穴。但進去很困難,都是灌木沒有路,因此要求人們開路,因為有許多人所以容易成辦,我們就很容易進去了。

我們還有一天多的時間,我舅舅在十點時到達。我們準備了《三根本儀軌》(Tsasum Drildrub,紮宋策珠)薈供,這是蔣揚欽哲旺波的法,許多來自不同地方的僧人一起修。時間到了要掘藏,因為指示有精確說到哪天哪時,時間快到時,我們不知道該做什麼,我舅舅應該知道。我們問他需要什麼,他說需要一個小的什麼東西,然後站起來走近岩石,他說:「你們每個人專注於蓮師並持蓮師心咒。」大多數人都在山下持咒,我舅舅專注良久將那東西往岩石拋去,撞擊到岩石的部分掉下來,變成白色,我舅舅說:「需要誰去挖,誰去呢?」我舅舅有位弟子叫嘎藏策林(Kalsang Tsering),策林表示長壽,他便說:「你去。」

嘎藏策林說需要梯子,許多年輕人砍了柴搭成梯子讓他往上爬,他很年輕還不是太難。當他到了後敲擊岩石,看起來蠻堅硬的,之後是軟的,然後出現一塊岩石可以看到「當布」,在陽光下閃耀看起來似乎透明。他問:「我可以碰嗎?」我舅舅說:「不可以碰。」他便丟下來。「當布」就在那,我舅舅已經準備了小瓶子,裡面有秘密物就放在裡面。其他已經準備了泥土封好。許多人想要從這「當布」接受祝福,因此我舅舅花了好幾小時把「當布」放在這些人頭上,傍晚才弄完。後來我們將這「當布」放在大的嘎屋中,隔天仍有許多人來接受祝福等等。這稱為「當布」,是如何發現的。

「當布」某天要打開,這不是說打破來看,要等到正確時間。我舅舅將「當布」放在很棒的嘎屋中,很多月來自各地好奇的人想看這「當布」並接受祝福。但還不是接受指示打開「當布」的時機。有天這「當布」消失了,不再在嘎屋中了,不是說被偷了,而是護法拿去保管了。我問舅舅為何這樣?他說也許不是時機,太早或太遲所以不起作用。

在伏藏法中有許多方法,因為佛陀說所有一切都是相對的,所以也不是非要「當布」不可。早期有個娘當惹拉巴是很著名的伏藏師,他有好幾冊根本伏藏屬於寧瑪派。關於此有個故事:有個生意人到中國,到了市場看到有趣的東西,他看到一塊石頭,不是「當布」而是天然石頭,在上面有些類似書寫,他沒有概念但覺得有趣就買了這石頭,當他回到西藏供養給他上師。他上師就是娘當惹拉巴,他看這石頭是「益西卡傑」的指示,因為他之前夢中已經夢到,現在這種子字現身了,從這裡開啟了「益西卡傑」的伏藏。這不是「當布」,所以存在有許多方法。

(2013/02/17 開示)

................................................................
圖檔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 ... 0010592961

此部分內容參見本書 pp. 130-134。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如何持咒

文章SW » 2013-08-21, 18:22

當修法時,我說過要專注於品質而非數量。當我們咒語能用唱誦的,處於此融攝狀態,然後我們處於非常精確的觀想的呈現中唱誦咒語,這是修法最好的方式。這稱「匝揚」,大多數阿努瑜伽系統的修法都用「匝揚」。

當然有時一些咒不能修「匝揚」,例如你要保密的咒就不能大聲唸。但這種咒語在阿努瑜伽中,有許多「竹千」(drupchen)我們可以做「匝揚」。如何來做這種「匝揚」?在「竹千」中我們做蠻仔細的「松闊」(Sungkhor,表示結界)以淨化顯相,在這些顯相沒有任何人、也沒有其他行者,我們不會在有許多陌生人圍繞下修「竹千」。當顯相在「松闊」中結界,所有行者即使是密咒也可以修「匝揚」,但一般不是很容易,我們的情況總是混雜在一起。所以阿努瑜伽的方式我們應該多修「匝揚」。

有時人們不滿足,他們想說需要更多數量,這稱「唔旦」,那不是完全靜默,而是例如(示範嗡嗡聲)以這樣的方式持咒,就稱為「唔旦」。完全靜默的話你雖在持咒但從外面聽不到,在低階密續許多咒語要達到數量都這樣做,因此很多人以為,他們覺得咒語數量很重要就心裡默唸。

如果我們修比較阿努瑜伽系統,行者主要應做「匝揚」,而不是靜默持咒。著重品質來修,是指任何時候你持咒時都能維持觀想的呈現。例如我們唱誦咒語,這時你想像咒語有其自然聲音,不是只有字母的唸音,而字母有其自然聲音。例如 「嗡」,有它自然聲音「嗡……」,每個字都有它的自然聲音,你維持住這些自然聲音,然後持咒。如果我們唱一分鐘,始終保持住不要分心,這樣你就能精確製造出咒力。

(2013/02/17 開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何謂本尊

文章SW » 2013-08-21, 18:22

什麼是大圓滿?它是我們真實本性,是 kadag 和 lhundrub 不二。Kadag 指本初本淨、真正空性的顯相。但僅有空性而沒有其智慧和功德特質則沒有任何價值。我們真正本性的完全空性,它有無盡的潛能;即使有無盡的潛能,若沒有助緣的話不是都會顯現。所以以此方式我們契入大圓滿真正意義,也就是覺觀狀態。要指授時我們說:哦這就是真實本性。

特別是你追隨像是些密續教法或佛教傳統,許多人有種想法,他們說:哦我的本尊是誰?本尊 Yidam 是藏語,yid 指心,dam 指神聖的心,神聖的心指我們真實本性,是跟我們真實本性相關的東西我們卻沒能力直接往那方向。

然後某人說:哦你應該要向綠度母祈禱,綠度母是證悟者,你要求接受祝福,就持這個咒和祈請文。這就是沒有直接往真實本性這方向,你完全在二元境,你只知道自己是在輪迴中悲慘的眾生有如此多的問題,而那裡有綠度母這位證悟者,她有無盡的智慧,現在我向她祈禱:請幫助我!我如此請求這些證悟者是全知可以瞭解我希望的;我不斷地一次又一次堅持請求她的幫助,以各種方式,有時比較身體方面我做大禮拜,有時用語方面持咒和唱誦,然後以心來觀想那裡有綠度母,我如此請求等等。當然我們可以接受到一些智慧,但我們沒有直接步上證悟的修道,如果我們不往這去有何利益呢?

當然我們也表明了我們缺乏能力,所以只能做這些,然後我想:哦綠度母是我的本尊。神聖之心代表接受更多的智慧才能更聰明,消除我的障礙和負面,並增進更多明性。我們知道:哦不是只有祈禱她來幫我,至少綠度母是證悟者、我是凡夫,心智上試著將綠度母融入我,我就像是處於與綠度母的融合狀態。當你這樣修時,你發展更多你的能力。

所以你看在低階密續:事部、行部、瑜伽部,慢慢都是往這方向,但依然維持在二元見。最後到了高階密續,現在瞭解到本尊意指我們真實本性。有些人問我他的本尊,因為他們去到別的上師那兒,說他應該修文殊師利或觀世音、這是你本尊,因為他們有所連結。我給予大圓滿教法,他以為他也有這個特別的,所以要我告訴他本尊。以簡單的方式我告訴他:你的本尊就是你的狀態,不是觀世音或什麼什麼外在的考量。然後,他們問如何修這個法,我說:很簡單,做上師瑜伽,你就能處於這狀態。大圓滿教法就是契入精髓的方式。

(2013/03/09 開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重新教育心的方法

文章SW » 2013-08-23, 00:41

這裡我要好好解釋給你聽,特別對所有行者,當你開始修持,你可以更有效,你更鮮活、有效,這樣似乎才更有興趣修。當你花更多時間,你修很多法但沒什麼效果,這在西藏稱為 de,像有木頭風吹日曬就不是良木,所以我說老行者要好好觀察,不要老說自己修了二、三十年,有時候我們有這種 de 的狀態,所以重要的是更新它,才能更有修法效果。如果你是這樣該如何?你應該做「達江」,就是類似專注。

你可以專注任何物品,一般當你強力專注任何東西念頭就被擋住,專注佛陀或文殊師利或阿字都沒關係,這都是相對的,同樣當你變成好行者,你可以隨處修寂止,不受環境所限。你任何時候都可以做,例如週末你在花園,有張椅子你坐下想修一會兒寂止,沒人干擾,你可以看看前面有樹、有花、有石頭都可以修專注。真正修寂止可以專注於任何東西上。

你必須瞭解你修寂止情況為何,也許那時你很放鬆或焦躁,你應該知道。當你修專注,如果你很焦躁應該目光往下,如果你很放鬆快睡著,若注視下方則會睡著,所以應該注視高處,可以更有明性並清醒。許多人坐著修時,說修寂止睡著,這時你應該穩定坐著,背打直,當你有點想睡,頭稍微抬高至少三次,你就會清醒,幾秒就好也幫助很大。

任何時候,我們說「達江」,例如我們以阿字修「達江」,將它放在面前,然後深深唸,以一次呼吸由大聲到小聲,聲音和呼吸特別在薩迦派系統說就像大麥種子。西藏的大麥有好幾種,有種藍色的種子我們認為比較重要,它的形狀兩頭尖,中央寬,這是大麥形。西藏人說呼吸應該如同大麥種子形狀,先慢、後快、再來結束慢,呼和吸都這樣。同理做「達江」也是這樣,唸阿時開頭弱、漸強、然後漸弱,我們應該這樣做「達江」。

我們身語意都集中於所緣物,表示強力專注,這樣就沒有任何念頭。如果還有念頭,表示你做不夠強,當你越放鬆念頭就生起,這是我們控制念頭的方式。有人說自己無法放鬆,我說你應該重新教育你的心。如何重新教育心?我說你要修「達江」,你花一小時,以三角形方式強力專注,這是大圓滿方式。為何說三角形方式?我們有許多因為、為什麼、困惑等等,這一邊是我們這些情況,而往前只有一點,那刻就沒有任何念頭,所以我們要維持一會這樣的方式。然後放鬆一會兒,不是一直強力專注,放鬆念頭就生起,如果你又被念頭糾纏你可以發現,你再強力專注,重複多次。

慢慢你發覺你的念頭生起,但念頭不再能控制你,你就能使用念頭,這是你如何重新教育心。即使你不知道寂止確切的功能,但試著用「達江」重新教育你的心,隨後你就不用寫給你上師,否則總是有一大堆問題要問。在大圓滿教法我們要學的是自我負責,你的責任不是上師的,你有疑問上師可以解釋,但有時上師實在幫不上忙。所以重要的是特別是學習大圓滿教法,你要學著自我負責。

(2013/03/11 開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方法與智慧

文章SW » 2013-08-24, 20:45

一般我們說咒語,我們以為是神秘字句,咒語也可以是如此。但金剛乘教法重要咒語指從法身至報身,透過聲音顯現,金剛乘教法就是那些聲音。我說過金剛乘教法不是口耳教授,沒有誰在那解釋,而是透過顯現,顯現透過聲音,誰就能直接接受到,當然一般人沒有此能力,因此我們追隨大成就者所提出的法門、灌頂和指導,這就是金剛乘的教法。

譬如我們接受喜金剛灌頂,表示我們接受此修道,為此而準備了灌頂。有無數的教法,我們人類顯相有男有女,因此也顯現出佛父和佛母,代表方法和其潛能,方法指我們可以看到或做些什麼,至少當我們需要去想時有東西可以想,這是方法。但不是說我們以為教法在哪裡存在著,例如普賢王,意義是法身狀態,這超越心智概念,但如果是超越我們如何瞭解?我們沒能力瞭解。

我們使用的法門,這稱 Thab(方便、方法),不是有哪裡存在著一尊藍色身體的普賢王。你讀聖經,上帝是怎樣?有人說上帝在天上,這是心智想法,當你好好讀聖經,這就跟普賢王一樣,瞭解此很重要。我所瞭解的,我是大圓滿行者,我讀聖經會稍有不同,上帝對於我就是本初狀態,同樣聖經也說外面沒有人,上帝在你之內。所以基道果(zhi lam drebu「基朗則布」)都在聖經當中,也許言語不同,名相不同而已。你看在教法中我們應契入本質,所以《聲應成續》(Dra Thalgyur)說十二位本師教授這知識,以此方式我們可以進入真實義,但一般我們沒此能力,為了讓你對法身有點概念而提出普賢王。

普賢王像人身,不是說他是人類,他超越六道這些情況,而是我們是人類,我們學習普賢王而想要發現何謂法身。我們具有人身,因此提出普賢王像人,他是藍色,藍色是空性的象徵。你看不是天空真的是藍色的,而是非常深奧而顯現出藍色。當我們有些顯現時,任何顯現無論男女本尊,你看有特定的形狀、顏色和裝飾,這跟情況有關。當你讀密續有幾千個本尊,跟教法有關因而法身顯現報身,所以這些稱方法、Thab。

還有人類顯相有男女,在我們想法中這些方法絕不會缺失其潛能。相對上我們有這些方法(Thab)和智慧(Shila),是為了瞭解每個個人都有此潛能,因此顯現出普賢王佛父母,代表我們每個人都有的日月能量。這跟西方所認知的不同,西方人認為女性是月而男性是日,事實上剛好相反。男生有種子,沒有種子就沒有小孩,那是月能量。為了發展覺受,如果沒有熱就無法發展,所以熱就像火,代表日能量。熱讓一切成熟。例如水果慢慢成熟,因為有日光照射而成熟,這是日能量的例子。例如,有時我們說日月蝕要修法,以為日月蝕是種虧損,事實上那時我們日月能量也會交會,當此重要時刻修法就能增進更多,因為這等同助緣,因此才予以強調。

當你看這個金剛鈴和金剛杵,金剛杵和鈴在金剛乘代表方法和智慧。金剛杵代表金剛乘教法,而金剛鈴上半部跟金剛杵相同,智慧超越形象,因此智慧用於此形象,為了表示只用半個金剛杵,另半個是聲音。金剛杵和鈴顯示方法和智慧不二,這樣我們可以獲得我們真實本性。

(2013/03/27 開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文章SW » 2013-08-25, 01:06

施身法在西藏很普及,因為開始修的人是瑪吉拉準(Machig Labdron, 1055-1149),所以我們說施身法的傳統來自瑪吉拉準。她很年輕時即有很好的閱讀能力,在西藏我們有種態度,許多富有的家庭邀請誰來讀經,他們邀請人來讀誦完整的佛陀之語——我們稱《甘珠爾》,這有許多冊當然就要讀很多天,《般若波羅蜜多經》(Prajna-paramita Sutras)就有十二冊,那對大乘傳統很重要,如果要求誰來讀一次就他們認為可以帶來運勢和消除障礙。例如我們在學院就讀時,有老師生病,說我們讀超過一百冊的《甘珠爾》,這被認為可以為我們老師帶來長壽和消除障礙。因此學院裡誰讀得很好一天可以唸完一冊,當我讀就唸不完,還剩八、九十頁,所以不是很容易。

《般若波羅蜜多經》比較容易唸,但《甘珠爾》很艱澀,要花很多時間唸,因此瑪吉拉準經常受邀唸誦這些,慢慢也能瞭解詞義,但當然她隨後也遇到很多上師。寧瑪派有位伏藏師 Drgpa Ngonshes,還遇到大圓滿上師,還碰到重要上師帕當巴(Padampa Sang-gye),因此當她讀誦這些般若波羅蜜多典籍,也加深了她的知識。有天她有本來自「阿揚爹瓦」的書,是般若波羅蜜多精華知識,這書已經在印度翻譯為梵文,可以用此知識覺醒,她知道這精髓跟所有教法有關,然後她發展出施身法(斷法,Chod)。

為何稱斷法?因為是斬斷自我,因為所有問題的根源就是自我,她瞭解「阿揚爹瓦」的精華,她使用斷法的名稱就是來自這裡,因此斬斷自我或超越此很重要,所以她用此名。「阿揚爹瓦」的句子說到:我們如何發現心的真實本性,這是所有佛法修持的原則,有人直接或有人間接但都是往此方向。所以在我們態度行持上,有時我們很心煩、有時我們覺得很虛弱和有這麼多問題。在人類情況中我們有很強烈的自我,要斷除全部自我,因此真正意義上稱為 Chod,但這不是瑪吉拉準的用詞,而是「阿揚爹瓦」的詞,當她看到才稱為 Chod。

(2012/12/08 開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上一頁下一頁

回到 南開諾布仁波切(Chogyal Namkhai Norbu)相關介紹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