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大圓滿同修會台灣格培林臉書(1)

大圓滿上師南開諾布仁波切,被認證為寧瑪派、噶舉派重要上師轉世,成長與就讀於薩迦派環境,也師承許多利美上師的教導口傳。任職義大利大學教授時研究西藏文化,特別是古代西藏史(包括苯教),因此被訛傳誤認為改信苯教,他是這方面的最具權威的學者專家。

綠度母修法

文章SW » 2013-08-11, 01:00

我們綠度母修法小冊有祈請文,OM JEZUNMA……,這不長。

當我在錫金時,我家人都在監獄裡,那時我就祈禱綠度母,這是傳統方式。有次我夢到,有人告知我山頂上有座廟裡面是綠度母,可以去那裡祈求就可以獲益。我覺得夢很有趣但不知道地點在哪,過了幾週後我又夢到,我往這山上去,我試著去這綠度母廟,有很多野生動物但沒干擾我。當我到很高處時,我看到路附近有樹開滿紅花,還有一個十歲小女孩摘花,我看這小女孩時她也看到我,我們彼此微笑,她把花給我問我要去哪,我說要去那綠度母廟,因為我家人在西藏有很多問題,我要去那祈禱。她說我不用去可以念這祈請文,她重複兩三遍,我記起來也知道這是夢,我就醒了。

當我醒來就寫下這祈請文,我每天都用這祈請文。那時我想回西藏,但來到邊界作了些夢就沒回去,我若回去我也死定了。許多人說我父親和哥哥關進監獄是因為我在印度參加反政府組織,因此中國政府以為我是成員,我本想回去解釋,但許多人說我一回去就會被關。而且我夢很不好所以沒回去,所以我活到現在。因此我也將這祈請文放在這修法中。

特別是有些人有恐懼等具體事務時可以用。若有恐懼和受苦,請綠度母幫助,以這些祈請文,然後持綠度母咒。許多藏人告訴我,當他們虔誠這樣修幾天,他們說可以成功逃獄,沒人看守門還開著,這真是奇蹟,不是嗎?所以我們虔誠祈禱,加上綠度母咒語,一直念就可以起作用。

(2013/06/29 「綠度母修法」禪修營開示)

圖檔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5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綠度母祈情文的夢

文章SW » 2013-08-11, 01:01

〔下由南開諾布仁波切所講述的系列夢境,可以作為隨著覺知發展在「作夢狀態」中人類潛能之說明。〕

一九五九年我已經逃離西藏來到錫金這個國家,西藏的情勢正迅速惡化,當我們聽到殺戮和破壞的消息時,我開始越來越擔心我那些還留在西藏的家人。我們許多人都向度母祈禱以尋求她的幫助,正是在這段期間我作了以下的夢:

我正走過一個山區,我記得有美麗的樹和花。我所行經的路附近有些野生動物,但牠們都對我十分平靜與溫和,我意識到我正走在往前方山上度母廟的路上。我到達靠近寺廟的一處,那裡有一小塊野地長著許多樹和紅色的花,還有一個年約十一、二歲的小姑娘。

這個小姑娘一看見我,就立刻給我一朵紅花並問我要去哪裡,我回答說:「我正要去度母廟為西藏祈禱。」她這樣回應道:「你不用去度母廟了,就唸這個祈請文吧。」接著她便對我重複一個祈請文許多遍:「嗡,傑尊瑪(OM Jetsumma)……」我開始唸出這個祈請文,手裡拿著花重複念唸誦著。我重複這個祈請文一遍又一遍,事實上我唸這祈請文太大聲而把我自己吵醒。

幾年後我作了一個相關的夢,在這個夢裡我再次發現自己在這塊野地裡,那是通往度母廟路徑的地標,跟之前的夢相同,但是沒有那個小姑娘。我往我前方看去,那座廟就在山頂上,我繼續我的旅程直到我到達那裡。這是一個很簡單的寺廟,沒有精緻的設計或裝飾,正面朝向東方。

我進去後注意到牆上是「寂忿百尊」(shitro)一百位寂靜和忿怒本尊壇城的壁畫,書架上有很多藏文書,包括《丹珠爾》(Tengyur)和《甘珠爾》(Kangyur)。當我注意到有個西藏人站在門口時,我正仔細查看這收藏品。他的穿著像是一位喇嘛,但又不完全是,他問我:「你見到那個說話的度母了嗎?」

我回答說我還沒見到這個說話的度母,但是我很想見到。然後這個人就領我到一個有很多雕像的房間,他一邊轉身走向門要離開,一邊說:「說話的度母就在那兒。」剛開始我什麼都沒看到,但之後我察覺到這個人正往上看向一根柱子的頂端。我跟隨他的目光看去,在柱子的頂端那兒是一個綠度母的雕像,以大概七、八歲小孩的模樣表現。這是一尊美麗的雕像,但是我並沒有聽到它說話,之後我就醒了。

這個故事後來的發展完全不是一個夢。一九八四年我在尼泊爾北部旅行,正往妥魯寺(Tolu Monastery)前去,那時我認出那塊野地,就是我夢中小姑娘給我花並教我祈請文的地方。我向前看去,果然寺廟就在那裡。當我到達時,所有的東西完全跟我夢裡一模一樣。我走過去到那根柱子,想找「說話的度母」,但雕像並不在那裡,這是唯一不同的細節。不久前,我聽說我的一位學生送給那座寺廟一個綠度母雕像,他們就將它放在那根柱子的頂端作為某種紀念。如果現在你去到那座寺廟,你可以看到它就在那裡。

(摘自《夢瑜伽與自然光的修習》,2010 橡樹林出版)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5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文章SW » 2013-08-12, 21:38

一般我們辦禪修營總是有特定標題,因為我們都會有種想法,想說要學什麼,但我試著要教的是大圓滿教法,這超越時空,但我們活在時空情況中。所以你要瞭解,重要的是我在教大圓滿,你聽好,這不是因為我屬於大圓滿傳統。

在西藏每個地方總是有所屬的傳統和上師,即使一般人不知道何謂教法,但總是認為自己歸屬某傳統,大家都有此趨向。同樣我是西藏人,我三歲時就在薩迦派傳統,我沒有到寺院出家走傳統方式,但在我德格家鄉有個王,當我被大寶法王認證為轉世活佛,我應該是屬於噶舉,但德格王不接受我是不丹王 Dharmaraja(按:等於 Chogyal,法王之意) 的轉世。他說:「雖然我依然尊重大寶法王和泰錫度仁波切,但直到他二十歲時他可以自己選擇。」在薩迦傳統中這個德格王建了一棟房子,因此將房子送給我,有位僧侶也領德格政府薪水,一共有三位編制,那時期我才三歲。之後我到寺院見德格王,我就一直住在這房子,雖然我最早並非薩迦派。

我九歲上佛學院,這也是屬於薩迦派,所以我在薩迦派長大。但若遵循大圓滿傳統,我應該屬於寧瑪派,因為古代蓮師傳授金剛乘教法,當時是舊譯派,大圓滿教法在其中,即使在西藏翻譯史上,大圓滿也是比較古老的傳統。

我們活在現世,學派有其功能,我們也活在相對情況中。即使當我上佛學院很多年,畢業時我以為瞭解一切,後來我到另個學院,我依然確信自己很有知識。直到我遇到上師蔣秋多傑,我才瞭解大圓滿是這樣、教法的精髓是這樣。之後所有一切都變得很容易,之前困難的再讀都變得簡單,因此大圓滿說「知一解全」。例如 Dharma 指佛陀教法,但 dharma 的真正意思是所有現象,為何 Dharma 也稱佛法?就是「知一解全」(Cigshe Kundrol,discover one, discover all),這在大圓滿教法中很重要。

(2013/06/08 「《聲應成續》:輪涅自解與輪涅分判」禪修營開示)

ps. 圖為不丹王夏仲仁波切

圖檔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5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南開諾布仁波切簡傳

文章SW » 2013-08-12, 21:41

南開諾布仁波切(Chogyal Namkhai Norbu)藏曆土虎(一九三八)年十月八日出生於東藏,他的父親來自貴族家庭,亦為一位政府官員。

當他兩歲時,即被兩位禪修大師認證為安宗竹巴(Adzom Drugpa)的轉世。安宗竹巴是二十世紀早期偉大的大圓滿大師之一,是第一世欽哲仁波切(Khyentse Rinpoche)的弟子、也是巴楚仁波切(Patrul Rinpoche)的弟子,這兩位卓越的上師都是十九世紀東藏利美(不分教派)運動的領導者。安宗竹巴是一位伏藏師——封藏寶藏文本的取出者,在三十歲時曾直接從無與倫比的吉美林巴(1730-1798)獲得淨觀。安宗竹巴後來成為許多當代大圓滿老師的上師,其中包括南開諾布仁波切的叔叔多登烏金丹增(Togden Ogyen Tendzin),其亦為南開諾布仁波切的第一位大圓滿上師。

八歲時,南開諾布仁波切另外被第十六世大寶仁波切(Karmapa)和第十一世泰錫度仁波切(Tai Situ Rinpoche)認證為著名的竹巴噶舉(Drugpa Kagyu)大師那旺南嘉(Shabdrung Ngawang Namgyal,1594-1651,夏仲仁波切)的轉世,其為歷史上不丹(Bhutan)國的創建者。

從八歲到十四歲,南開諾布仁波切進入佛學院就讀、閉關,跟隨知名上師一起學習,包括女性上師阿育康卓(Ayu Khandro,1838-1953),那時她已一百一十三歲高齡,且閉黑關長達五十六年。南開諾布仁波切從她那裡接受了眾多的傳承,隨後亦密集閉關修習。

一九五四年,他以西藏青年代表的身分應邀前往中華人民共和國訪問,並於該年起,在中國四川成都少數民族西南大學擔任藏語講師。在中國居住期間,他的漢語和蒙古語亦十分精通。

當他十七歲時,他根據夢中獲得的淨相,回到故鄉德格的家,前去參見他的根本上師蔣秋多傑仁波切(Changchub Dorje Rinpoche),其住在東邊一個偏遠的山谷裡。作為一位開業醫師,蔣秋多傑領導一個完全由在家居士、瑜伽士和瑜伽女組成的社區。從這位大師那裡,南開諾布仁波切接受更多的大圓滿精髓教法的灌頂和傳承,更重要的是,根據南開諾布仁波切所說,這位大師將他直指到大圓滿的經驗之中。南開諾布仁波切在他那待了約六個月,經常協助蔣秋多傑仁波切行醫,擔任他的抄寫員和秘書。

爾後,南開諾布仁波切前往中藏、尼泊爾、印度和不丹,展開一次長期的朝聖之旅。回到他的出生地德格後,他發現惡化的政局已導致武裝衝突的爆發,只好繼續旅行,他首先抵達中藏,最終在錫金出現。從一九五八年至一九六○年,他住在錫金的甘托克(Gangtok),受聘為錫金政府發展辦公室藏文教科書的作者和編輯。一九六○年當他二十二歲時,應圖齊(Giuseppe Tucci)教授之邀,前往義大利羅馬並定居若干年。

自一九六四年至九○年代,南開諾布仁波切一直擔任那不勒斯大學東方學院的教授,教導藏語、蒙古語和西藏文化史。他對西藏文化的歷史起源作了廣泛的學術研究,調查研究來自苯教傳統鮮為人知的文獻資料。一九八三年,仁波切南開諾主持在義大利威尼斯舉行的第一屆西藏醫學國際研討會。過去三十餘年來,南開諾布仁波切在不同的國家非正式地帶領傳法禪修,在這些禪修營中,他以一種不分教派的形式給予大圓滿修行的實修指導,同時亦教授西藏文化方面的內容,尤其是幻輪瑜伽、西藏醫學和星象學。南開諾布仁波切亦為十多本大圓滿禪修書籍的作者,包括《水晶與光道》(The Crystal and the Way of Light)和《日與夜的循環》(The Cycle of Day and Night)。

(摘自《夢瑜伽與自然光的修習》,2010 橡樹林出版)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5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多傑尤登瑪龍薩占卜法》

文章SW » 2013-08-12, 21:42

The Longsal Divination of Dorje Yudronma(《多傑尤登瑪龍薩占卜法》) 新出版,看起來很漂亮的書。這是一種占卜(divination),這種占卜跟多傑尤登瑪(Dorje Yudronma)有關,她是位護法。在我的教法——總是出現在夢中,這教法稱為龍薩系列,都是跟多傑尤登瑪有關,她就像是所有傳承的持有者。

我第一次到新加坡,那只是幾年前而已,我有個夢夢到多傑尤登瑪,是關於占卜,那不是很清楚也不完整。當我到了俄羅斯的莫斯科又繼續這個夢,然後就幾乎完整了,但還是沒有百分之百寫下來的把握。當我回到義大利開始我做個人閉關,結束我個人修法閉關前,我又再度夢到這個夢,我寫下來檢查後一切都很完美。

所以這是一種占卜,占卜是用來幹嘛的?一般而言我們生活在二元境相,你記得當我們想說:「做哪一個比較好,我不知道。我沒有足夠的明性。」在這種情況下,你就可以請求某人:「請你幫我做一種占卜」,西藏人稱「Mo」。至少你知道有本書叫例如《易經》,這不算是真正的「Mo」,但結合了解釋而提出像是一種星象學的方式。你知道八卦有八個圖,排列組合顯示好壞等等。你問卜然後取出,看是哪種排列組合,是好是壞,這就有點像是「Mo」了。但對此有百分之百的信心則不大容易,有時候它很準,為什麼呢?因為我們也具有明性,那是我們的真實本性。

有時候我們自發性地會連結到明性,但大多數時候我們受我們的心所制約、我想要什麼或如何等等,那麼你做這些就不靈。所以「Mo」有不同種類的「Mo」,還有已經出版的跟文殊師利比較有關的「Mo」(按:《西藏密宗占卜法(妙吉祥占卜法)》全佛出版社),有個骰子每面寫文殊師利的咒字:OM A RA PA TAS NA DHIH,然後你擲骰子並向文殊師利祈禱,請求說:「請您告訴我、幫助我!」為了加持而持咒,然後你擲骰子,其組合也許會對你顯示,因為你是以文殊師利修法來處理。

同樣方式還有不同的「Mo」,例如至少我們用唸珠來做。但你只用唸珠來做則不夠,數數就想說這是「Mo」的結果,你應該要修法。一般來說,如果你修了法如綠度母,現在你跟綠度母溝通:「我有這類的問題,我想要知道,請幫助我並顯示給我。」以此動機你持咒來跟綠度母溝通,你這樣做了後,現在再來數唸珠說什麼,就可以給出綠度母的建議。如果你以這樣方式來做,就變成一種「Mo」的修法。

有許許多多做「Mo」的方式,有些也很不一樣,但在我的夢裡我有這些內容,我試著全部寫下來,因為我想也許這不是我發明的,而是我有這樣的夢,而這跟多傑尤登瑪有關。所以我在這裡準備了這本書,在書裡解釋了你應該如何來做。但你做這些「Mo」,也有一個——不能說是骰子但上面有些顏色象徵,你握著它做很簡短的修法,甚至你也不用唸這些字句,重點不是字句而是意義,你以此意義完美地跟護法多傑尤登瑪溝通。

完了後你擲骰子就會有不同的顏色組合,然後你查閱這本書,裡面有所有的解釋。當我們全部都準備得很完美,我們把這個做「Mo」的書和工具放在我們道場這裡,你們可以做「Mo」,你就可以瞭解要準備的東西。你不需要一直去讀這本書,你去那角落就做這個「Mo」。你該如何專心、要怎麼做「Mo」,上面有指示。有很小的小冊子,你查讀了就可以瞭解,然後你再做。

(2012/09/27 禪修營開示)

圖檔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5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多傑尤登瑪龍薩占卜法》

文章SW » 2013-08-12, 21:43

現在有本新書,The Longsal Divination of Dorje Yudronma(《多傑尤登瑪龍薩占卜法》) ,這是一種占卜,有些人喜歡占卜,但你做易經占卜則不足夠。你做占卜是因為你不知道才問有此智慧的人,因此我們修綠度母,觀修她在面前,有簡短的祈請文,你重複兩三次,這指你跟度母溝通你想要問她,然後你持綠度母咒,然後做占卜。有時可以用骰子,有書解釋。很簡單的方式,上次禪修營有人問我如何做占卜,我很簡單解釋,你問綠度母,咒語後你加上:阿喀夏雅莫登,指我不知道請顯示給我,然後你用唸珠,你以綠度母咒加持唸珠,你分唸珠成三組,然後三個三個數,看剩下數字,這是第一次;第二次再重複看剩下兩個還是三個;你做三次。這三次,如果是 231,或 333——這是太好了,如果不是很重要的事太好也沒用。如果你要求非常重要的事,例如:我可以完全證悟嗎?這很重要,如果結果是 333 就棒透了。如果是 1 開頭,指每件事你要求的都很快達成;2 表示好,如果第三個也是 2,就平平。所以 2 指中間不是那麼好。如果最後是 2 表示你問誰要不要來就會很快,等等之類我沒辦法解釋,這有小冊子你可以弄到。這是很簡單的占卜。

如果你要做複雜一點的就做這本書。兩年前我在新加坡有個夢,顯示這些,所以我想我若能更完整就更好。後來我到了莫斯科,當我又有這個夢,幾乎解釋完整了,我想這真的很有意思。後來我到義大利我個人閉關,因為我每年都要修曼達拉瓦長壽法,因為我還想活久一點,也許修這很有用。當幾乎結束閉關時,有晚這些訊息全部顯現完全,之前在新加坡和俄羅斯我有寫下來但不完整,後來我就成功寫下全部。這裡有說如何做,也是有種準備(前行),跟修行有關,所以有傳承和祈請文,然後請求占卜,持咒然後做占卜。這不是用唸珠,而是這東西,有點像骰子,有五元素顏色,搖動後拋擲,有時可能同色,兩個紅或一個綠,有許多組合,然後你查書,看看解釋是什麼。我打算把這本書放在所有大圓滿的噶(Gar),每個人都可以占卜。如果你個人有興趣也可以購買這本書,這才剛出版。跟這本書一起的還有道具,我給你這個口傳。

這跟多傑尤登瑪(Dorje Yudrönma)有關,類似於斯瑞瑪,屬於帕嫫哈(Pramohas)族系是一種空行母,特別護持我的龍薩教法,所以才有此關連。這是咒語你重複,專注於跟多傑尤登瑪溝通,你就可以得到占卜。

(2012/10/07 開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5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大圓滿的歷史

文章SW » 2013-08-15, 00:34

要學習大圓滿法就要接受大圓滿傳承,這也跟傳續有關,誰傳遞這些,這也跟大圓滿的歷史有關。這是我們地球最古老的教法,因為歷史中解釋,在大圓滿教法中一開始有許多不同的老師在不同紀元(epoch),最古老最重要的密續稱為《聲應成續》(Dra Thalgyur),是大圓滿教法的源頭也是最古早的老師傳遞這樣的知識。在這部密續中解釋在不同紀元有十二位大圓滿本師,這不是在幾年或幾百、幾千年間而是許多劫之間,「蒙喀」指很長的時期沒有任何教法和證悟修道的暗劫,還有稱「單喀」的光劫這就有很多證悟者傳遞不同的教法,不同的劫當中有十二個顯相中有大圓滿上師,也有十二個大圓滿本師傳遞了大圓滿教法。在經教中也講到宇宙中有千佛,所以不只十二位老師,當中第一位是滇巴弄瓦湯巴(Kyeu Nangwa Dampa),那個根本密續就是《聲應成續》,除此還有十六部密續,所以這些是最古老時代大圓滿教法的源頭。

有些老師傳遞方式是直接或間接,有些顯示但不是直接而是根據情況顯現,因為時間久遠沒辦法詳細瞭解,只知道滇巴弄瓦湯巴是非常古遠的時代,那時稱佐登劫,那時人類就像天人,壽命很長,不太受情緒所制約,這稱佐登劫。不僅如此,印度也如此認知,我們這一劫稱五濁惡世(Kaliyoga),印度也有此說法。所以大圓滿是很古老的教法,但其原則不是正式的傳統的系統——那是瞭解的知識,為了瞭解有根本密續。當我們說大圓滿教法不是說有本書然後某人可以讀,書在圖書館都有,但教法跟傳承的知識有關,知識不是書和言詞——這些都是次要的。我們特定來講:大圓滿教法,以傳承來說大圓滿教法,為了確保這些教法百分百正確,所以有這些密續,然後我們查閱古代的密續看是否忠實,因此我們也可以維護此教法。因此教法源頭並維護有多重要。

如果你讀大圓滿教法指導,存在有許多,特別有些老師追隨大圓滿法很多年,他們發展出內在的瞭解,現在他們也寫些指導,這不是專門對他們自己而是為了人類,為了溝通才將經驗寫下來。這類的書我們稱大圓滿口訣部,口訣表示秘密,因為上師的經驗是因為有具體知識,僅能跟百分百有興趣的人溝通,不是為了幫些學者寫書,因此必須保密,為了修習才接受這類指導。學生也必須與密續原始的知識相比較,例如解釋的法門,相應於此引述密續顯示如何相應,所以教法必須跟傳承知識相應,不是像今天寫的什麼新時代(New Age),或摘取一點印度教、道家或其他,組合成看起來不錯的內容,但裡面沒有傳承,甚至也沒有尊敬傳承。

現代人讀了這些書覺得棒透了,很容易瞭解,然後進而邀請這些寫書的人,成立工作坊,幾次之後這些作者就成為導師,其實這些人根本沒有傳承,如此大家只是浪費生命而已。年輕人不要覺得還很年輕,他不一定會活過老年人,所以你看我們的生命就是這樣,你觀察一下時鐘,時鐘滴答滴答永不回頭,我們生命就在滴答中消逝;我們生命就像風中之燭,充滿了熄滅的助緣,所以我們不知道能活多久,而這些都是寶貴的時間,所以我們應該做些有用的事。這不是指我能睡得舒服有床好棉被,但你能在這床上睡多久呢?這是相對的,所以我們要學習一點時間〔的意義〕,不要失去時間,要做有益的事。

(2012/10/12 開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5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大圓滿是種知識

文章SW » 2013-08-15, 00:35

當我在我寫的歷史書中有解釋,在苯教中確實存在大圓滿,當然不是像我們有噶拉多傑的教法,他們只有一種「年居」(nyengyud,指耳傳),「年居」不是只有一句,而是十二冊,解釋了基、道、果,以此可以得到大圓滿的真義。所以我說在古老苯教中有大圓滿教法,當我這樣說時所有寧瑪派大老都很生氣,他們說我是苯教徒、不是佛教徒,他們也想跟我辯論。

有次我在尼泊爾,祖古烏金仁波切邀請我來跟他待一週,所以我很享受跟他相處的這一週;我也跟他求授秋吉林巴的伏藏法,因為他家族屬於秋吉林巴,不僅教法而是家族,所以我也接獲傳承。有天有四位重要喇嘛來找我,我很驚訝,因為重要喇嘛從來沒來找我,他們不認為我是上師,他們只稱我是大學者,不然他們就想我一定跟苯教教法混在一起。

我沒有時間待在西藏很久,我從西藏出來正值文革,我去到錫金,錫金人認為我是轉世活佛到處邀請我,所以幾個月我四處奔波修法,如此我才不會很悲慘。錫金國王和王子給我工作,主要為小學到高中準備教材,因此我沒有時間當喇嘛,隨後我就跟隨圖齊教授來到義大利。後來我跟圖齊教授共事,我才知道如何做研究。當我在大學任教,頭兩年我只是講授,後來我想研究西藏文化起源,我就變成研究教授,後來寫了西藏歷史的書,這些書在中國和西藏很普及,新的西藏人都跟從我的想法,所以他們都認為我是學者而不是喇嘛。

所以當有四位重要喇嘛來拜訪我真的很意外!他們很慎重還獻哈達。我後來問明來意,其中一位堪布、一位轉世活佛,他們說來找我是因為我在書中說苯教中也有大圓滿,他們不能接受,若接受的話,苯教傳統比佛教傳統還早,所以他們不能接受此講法要我務必修改。我解釋說不是那樣,在苯教的「年居」中有,甚至敦煌文獻中也有。我解釋所有一切,最後他們無法再說什麼,還要求我給予他們大圓滿基道果的講授,也許他們想檢視我是否混淆了苯教教法。我說:「你們自己是寧瑪派重要喇嘛,不需要我來講授這些。」他們就離開了。後來我發現,這些堪布弄些組織說絕不讓南開諾布來到這裡。

苯教傳統確實古代存有大圓滿教法,但不需要擔心苯教比佛教傳統早,因為還有十二位本師,這些口耳傳承我們還有,特別是噶拉多傑(極喜金剛)重複這些到今天我們還有此教法,所以苯教比較早也沒有什麼關係。所以大圓滿是知識,這樣就沒問題,任何傳統都可以有此名稱,如果我們進入真實情況就沒有所謂傳統。

(2012/10/14 開示)

...........................................

我記得 2008/10/29 上課,有人問秋竹仁波切:「『象雄耳傳』是大圓滿嗎?」秋竹仁波切答:「任何人都可以說他是大圓滿。」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5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薈供之重要性(1)

文章SW » 2013-08-15, 00:36

薈供對修行者很重要,主要可以淨化三昧耶並累積功德。你應該記住三昧耶很重要,金剛乘最重要的是三昧耶。三昧耶不是我們修法並尊重上師,金剛乘有解釋十四條要點,所有行者應該確實熟記三昧耶的十四條根本戒。即便你不記得,在大圓滿教法中最重要的就是保持當下並與環境共事,你就沒有問題。你要記住最重要的就是對你的金剛師兄弟持守三昧耶,所以薈供很重要的也是為了淨化,試著去記住金剛關係。

每次我們修薈供,我們記起自己所犯的錯等等,然後淨化。不存在任何事情我們不能淨化的,你不用擔心。有人擔心年幼時的過失,我們當然可能犯錯,但總是可以淨化,過去就過去了。薈供也可以累積福德,譬如一群人,像我們開始火山營時,你知道我不是什麼名教授,只是大學裡的小人物,後來有些學生想修,就有必要有個聚會所,沒人捐地給我,我們看中一塊地,需要錢,我們只有一點錢,要分三期付款。我們很擔心該怎麼辦,許多人說修多傑列巴,我說不這不夠,因為這有段歷史。

以前有個窮人每天都修多傑列巴,某天修到多傑列巴顯現,多傑列巴說:「為什麼總是召喚我?」窮人說:「你看我很窮,我需要你幫助。」多傑列巴說:「好,明天。」隔天這位窮人到鎮上也不知道會收到什麼,剛好有一戶富人家施湯給窮人,他坐在那慢慢就輪到他面前,那鍋湯裡有很大一塊肉就跑到他的碗裡,如此而已。他傍晚回去再修多傑列巴,多傑列巴又顯現,他說:「怎麼樣,你滿意了嗎?收到大塊肉?」他說:「我這樣修不是要這個!」多傑列巴說:「你沒有福德(merits),我也沒辦法給你任何東西。」

這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我馬上想起這個,所以我們需要累積福德。有人問我那該怎麼做?最好的方式就是修薈供。後來我們持續日夜共修薈供很長時間,沒有間斷地,許多人還敲壞金剛鈴和鼓(眾笑),修完薈供,最後加上護法,到年底時我們就收到一大筆錢,是來自其他方式,我們就沒有任何問題了。火山營有此經驗後,從此就很喜歡修薈供!(眾笑)我們每月修四場薈供。

(2012/02/06 開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5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薈供之重要性(2)

文章SW » 2013-08-15, 00:37

在薈供中可以邀請三寶和菩薩在面前做金剛薩埵淨化,在金剛乘我們觀想上師、本尊、空行做淨化。金剛乘我們也做兩次薈供,指淨化我們的障礙,我們不是都注意到我們的錯誤,但我們知道自己經常分心而犯錯,所以我們淨化。一般我們做四次薈供,我要求你們務必要修兩次,在蓮師日和空行母日做薈供。空行母日所有聖地、所有大成就者、持明和空行勇父,最主要就是唱金剛歌融攝,這在大圓滿教法很重要。《聲應成續》說一旦唱金剛歌,該處永遠成為聖地。你修薈供唱金剛歌時並不孤獨,空行勇父永遠在場,所以在藏曆空行母日很重要。

有時我們無法共修薈供,因為我們要遠行或出門,但薈供不限於正式方式,當然有條件的話又為何不呢?對修行者而言,薈供不是只有淨化和供養而累積功德,而是學習日常如何飲食。一般你吃東西並不太在意,若你一個月有幾次修薈供就知道如何吃喝。

沒有汽油就無法開車,所以維護金剛身才能修持,有人認為享受食物,但食物不是用來享受而是維護身體的進行。佛陀給予僧人弟子建議,說將胃分為三部分,一部分充滿食物,一部分充滿飲料,一部分空著,這樣就可以維護健康。藏醫也是如此說法。所以我們帶著覺察使用這些,問題就會少些。我們明白薈供可以增進眾生的利益,我告訴過你何謂大慈悲,但不限於肉,還有麵包和米飯,在製造過程,農地有多少眾生遭到殺害,跟肉類眾生被殺有何差別?所以重要的是覺察,我們知道這些,當我們吃任何食物都瞭解到此,所以薈供才有利益。

我們吃喝都應當以薈供來做,不是要你唸誦 OM A HUM A LA LA HO,如果你在餐廳跟其他行者一起,唸這些讓其他人覺得很奇怪,覺得你們不是正常人。所以視情況,當只有行者一起,可以持咒、手印等等。所以我們要契入精髓,平常飲食可以唸嗡阿吽,這是最強大的咒語,也代表所有眾生的身口意。

(2012/04/10 開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5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上一頁下一頁

回到 南開諾布仁波切(Chogyal Namkhai Norbu)相關介紹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